我們一起跳下去,好不好?

我們一起跳下去,好不好?

「我們一起跳下去,好不好?」

我轉過頭來望著她,她又露出了那招牌的苦笑,望著窗下方的那幾棵木棉樹,彷彿那裡有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我知道,她又跌進那漩渦中。

我伸一伸懶腰,實在不知道她在煩惱什麼,自從某天,她說「你總是坐在這裡,到底外面有什麼啊?」之後,她就好像迷上什麼風景一樣,陪我一起坐在窗台旁邊。

我沒有告訴她,我坐在這裡是因為想要曬太陽,但她,卻討厭太陽。她總是自言自語地說著,她是個感受不到溫暖的人,她喜歡瑟縮自己的身體,坐在我旁邊,她說,她在世間上也是這樣的存在。總是縮得很小很小,總是沒有存在感,可是又消失不了。「活著,對人類而言,本來就已經很痛苦。」她總是說著我聽不明的話。

我活著的世界,比她簡單得多。只要吃得飽,睡得好就已經很滿足。但她,總是哭著吃東西,拿著那一包又一包看似餅乾的東西,塞進自己的口裡,又哭著奔到那個洞口裡吐出來。晚上和她一起睡覺的時候,偶爾醒過來,總是看見她睜著眼望著我,她枕著的毛墊總是濕掉了,但看見我望著她,她又會露出那苦笑。

我認得那苦笑,是她招牌的動作。以前,她大部份時間也不在家,總是一大早從那道門走出去,到太陽下山後才走回來。那時候,她看來比較快樂,至少,她每次回來都會熱情的抱著我,說著「最愛你了。」

直至,某天起,她每天都有很多的時間陪著我,我是很高興,可是她臉上的微笑卻愈來愈僵硬。每朝她總是會起床,苦笑著送別他,然後又倒頭在床上大睡。有時候她會一整天望著那手掌心發光的東西,我就會躲進她的被窩裡取暖,睡著睡著感覺到她在抽動,把我吵醒。把頭探出來看看,總會看見她那被水沾濕的臉龐,我輕輕的叫了她一聲,她會苦笑著摸摸我的毛,說「如果有天我走了,你要想我喔。」

有時候,她會變成可怕的野獸一樣,在房間裡大吵大叫。我總會被她的聲響嚇得躲在桌子下,她像對誰咆哮著「我很沒用啊,我知道,誰沒有我都可以啊,我根本就不重要吧?」可是,每次走出來,我都只看見她一個人。

但當他從那道門走回來的時候,她又會變得看來很愉快。很多時候,她和他坐在床上,她常常欲言又止地想跟他說些什麼,他卻很專注在自己手掌心那發光的東西中。有時候,看見她這樣,我會忍不住走過去,叫叫他,希望他可以理會一下她。但他也像敷衍她一樣,隨便摸摸我就別過臉去,我望著她,又看見她那苦笑,然後她總會過來抱抱我,說「謝謝你。」我總不明白,為什麼他看不見她那苦笑?是因為他真心的相信她的笑容,還是,他還沒有仔細地看清她臉上的皺眉?那發光的小東西,原來是比她更重要的存在,這是我唯一明白的道理。

「我們一起跳下去,好不好?」那是她最近的口頭禪。「你們很可憐耶,有九條命,幸好我只有一條,跳下去,就可以完結了。」我還來不及告訴她,那只是個傳說。她打開了那一道窗,又摸摸我的臉頰,苦笑了一下。然後,她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我面前。

我伸出了爪,想捉著她,頓看見她的手臂上,有著大大小小血紅色的割痕,而我的抓痕只能成為其中一道。我想叫誰來幫幫忙,大聲的呼叫了一下,耳邊傳來的巨響,卻淹沒了我的叫聲。

「我們一起跳下去,好不好?」

如果,她能聽懂,

每一次我回應的「喵」,是在說「不好」,

那該有多好。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