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小說故事連載 : 《逃回伊甸園》【三】

投稿小說故事連載 : 《逃回伊甸園》【三】

【三】

雙目的淚水始終撲滅不到內心的怒火,黑人爸爸隨即拿起兒子屍體旁邊的木棍,瘋了般衝向依德。

「插!!!」

頃刻之間,妙麗大嬸再把救回依德。她將手上的的刀插中黑人爸爸的腰並大叫「走呀!!!!」依德這一刻才醒過來,繼續全力向前衝。

雖說只是幾十秒,但妙麗望向四周守衛著奴隸領域的人都衝了出來,已經有數名同伴被包圍並且亂棍圍毆,慘叫聲不絕。
黑人爸爸一刀被插入要害命不久矣,但雙手仍然捉緊妙麗只希望其他奴隸可以上前以命換命替慘死的兒子報復!

盡量黑人爸爸最後的一口氣有多強大但仍然抵受不到妙麗大嬸一腳。

一下就被踢開,妙麗就向著圍牆跑去。

【亂世中,你死我亡實在太平常。】

只要逃過圍牆,眾人就安全。
奴隸們相比起被劫殺,更加不願意離開這個舒適的區域,追到圍牆邊境,就會慢慢退回自己的地方。

在圍牆不遠的地方,大家就集結在一起。

這個時代生態早就失衡,海水湖水都是又臭又黑,土地不是被沙漠化就是滿滿的垃圾。圍牆附近區域還有些瘦弱的植物,就是依賴著牆內漏出來地下水而仍然可以生存。

眾人就在這個些植物之間點算著物資。

只有8個人,差不多有一半人失手被擒,他們不會討論如何救回同伴更不會流出任何傷感,因為大家都清楚每次行動就是各安天命。

坦白一點,大家根本就不算是同伴,除了一個單純的女孩。
壯男點算好自己的貨物就準備轉身離開,依德大叫:「妙麗大嬸未返黎呀!」
聽罷,其餘數人馬上起來。

壯男冷冷道:「細路,大嬸一早講咗每次行動都唔會救人,係入面失手大家都知道下場係點。我地唔搶埋你啲貨已經算你好彩,快點走啦。」

眾人內心都知道,假如等妙麗回來豈不是又要分一部份上交中央?不如「以為」她已經失手被殺,大家走得心安理得。

依德似乎仍未習慣到這個自私世代的生活模式,包起自己的貨物跑完圍牆。眾人望著她的身影離去。

嘲笑著她,亦嘲笑著自己,言而他們仍然是走那條活命的懦弱路。

天亮了,風亦開始動身,沙塵隨著風的身影拍打著大地上的一切。依德在圍牆四周搜索著妙麗的身影。

果真妙麗大嬸倒臥在牆邊,身上的刀傷雖不致命,但這刻她已經意識意識模糊,只知道一個人把她拖走。

很快她陷入過去的回憶,再次想起舊世界……







天空還是藍色的,我仍然可以走入海洋游泳,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是舒暢。

那年,我還是24歲,是一位知名演員,眾人眼中的女神。

我為了推廣保護婦女的權益,遊走世界各地,盡是辛苦但我很樂意,很享受。

直到那日世界終於變天了。

有一位前輩在頒獎禮中說:「全球溫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或者我們要關心這個地球了。」說罷掌聲如雷,但人類仍然在活在舒適的環境,不願意改變,更不想放棄現在所擁有的享受。

神終於發怒了。

南北極的冰川在一晚之間消失,不足3日大量動植物滅亡;化學原料,核污染在天災人禍的錯誤下,相繼破壞餘下的生存環境。

數千年人類所建立的文化,一個月就消失了大部份,我妄想去自己少少的力量去拯救這個人類文明,但我太少看「人」這個種生物。

這種比其他動物更欠缺人性的生物。

各國不但無意聯合救災,並且將其他災禍最嚴重的國家趕盡殺絕,把僅餘的資源都搶到手;有錢的人只要自保,將食物食水收為己用,當外面的難民為了一口水爭得你死我活,富人還可以在自己的國度內把酒當歌。

我,還在外面的世界,我繼續為我這個妄想去努力,幸好我身處的國家受災程度不算嚴重,但富人已經立即行動把自己的財產資源收得好好。

「愛瑪,你做咩仲係留外面呀!?你係上流社會嘅人黎架,你快啲入黎啦!」

記得那個富家子弟安排數十人來接我,叫我進入那牆後的世界。

我向他吐口水,然後我就被摑了幾巴。

「你地唔係上流,係下流,下流呀!!!」

世界並沒有改善,只是越變越差,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加兩極化。當權的富人更加喪心病狂把自己的領土圍起,以確保自己的權力,稱為「伊甸」。

在外面再加一重圍牆稱為「樂土」,這是為他們提供服務的二等人所屬的領域,再外層就是「奴隸領域」,生產資源,提供最低層的生產力。

在外?

我們叫自己的區域為「煉獄」,全球有99%的人就活在煉獄中,沒有人理會,自生自滅。
世界已經嚮起滅亡的先兆,就算在伊甸園中亦沒有神的庇佑。

那班失心瘋的人早就想到如何繼續逃避現實,過著奢華淫逸的日子 - 「創世」系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