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小說故事連載 : 《逃回伊甸園》【二】

投稿小說故事連載 : 《逃回伊甸園》【二】

【二】

入夜後,貧民區只有最原始的火焰作為照明,燃料就是最不缺乏的垃圾。

如果你幻想貧民區會是守望相助的合作社區,你就大錯特錯。入夜後,只有更多罪案發生,而只有兩種人可以幸免於難:

窮得什麼都沒有,連罪犯都可憐你的人;另一種,就是罪犯本身。

幸好,依德兩種皆是。

這個地區有無數的幫派,比較常見的是三五成群小流氓,主要搶走其他弱者的糧食或金錢;大的,比較專業比較玩命,做的是大生意,專搶富人的財物。

「劫富濟貧?哈哈哈哈」

依德再次帶上爛布做的面罩,想起這句子。
就是這個當日帶她入這個無名無號犯罪組織的女人 - 妙麗向她講的說話。

據說妙麗當年是一個童星,拍電影,出書,女權組織根本是女人心目中的偶像,每次妙麗提及這種事都被身邊的人取笑。

「你?你個滿面刀痕的大嬸會係影星!?哈哈哈哈」
妙麗50歲有多,滿身傷痕,行動粗獷,特別是左邊面有一大刀疤,說她普普通通已經是相當客氣,但偏偏依德卻相信她的說話,可能大家都屬於金髮的人吧。
不過最令依德信服的始終是妙麗大嬸的行動能力。

一行二十多人,每人帶上背囊,手持利器或木棍走到遠離貧民區的一個領域。

這個時代,窮人與富人是兩個種族亦是兩個世界,為了確保富人的生存及財產,他們早就把圍牆起得高高。在外圍,就是一些比較幸運的窮人,他們稱為奴隸,每天不停地工作,種植,服務,滿足主人的慾望,然後再種植,再服務,再滿足主人的慾望,雖然辛苦但至少不需要在垃圾堆中生活,活活等餓死。

相比起在貧民區,那種隨時可以被殺,被姦,奴隸生活已經是很多人期盼的「幸福生活」

今日妙麗大嬸等人的目標就是外圍的奴隸區域。雖然是外圍領域,但仍然有5,6米的高牆所圍著。但妙麗等人早就做好準備,鐵勾遊繩,熟練而快捷的動作,有如專業的軍人一般。

這次是依德第三次來到這個奴隸領域,同樣地,她望向遠方的那座屬於富人的高牆,無限的幻想都充斥著她腦海一會兒。

「行。」 妙麗大嬸輕輕一聲令下,二十多位男女就立即各自向農田的地方進行搜括。

依德亦走向她一直都喜愛的那個蘋果園進發。

「自從亞當夏娃吃了蘋果後,就被神趕出了伊甸園。」依德在垃圾堆中曾經找到張紙,紙上就寫了這幾些句子而圖中就是一株高大的蘋果樹,樹內的蘋果又紅又大,依德的父母曾經說過外國來的蘋果香甜味美。

雖然真實的蘋果樹又小又弱,蘋果都只有三分一手掌般大,但對於依德這個在貧民區長大的人,這粒細小而充滿果汁酸酸的果實,已經是難得美食。每次依德都忍不住,要先吃一顆才把其他果實狼狽地塞進袋中。

「你係邊個!?」一把聲音傳來,嚇得依德反應不來。

瘦弱的黑人男孩手持木棍,戰戰兢兢地從農舍中走出來,看他的身份應該是今晚的守衛,更加應該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

依德呆望著這個男孩,右手這準備將身後的小刀取出來;男孩滿面冷汗,不停地深呼吸,手震得快把棍都扔下,但他依家用盡全力把它握緊。

「劈。」

一道刀光,從男孩身後閃過。

第一刀,血液從他左邊大動脈噴出,再一刀,就把他的頭和身體劈得只有少少皮肉相連,兩秒之間,男孩就在恐懼中離開這個世界,送他走的人正正就是妙麗。

妙麗將大刀上的血跡用衣服擦走,就再望望依德,示意她繼續工作就轉身離開。

在貧民區,被狗咬得肢離破碎的屍體隨處可見,但依德都仍未習慣到這種血腥場面,更莫論一個年齡相約的人在她面前被斬首。血肉的場面雖然可怕但不夠饑餓來得真實,來得更貼身。

心跳急速的依德只好加快步伐趕緊將更多蘋果偷走。

「嗚~~~~嗚~~~~」奴隸領域的警鐘嚮起!
頓時全個農場都亮起燈光。

對於第一次進入奴隸領域的人,電燈的光芒的確是良好恐嚇手段。依德一見,轉身就跑,四周只見奴隸領域的守衛衝出來。

「呀!!!!!!!!!!!!!!」一聲悲痛的慘叫聲從依德身後傳來。
依德不敢停下腳步,但按不住自己的內心,回頭一望。

有個人正在抱著剛才那個被斬首的男孩屍首痛哭,應該是那黑人男孩的父親吧。他在血泊之中全身抖震,悲哀與憤怒雜交集。

悲,他無處發洩;憤,發洩對象就在不遠的前方正。

依德有點內疚同時亦被那男人復仇的氣焰控制著兩腳,剎那間,反應不來。

【係我內疚,定係復仇魅力太大?】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