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甚麼情形之下教會可以拒絕人返團契?

是在甚麼情形之下教會可以拒絕人返團契?

Facebook 久不久就會留傳一個片段。

關於記者詢問李明逵處長:「警察係喺咩情形之下係可以揮拳打人?」

嚴肅的他頓一頓,笑著說出了眾人在17年以後仍然瘋傳的答案:「係……係喺無情形之下警察可以揮拳打人。」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情,令我想起以上異曲同工的片段。

Sunny Leung (一位熱心關注小眾並於網上發表相關言論及文章的大專平信徒)在facebook上說想嘗試返兩間教會,其中一間是我的母會。

我承認在看見以後,曾猶疑要不要搭線。

畢竟我想他和一般慕道者不一樣,他有自己的教會生活,也不是在尋找想要返另一間教會或認識信仰剩剩剩,他只是想去一探廬山真面目。

是的,你可以說他動機不純,大概就像陳到四處去參與不同教會的崇拜般,但我想更確切的說法應為他們只是和一般在返那間教會的信徒目的有點不一樣而已。

很多人下意識覺得這類人麻煩,無野揾野黎做。

但其實他們做了甚麼?不就像一般會眾般參與聚會嗎?

他們沒有少做,也沒有多做甚麼吧。

只是他們喜歡後來在網上寫一點點感想和人分享罷了。

我雖然已經沒有回母會,但我從不覺得自己團契見不得人。

甚麼時候人想返教會,無論基於甚麼動機,我覺得都是好的

否則教會舉行那麼多不同類型的活動是為了甚麼?

於是我tag了一位親切的弟兄希望他予以幫助。

最終他們也成功相約了時間。

Sunny 在返團契前還 Whatsapp 我說其中一位牧師要求和他見面,他說怕會開火。我想了想後說,應該不會呀,那是位溫文愛主的牧師,雖然立場有點不一樣,但絕不會開火。

「最多開暗火」我笑笑。

再後來,我收到Sunny返完後的Whatsapp,說牧師友善地和他們聊了一個鐘頭以後,再帶他和朋友參觀教會,然後送他們離開。

我回覆:「都話佢nice架啦」。

我承認是我沒有留心。

我一直以為,那個聊天環節是在團契以後。

直到我再看Sunny的facebook,我才知道他壓根兒沒有機會參與團契!

事實是他「一到步已被牧師友善的請到辦公室傾談,原來他(牧師)看到了我的Facebook言論,以為我是要來顛覆教會,潔淨聖殿之類的人,所以便擔心我會對團契以至教會造成災難性影響」。

然後Sunny問了一個問題:「我懷疑將真實無偽支持同運的自己展現出來的話,是否仍能來到上帝面前?」

我有點激動。

我要問,是甚麼情形之下下教會可以拒絕人返團契?

今日就算Sunny是全能神的信徒,但他主動走進來,不是一個了解他,牧養他的好機會嗎?

何況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信徒,最多他只是較為關注同志議題或喜歡評論教會。

需要如此拒絕一個希望參與團契的人嗎?

教會又是為了甚麼如此懼怕這些「多口」的人?

稱 Sunny是「潔淨聖殿之類的人」,會不會太抬舉了他?還是團契現在成了污煙瘴氣的地方,害怕被人發現嗎?
這些都令我心痛。

我講過很多次,我離開母會,並不因為我覺得她很差,我只是認為她不適合現在的我。所以就算陳到說他可能會去我的母會,我也從未曾出言阻止。是的,她有若干不完美,但同樣不是造就了很多美好的生命嗎。

「what you see what you get」。我從來不覺得母會丟人現眼。

但今天拒絕掉 Sunny和他的朋友,這就是教會的見證,就是對教會、對團友的保護了嗎。

大專的時候,曾有詩班員和我分享,他的教會認為他對團友有不好的影響,於是每次團契完了以後他都會立即被召到辦公室,隔絕他與團友的接觸。那時我已經覺很荒謬。

教會是怎麼了?

這就是耶穌所教導對待那99隻羊與1隻羊的方法了嗎?(迷失的又到底是誰?)

不,請大家不要攻擊單一教會或人。

我的母會或詩班員的教會是哪一間,牧師是哪一個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種態度背後所呈現的思想。

或者教會不一定如此明刀明槍拒絕「外人」,但那種態度、做法、表達,真的是接納嗎。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以後還要加上「教會」這個例子嗎。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