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最好我走

[有些感情] 最好我走

也許親切,幸福但未算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黃昏時分的陽光溫柔得讓我與阿祺就算向它行上注目禮也不覺刺眼,直至它慢慢的走向山下,直至它的溫柔不再,直至涼風把我們從陶醉中吹醒,阿祺說:「日落,永遠也像愛情般迷人。」我穿回風衣說:「但就像北極光一樣,很美麗但你不能擁有。」阿祺站起來望向山下說:「這一刻,我就是皇帝,山下的只是螻蟻。」我也站起來就在阿祺的身邊比較著我與他的身高說:「怎會呀?我還高過你一點呢!」阿祺交臂於胸前說:「你就不能少說一句來成就我的白日夢嗎?」我哈哈大笑起來說:「令你做人現實一點不好嗎?」阿祺狠狠的白了我一眼便說:「現實,現在就要下山了!」

來到山下,阿祺說要吃杯軟雪糕來令身體降溫,拿著軟雪糕吃得津津有味的阿祺問我為什麼不吃,我說:「因我覺得軟雪糕有很多細菌。」阿祺說:「如真的有,最多也不過是肚痾吧!」我喝了一口烏龍茶然後笑說:「你不暢通嗎?」阿祺裝著沒有聽見我的說話,然後把手機拿出來看著在山上影下來的風景,我在他身旁一邊看一邊說:「這相不錯,可以上載到臉書。」阿祺仍然裝作沒有聽見,他把相片看過一遍後說:「沒有什麼好上載!」從前的阿祺很喜歡上載,任何相片,任何歌曲,對事物的種種看法,只要有看他的臉書你一定可以清楚知道他在做什麼想什麼,所以我對他這句話顯得有點驚訝。

我們都一直保持著沉默,直至在船上找到心儀的座位坐下,我放下背包便問阿祺:「從前你都時常更新你的消息,還時常問我有沒有看過,為何現在就變得沒有什麼好上載?」阿祺望著浪花一會才轉過頭來回說:「因為我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我去上載了!」我說:「就是因為分手了?」唉…口直心快得連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我連忙說:「不好意思!」阿祺露出淡淡的笑說:「不要緊,沒有什麼事了!」然後阿祺拿出朱古力吃了兩格說:「其實在分手前幾個月,我已覺得這樣了!」喜怒哀樂是人之日常,也許阿祺對自己的思考過程、情緒和行為有著比較好的控制力,但我仍是有點自責沒有察覺到阿祺的心理變化,阿祺淡淡的說出經過:「當初以為的深愛,日子久了便退後變成喜歡,然後剩下的就只是好朋友的身份…有時,身份是什麼我也搞不清楚呢!」很多對情侶也是如此,在熱戀期過後,雙方的感情便開始由濃變淡,這是因為你只是喜歡對方,或說其實是愛不夠。

阿祺看著手機淡淡的說:「試過有一次,與她在夕陽下拍了背影圖,拍的時候對自己說這張相片要上載!但再回看之時那種感覺已經消聲匿跡,那時候想到…原來上載什麼也好也要給自己一點理據,而那點理據已不在她的身上。」沒有道理的不停追加去愛多一點,到最後,卻連一個小動作也需要一點理據來支撐。我看到阿祺手機內仍有大量與她的合照便說:「不是分手了嗎?」阿祺說:「是啊!但不是她說走的,只是我…已經愛不來…」單方面的一走了之從來都是討厭的,但阿祺是一個忠於自己感覺的人,要他容忍著來待有轉機的時刻,實在是沒有可能。船慢慢的靠近碼頭時阿祺說:「拖拉著她對她來說是件苦事,所以…最好還是我先走。」我對著阿祺哼起歌詞來:「我願你夠福氣,吸你新鮮的空氣,我損失你亦不願浪費你。」阿祺輕輕的把我擁抱了一下,心領神會!

 

作者 Fb:藍言次論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