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你們要緊咬教會不放?

為何你們要緊咬教會不放?

晚餐席上,和男朋友討論剛去了的一個座談會,名叫「滴淚!堂會個案分析」。
「滴淚」講真有點老土兼煽情,對於這用詞我有點打冷顫。
但那生命的故事,那份帶血帶肉的震撼,我相信每一個真心愛教會的人都感受到,講者早已承受超過了眼淚所能盛載的沈重。

(關於講座概略,大家可先參考馬斯特的文 http://doctormashirito.blogspot.hk/2017/…/blog-post_19.html…

我:「我覺得最難搞嘅係弟兄姊妹嘅護航。在上位嘅係真奸狡(我話奸嗰啲咋),但啲弟兄姊妹佢地好多都係善良。佢地真係覺得講教會嘅人好衰,覺得點解佢地要咬住教會唔放。仲搞到好多弟兄姊妹走左。所以將怨恨擺左落揭露事情嘅人身上。某程度上呢班護航嘅人其實都係真心愛教會嘅人。」

男朋友:「但愛就係包含疼痛啊。」

愛是……沾滿鮮血的。
耶穌背十架,不是用光滑的背,是用皮開肉綻滴著血的背。
你說,耶穌是流自己的血,不是別人的。
曖,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怎麼知道那些人內心沒有淌血?
以及為主殉道的人……那些就是主流別人血的活生生證據。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傷害,並不是愛的本意。
但愛無可避免帶來傷害。
真金不怕洪爐火,但假如那金並不是真的,必被吞噬於爐火之中。
那份傷害其實並不來自火,那是人曾以為的「真金」在一息間化為灰燼,是那真相燒得人疼痛萬分。

城浸之事挑戰的是教會大了,大家接下來想的是擴堂。
講者問,除了擴堂以外(而擴堂又必然勞民傷財,甚而在大部份人眼中只是好大喜功),可有其他方法?
講者用意不在反對或贊成擴堂,而是那一種思維模式。
擴堂不是重點,背後的思維才是。
今日教會發展,除了擴堂,可有別的?

同樣,希堂事件乍看之下似是分團事件。
但同樣講者已表明,分團與否不是重點,背後呈現的文化才是。
我聽希堂的事,一直覺得膽顫心驚。
不,不是因為事件充滿驚心動魄。
正因為事情平淡得時時發生,因而我為曾忽略掉的重要價值而直冒冷汗。

希堂有一個職青團契,人數多達百多人,佔全堂保守估計八分一。
教會下達指令要希堂分團,上位者帶來的原因是:

1. 人數多,內聚。
2. 彷彿run緊一間小教會。
3. 教會是一個整體,團契要連於教會。
4. 教會信息溝通無法順利傳到團契,同工反映在該團契報告不能如其他團契報告。
5. 與團契溝通存有GAP。
6. 分團之事已講了好幾年。
7. 團牧是特約同工,沒有開同工會,因此溝通亦傳有差異。

團契導師聽後覺得疑惑,不明所以。又怕再有誤會,於是尋求相關人事的解釋,但都不得要領,一律被推以不記得、不清楚敷衍了事。繼而衍生出長達兩年多的糾纏,至今仍未有定案。
但已有結局,希堂二百多人離開,包括台上兩位為事件真相鍥而不捨的團契導師。

其中某情景一直縈繞在我心。
話說兩位導師帶同疑惑出席同工會,赫見會議記錄上分團原因沒有記錄上述的原因,只有模糊不清的幾句帶過。
兩位弟兄詢問情況,並要求若第一次同工帶來的訊息是正確的(而且同工聲稱是會上眾人的共識。後有說其實是堂主任的意思云云),請記回在會議記錄內。否則,應清楚解說中間發生了甚麼事。
因為他們的堅持,他們從此被標籤為滋事者。

我在想,假如我在現場,我想的是甚麼?我會怎麼做?
不要搞錯了,我不是說代入兩位導師這樣熱血的角色。
鏡頭請移一移,我是說假如我是與會中的同工,比如執事,我當時腦海裡想的是甚麼?
我非常肯定,我想的會是:「大家成年人 understood 啦。有啲野唔駛講出口,唔駛畫公仔畫出腸嘅。大家俾個下台階大家,咁搞法點收科呀?」

「世故」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一直佔據大多數人的思想。
因為我們明白世界不可能是黑白分明,少少污漬又算甚麼?
放手吧。
我深信後來希堂因此事搞到一鑊粥,牧者提出「你地團契而家唔分團都得」亦是出於這樣的思考。
「唔該,快啲俾件事完啦。」

這就是我們。
不理三七廿一,平息表面的事,就以為沒有問題發生。
卻不知道污漬的出現,代表著污穢已積存了一段時日,再不處理,很快將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兩位導師非常的客觀克制,一直說著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只希望教會還原真相。
但對我這些局外人而言,容我們不負責任地講出想法,我們只強烈感受到希堂覺得職青團契過於壯大,自成一國,再講難聽點就是自把自為,因此要分開他們,削弱勢力。
這些原因又豈可寫到會議記錄之上?當然是求其寫下甚麼以作交代。
只是沒想到會遇上「不識時務」的導師而已。

有時候我想,我們如此「識做」,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嗎?

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
「撒旦,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馬可福音 8:33

洪麗芳 – Charis Hung

image source : spiked onlin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