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如細胞分裂的移民政策

猶如細胞分裂的移民政策

自回歸至今,有差不多過一百萬人持單程證來港,加上早年的雙非嬰兒政策,為香港福利,醫療,教育帶來不少壓力及不穩定性。每日150個的單程證審批權,從來香港都無審批權,當中是否有被濫用,被大陸公安轉售圖利,安排假結婚等等,港人從來都無權過問,而最近特首候選人之中只有胡國興有積極提出取回單程證審批權。

最近有指,公立醫院成人病房有一半病人都是講非廣東話的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1]。作為前線醫護人員,其實對社會的人口轉變最易了解。以精神科為例,當中不少病人都是因為各種原因(例如配偶有第三者,未能適應香港生活,對香港生活期望落差太大等等)導致跨境婚姻失敗,繼而因為沒有親人支持,房屋,收入等問題患上情緒/精神病,需要大量社會福利,醫療支援。當中不少個案只是來港數年,其中一些亦會考慮返回大陸居住,但因沒有「返回機制」而被迫留港生活。(返回機制其實連民建聯都支持,為何大陸政府遲遲不考慮採用,大家自行判斷)[2]

這些以離婚收場的跨境婚姻人士,無可厚非地會結織新配偶再婚。他們在香港無任何親人朋友,自然會在家鄉或以前工作的熟悉地方認識新配偶,而他們擁有香港身份證的優勢更會被不少中國大陸人看上。當他們的新配偶成功以家庭理由團聚來港定居,新配偶的子女(包括超齡子女)即使在出生時本來不屬於任何香港居民的子女,亦可以申請單程證來港。然後,新配偶到港以後,又有可能因為上述理由婚姻失敗(甚至只是假結婚),重複以上的循環,猶如無止境的細胞分裂。

再者,香港對於這些「超齡子女」的背景是沒有任何資訊。在精神科,有些個案就是這類超齡子女,長期患有精神病或實為弱智人士,而親友接他們到港後,就會直接把他們送到精神科,交給醫院,社福機構照顧,談不上什麼家庭團聚。筆者認為,醫生為病人提供治療,是不分國籍種族,亦不是認為弱智人士或精神病患者就不應家庭團聚,而家庭團聚亦為大部份文明社會的共識;但這種在出生時本來不屬於任何香港居民的子女,香港社會是否真的有共識去提供無限照顧?

只要符合資格,任何新到港人士即可以申請綜援,使用公共醫療服務,申請公屋等等,現今這種沒有返回機制,又可以無限離婚再婚,把新家庭成員申請來港的畸形移民政策,為香港福利,醫療,教育帶來不少壓力及不穩定性。香港人對於這種寬鬆的移民政策,從來都無權話事。即使是家庭團聚,不少先進地區都會審查申請人家庭是否有能力照顧,以免社會福利被濫用。醫生為病人提供治療,是不分國籍種族,但社會資源永遠有限,香港是否能夠無止境支持這種寬鬆的人口政策,值得大家考慮,並聚集民間聲音逼議員和政府正視。

圖片來源:topick.hket.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