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白鶴失言看媒體和「香港人」

由白鶴失言看媒體和「香港人」

如果有一名男性公眾人物在 Facebook 留言說:「那個女的特首參選人不尊重市民,我絕不支持她!」這留言和引起我們質疑這個男性公眾人物仇視女性、歧視女性嗎?

日前東方球員白鶴微博的留言所引發的風波,本只是各地足球圈內常見的紛爭。代表隊/國家隊徵召球員,牽涉到代表隊/國家隊、球會、教練和球員本人的利益和地位,外人實在難以判斷誰是誰非。一則留言帶來了無數罵聲,近因是白鶴兩度不必要地提及金判均是韓國人。雖然不能單憑這點說白鶴的言論有歧視性質,但就如上一段所舉的例子一樣,在批評別人時不必要地提及對方的性別/國籍無疑是不恰當的。所以就這次失言,白鶴應受到批評。當然,政治不正確的留言在互聯網世界每小時都多不勝數,但職業球員作為公眾人物失言帶來的後果可大可小。足總、港超聯以至超聯各球會應考慮汲取經驗,設法教導球員公開發言時應注意的事項。

香港網民聲討白鶴,主因似乎是認為他是在配合內地的反韓風潮。或者白鶴早已怕有人會誤讀他的決定,所以表明在該則微博留言已表明「不存在政治」。網民有多少讀過白鶴在微博的全文,我無法得知。但如果大部分人都是依賴網上具影響力的專頁來獲悉白鶴的留言,那誤解事件的起因就是「理所當然」。例如《立場新聞》的圖片雖然註明了白鶴那「不存在政治」五個字,但報道的第一句就是「中韓關係緊張之際」。《蘋果日報》網上版更索性以「【中韓反目】中韓交惡燒到香港隊 白鶴唔妥金判坤即時退隊」為標題。讀者如果只看標題不看內文,就自然會認為白鶴的決定是因為反韓。

但最令人痛心的大概是以長年以公信力為號召的《明報》。該報網上版的配圖寫上:『國援白鶴:「退出由韓國人帶領的港隊」』。首先,白鶴早已不是以國援身分在港踢球。如果今天的白鶴仍然被稱為「國援」,伊達等已是港腳的非華裔歸化兵應要叫「外援」嗎?更離譜的是,「退出由韓國人帶領的港隊」一句是用引號括著的。這令讀者覺得這是白鶴的原文。而事實上,白鶴寫的是「退出由韓國人(金教練)所帶領的香港隊」。「金教練」三字消失,句子的意思就差很遠了。

當然,大家有權堅信白鶴是因為反韓才退隊。但如果根據微博整篇留言的內容,白鶴已經很明顯是在抱怨金判均不信任和不尊重他個人了。負責任的媒體是不是應該為讀者解讀一下,在報道時將焦點放在白鶴和金判坤二人的矛盾上,而不是穿鑿附會地要將事件將內地的反韓風潮連繫起來?

網上不少人叫白鶴返大陸(當中更有是公眾人物),更令人難受。白鶴有搞假結婚嗎?白鶴有呃綜援嗎?當然沒有!有人說他不想做香港人。怎樣才算是想做香港人呢?退隊就是不愛港嗎?但白鶴在微博表明他只是不願在金判均執教下的港隊效力,因為他退隊是「直到香港代表隊不再由(韓國人金教練)帶領為止!我仍然盼望再次和這幫朋友並肩作戰」。

相對起那些曾經披上港隊球衣卻買港隊輸的港生球員、那些視「太公波」為苦差的本土球員、那些為了維護球會利益而干預港隊選拔球員的老細,白鶴對港隊的貢獻比他們少嗎?如果因為堅持白鶴是反韓所以覺得白鶴應該返大陸,你會叫公開挺林鄭的黃金寶同陳念慈怎樣呢?無論是甚麼理由,如果你認為白鶴要滾出香港,到底你當年為何要為中國足協那張海報而憤怒?

 

文:Wi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