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猜情尋

[短篇故事] 猜情尋

時鐘顯示在下午四時左右,醫院的飯堂內只得蔡卓嵐一人正低頭吃著他遲來的午餐——其實也只是一件三文治而已。但他剛剛才為一名要緊急剖腹產的孕婦動刀,餓了幾小時,現在吃什麼也是滋味。

本身只以白色和米色作色調的飯堂已經裝潢得非常簡潔,現在更顯得感覺冷凍。阿嵐呷了一口微涼黑咖啡後,就往後躺在椅背上,拿下黑框眼鏡,閉目休息。

但閉上眼睛才幾秒,阿嵐就聽到開始一步步故意放輕的微小腳步聲愈來愈靠近他。他沒張開眼睛,但也猜到是誰。

蔣穎攝手攝腳坐在阿嵐對面,不是深怕一個聲響會打擾阿嵐的休息,她只是想看他第一秒張開雙眼就看見她的表情。

蔣穎是兒科醫生,他們從二十五歲開始交往,成為戀人到現在五年,同居也三年了。蔣穎是阿嵐遲來的初戀,而蔣穎之前曾交過一個大學時代的男朋友。

如果蔣穎比阿嵐早醒來,她還是會先不起床,就靜靜地,像看似自己心愛的小孩般,溺寵地盯著阿嵐孩子氣的睡容。她喜歡他穿黑色背心,頭髮微亂,臉上長了點鬍渣的模樣。那時她的胸口都會泛起濃濃的甜蜜感,好像得到了一個只有她能享受的小秘密似的。

雖然他們在同一家醫院工作,但當他們不同當值時間,其中一人要出門前,另外待在家的一人還是習慣拉著對方,給對方一個深深的接吻。

阿嵐也喜歡在蔣穎專心看書的時候從她背後輕輕抱著她,在頭放在她的瘦小單薄的背上,聞她身上滲著淡淡柚子味沐浴乳的味道。如果蔣穎太專注書中世界,阿嵐就會捉弄似的輕咬蔣穎肩膀,每次蔣穎都會浮誇地大嚷。

雖然這或許也是眾多情侶之間會做的事情,但這也是只屬於他們二人之間獨特的小習慣,只有他們兩人能體會當中的愛。

蔣穎伸出手,想拿起阿嵐放在桌上的黑框眼鏡。這個黑框眼鏡是她買給他的第二份生日禮物。

阿嵐仍閉上眼,但是忍不住用抓到蔣穎出壞主意的語氣說:「蔣穎醫生,幹嘛想做壞事!給小朋友知道的話這樣好嗎?」

蔣穎像洩了氣的氣球般:「沒有呀,我看見眼鏡玻璃上好像有點髒了,像幫你擦一擦而已。」

阿嵐開張眼睛。蔣穎今天還是在長髮盤了起來,但還是會有幾根頭髮垂在頸後。

阿嵐坐直起來,拿起黑框眼鏡戴上,也伸了一個懶腰:「我一小時後就下班了,今晚我下廚,弄妳最愛的芝士海鮮燴飯,還有蔬菜湯等妳回家,好嗎?」

蔣穎:「好呀!連續吃了三天快餐店的炒蛋雞肉飯我也膩了。今晚我七時下班,我會飛奔回來的。」

阿嵐非常愛吃某家快餐店的炒蛋雞肉飯,可以連續吃一星期也不會膩。

———————————————————————————

阿嵐穿起圍裙,正埋首廚房清洗蔬菜。在洗手台的流水聲中,他想起一星期前給同事催婚的事宜。

阿嵐和蔣穎雖然從不嘴說,但他們對對方的感情都無比認真,心裡都視對方為一世的伴侶,這點是他們之間無聲的默契。

可以與交往的第一個戀人步入婚姻,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但作為男人,偶爾阿嵐還是會閃過這樣的念頭:雖然認真深愛著對方,也沒有要試著認識別的女人的打算,但一生就這樣栽在一個女人手上,真的好嗎?而且他是蔣穎的第二任男朋友喔。第二。

想到這點,他就覺得自己好幼稚,但這想法也確實揮之不去。明明他很清楚,只有他,真正擁抱過蔣穎。那他到底是介意什麼?

如果給蔣穎知道他心裡莫名其妙的糾結,像個小孩般不知如何是好,她大概不是取笑他,就是生氣到想哭吧。

在阿嵐把燴飯、湯、和沙拉前菜全都放好在玻璃飯桌上時,蔣穎正剛好打開門口,回到家中。

當看到蔣穎身影的一刻,阿嵐覺得自己真的糟透了。

蔣穎漸漸走近阿嵐,望著桌上的食物,露出滿足的笑容:「好香喔,光看已經覺得好好吃呢。」

晚上十一點,蔣穎和阿嵐各自坐在地毯上,把手提電腦放在茶几上,伴著兩杯熱茶,金精光眼努力的尋找旅遊資料。

下個月26號是他們的交往紀念日,一如以往,他們都會拿足十天假期,好好的去外地旅行慶祝。

雖然假期已經安排好,但行程,或許應該說是旅遊的目的地,他們仍然還沒有決定好。

蔣穎有點想睡了:「不如我們再多去一次台灣?我喜歡那裡的民宿跟早餐店。」

阿嵐還是很精神:「那也不用去十天吧,還是我們去遠一點?去北極看極光?」

蔣穎隨口說出:「但我已經看過極光了,像這種難忘的回憶,一次就夠了,再看會走味。」

蔣穎這番話,讓阿嵐心中出現莫名的惱意:「但我沒有看過呀。而且妳是跟誰去看的?」

雖然睡意襲來,但蔣穎當然也不會衝口而出,承認當時是跟前男友拚命去補習班打工賺錢而一起去的,她含糊帶過:「小時候跟家人去的。」

阿嵐把臉靠近蔣穎:「我不相信,妳是跟男人去的吧。」

蔣穎看進阿嵐眼中:「不要胡亂吃醋。」然後輕輕吻了他的嘴角一下。

阿嵐別過臉來,深深嘆了一口氣。

蔣穎不想阿嵐胡思亂想而不高興:「好啦,我們這次去看極光吧。地方不重要,身旁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五年來,他們只有小孩子方式的小吵鬧而已,只要對方哄一哄就會沒事的了。

但這次阿嵐不領情:「不用了。」

蔣穎用手指頭戳著阿嵐的手臂:「在生什麼氣呀。」

阿嵐深呼吸,再緩緩吐出:「我覺得……我們之間有點不公平。妳是我第一個交往的女朋友,我一生中只有妳……當然我很情願我栽在妳手裡啦,但……」他開始支支吾吾起來。

蔣穎臉色一沉:「行了,我明白你說的。但你知道我也是只有你一人而已呀,之前過去了的那些牽手和接吻你也要介意嗎?有什麼好介懷的呀。」

阿嵐開始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在情感方面上……」

蔣穎不把話聽完,就站起身來回去房間,並上鎖。

經過昨天在客廳沙發上的輾轉難眠,在看到蔣穎步出客廳,走向廚房打算煮早餐時,阿嵐立馬彈起來,拾起眼鏡,緊跟隨著蔣穎的腳步。

阿嵐徹底後悔了,用著討好的語氣:「早安。」他覺得自己像隻討人抱的貓咪。

蔣穎自顧煮著一人份量的泡麵。

阿嵐失落地說:「妳沒煮我的份嗎?」

蔣穎瞄到阿嵐眼鏡下的黑眼圈,但她還是心裡有氣,也受傷了。

———————————————————————————

往後半個月來,蔣穎都是鐵著一張臉面對阿嵐。無論在醫院裡遇見,還是在家裡,蔣穎都對阿嵐愛理不理的。

後來阿嵐都不得不巴結蔣穎身邊的好友同事呀,或是她的姊姊,讓他們幫他說說好話。當然,阿嵐並沒有說出真實讓蔣穎氣將一個月的原因。

今天,阿嵐出動了自己妹妹的五歲小男孩,他牽著男孩走到蔣穎的門診掛診。

的確,小男孩是有點感冒了,但要不為了和自己的女朋友講到一、兩句話,阿嵐才不會用自己的假期去帶小男孩回自己的醫院看診,但動用孩子這招,感覺蔣穎看在可愛的小孩上會比較心軟。

蔣穎知道下一位要進來的是阿嵐的甥子,但她沒想到會是阿嵐帶他來看病。

蔣穎戴著口罩,還是強裝冷臉對住阿嵐,但替小男孩檢查時還是用著軟化的聲音。

待蔣穎替男孩檢查完畢,也開好藥方,請他們離去時,阿嵐把握時間裝裝可憐:「其實,我也好像有點感冒了,喉嚨也有點乾。」

蔣穎沒好氣:「我是看兒科的,你這麼大一個男人,去別的普通科吧,我要看下一位病童了啦。」

阿嵐也懂分寸,起來牽著男孩離去時,只說了今晚他要在他們第一次約會的日式居酒屋等她。

蔣穎看著阿嵐認真的神情,最後口不對心地回應他:「看心情吧。」

蔣穎有想過,阿嵐會不會突然向她求婚?而當她拉開居酒屋門,看到他的一刻,她知道自己想太多了,因為阿嵐只穿著一件白衫恤加牛仔褲,身邊一朵花也沒有。相反,蔣穎還有特別回家換了一套格子連身裙,戴上小耳環,顯得她有用心打扮。

蔣穎納悶著自己對這場飯約的認真與重視,她更不想被阿嵐看透她的心思。

阿嵐瞇著眼看著蔣穎自我糾結的神情,他覺得很可愛,但忍笑:「我就知道妳會來。半個月來我們都沒有好好坐下來吃飯了。」同時,他也睡了半個月的沙發。

蔣穎倒了一杯清酒給自己:「有屁快放。」

阿嵐小心翼翼:「我們半個月後的旅行呀,還要去嗎?」他會害怕聽到拒絕的答案。

蔣穎斬釘截鐵:「去呀。」

阿嵐吁一口氣:「那就好了。」

蔣穎接著說:「我們各自去。我去我的,你去你的。」再自在地喝了一小口酒。

阿嵐有點激動伸手捉著蔣穎的手:「喂,我們不要為了一點小事情就這樣吧。」他很緊張她真的會因此和他分開,那他真的會原諒不到自己的幼稚。

蔣穎一臉輕鬆:「是你自己弄出來的。」她知道阿嵐對她的著緊。

阿嵐放下身段,像隻可憐的貓咪:「好啦,是我不對,妳要我怎樣做都行,妳要怎樣才肯原諒我啦?」

蔣穎放下酒杯:「我已經訂好機票和酒店了,你就猜一下我會去哪個地方,如果我們是有緣的,就會相遇,到時候我就原諒你了。」

阿嵐急躁起來:「全世界那麼大,怎樣猜呀!不要玩弄我了啦。」這根本就是大海撈針!蔣穎這女生倔強起來真不是蓋的,此時讓他又愛又恨。

蔣穎用著純情無害的樣子跟他說:「我說真的。我要看看你的誠意,和對我的了解。如果你找不到我的話,我們就……」她沒說下去,但也不打算說出「分手」兩字。

阿嵐堅定:「好啦好啦,妳不要說出那兩個字呀,我一定會找到妳就是了。」

———————————————————————————

到了當天坐上飛機時,蔣穎旁邊的坐位空無一人,其實她也有掩蓋不了的失落感。一踏足目的地,蔣穎就馬上坐車回酒店先作休息,不過她也沒心情去遊覽地方就是了。她渴望此時有他陪伴在旁。

蔣穎才不想真的和阿嵐分手,但他應該找不到她了吧,那她要怎樣圓場才好呢?正當蔣穎非常苦惱之際,她聽到門聆聲,應該是她剛剛點了的晚餐送到房間了吧。

蔣穎一打開門口,驚訝地看著她對面的熟悉身影。

阿嵐滿臉自信地拖著黑色行李箱,不等蔣穎邀請就徑自進房了,他自然地嚷:「好累呀!」再一股趴在大床上,笑意爬上眼角。

蔣穎藏不住心中的狂喜,跑過去坐在床沿:「你怎麼會猜中的?」她明明就沒跟別人提起任何關於旅行的事,就連旅行資料、機票都是她趁放飯時間在醫院用自己的手提電腦弄的。

阿嵐把蔣穎撈進懷中:「因為我們有緣份啊,怎樣也分不開,只能一直在一起囉。」阿嵐盤算著,待會他們還要一起去看粉黃色的花海,作為稱職的男朋友,他要幫他漂亮的女朋友拍很多好看的照片,作為今次旅行的紀念。

而且,他才不會告訴她,最後是他想盡辦法討好坐在她辦公室旁的女同事,幫那個女同事排隊三小時買演唱會門票,才換得進她辦公室的機會。何況,也怪她自家手提電腦的密碼很好猜吧,就真的只是他的生日日子而已!

 

生活的練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