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以外

護理以外

在大學唸書的歲月裏,依稀記得有幾位同學或是教職員因為病魔纏身或是學業壓力而輕生。

近年來,真的看到不少學生因種種原因而一躍而下。

在我還是學護的時間,我也曾遇在急症室見過輕生的畫面。

我和同學們聽到:「一米八男子,話係懲教宿舍fall from height,送緊過黎。」
當我們都在想像那位「一米八男子」是成年人時,在stretcher 上看見的其實是位男生。
原來fall from height的是懲教職員的孩子,剛升讀中一,只有十三歲。

「仲有心跳,但初步估計 basal skull fracture 左 multiple fracture 包括Hip,聯絡左佢屋企人未?」

我們只是小薯,只可以在後方觀察醫生和護士們怎樣幫助那位男孩。

在男孩的鼻孔看到彷似鼻水的液體,後來才知道是脊髓液在鼻孔裏流出來。

不一會,男孩的家長到了,在男孩的床邊呼喊著:「點解你咁傻,媽咪係度。」我們心裏都很難過。

聽說男孩升中之後,學業壓力很大,但不確定這是否構成男孩輕生的原因。

其實,選擇輕生都需要很大的勇氣,眼見近年輕生的學生愈來愈大,為何他們都會走上絕路?

在醫院工作的日子,會發現每一個生命都得來不易。要孕育一個健康的嬰兒並不容易,孩童能夠健康成長不是所有人都一定做得到。

在手術室裏我見過一位兩歲大的小妹妹,肚子裏藏了11厘米乘10厘米的腫瘤。我也見過4歲的男孩因為患有血癌而要做具「侵入性的腰椎穿刺。」

我有時候在想,生命如果沒有經歷過挫折,遇到難關,我們不會珍惜也不會學懂長大。老掉牙說一句:「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

不是所有成功的人都是走同一條路,每人的生命所遇到的都不一樣,還記得小學雞年代我還是「一舊飯」,到中學才懂「開竅」,才認真讀書。

遲一點、慢一點不一定走不到終點。學生時代應該是做夢的地方,是最青蔥的歲月,須知道很多人都為生活而努力著,也努力著拯救生命。眼見不少時下的家長和學生的壓力不少,心中都不知道隨波逐流的方向是否一定會通向所謂「成功」的道路。

每次當夜更的時候,遇到認知障礙的公公婆婆跟我們說:「你地真係好黑心呀,想我死呀,救命呀,謀人寺呀!」

我都會回答:「其實救人仲難過想你死。」

只寄望莘莘學子們不要因一時的意氣用事或是困難而放棄了得來不易的生命,走過去可能會見到更光明的道路。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