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ic Shock

Septic Shock

那個星期六的早上
渡過了好忙碌的八小時
自上班的一刻開始 幾乎都沒有停下來呢
終於 忙碌過後 也能躺在床上午睡片刻
準備迎接晚上的工作
8:30pm
從床上緩緩地張開眼睛
換過了衣服 睡眼惺忪地坐上了的士
隱約覺得這夜的氣氛 好像有一絲不安

回到病房
看見名下被分配的病人
多了一位 septic shock(敗血性休克)的叔叔
才剛從急症室 轉入深切治療部半小時
等待和同事交接之時
看著螢幕上那高達每分鐘168下的心跳
八倍濃度的強心藥 和那亂糟糟的床邊
似乎已經預告 這夜不會太好過

四十多歲 任職裝修工人的中年男子
下午突然神智不清
被送入急症室搶救
來到急症室時
叔叔血壓偏低 心跳很快 也在發高燒呢
呈現了不少敗血性休克的症狀
急症室醫生為他設置了中央靜脈導管
給予高劑量的強心藥 和大量輸液維持血壓
也用上了不同的抗生素控制感染
完成電腦掃描 嘗試找出敗血症的源頭後
便轉送到深切治療部

才踏入深切治療部的片刻
當值醫生便為他插了氣管內管
也為左邊大腿瘀紅腫脹了的地方 割了一刀
看看這是否引起敗血症的原因
當值深切治療部醫生 也找了外科和骨科醫生來緊急會診
一起為生命危在旦夕的他 尋找敗血症的根源
和同事交接後 小護走到床邊
看見叔叔滿頭大汗 維生指標極不穩定
心裡不禁有點害怕
外科醫生來到 看見滿頭大汗的叔叔
不穩定的維生指標 和高劑量的強心藥
禁不著說 ”wahhh 點解佢個睇落咁 septic 架”
她看著早前在急症室完成的電腦掃描
撥了電話給當值放射科醫生 諮詢她對那些黑白色影像的專業意見
同一時間也找了年資較深的外科專科醫生
和當值骨科醫生 一起來看叔叔
骨科醫生來到 看了大腿的傷口
說那瘀紅腫脹的地方 看起來不像感染源頭
也不像壞死性筋膜炎呢 (necrotising facsiitis)
外科專科醫生來到
看過病人和電腦掃瞄後
再致電給副顧問醫生 請她來支援自己
然後 對小護說
「我地要落去做個 urgent ERCP 呀,我落去prepare定d野先,你地ready就落黎啦,下面見」
(註:ERCP, endoscopic retrograde cholangiopancreatography,内窺鏡逆行胰膽管造影是也。)

小護心裡其實很擔心
因為在晚上到內視鏡中心「爆房」
是好困難好麻煩的一件事
內視鏡中心
是個下午五點半後 便不營業的地方
如果晚上要進行緊急內視鏡
要先請管事部同事 打開那裡的門鎖
好讓我們進入到裡面
在那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沒有受過內視鏡訓練的護士
就只有外科醫生 深切治療部醫生 和我
而我 如此幼嫩的我
如此沒用的我 卻甚麼也不懂…
甚至從未試過 在夜間到那地方
記憶中最後一次到那地方 好像是學護年代

「你拎定大A (Adrenaline), Gelofusine, Rocuronium(肌肉鬆弛藥),順手拎多一枝八倍 Noradrenaline……」
「喂外科張醫生呀,你拎埋支 fentanyl 落黎吖,我哋做 ERCP 要sedate佢…」
「管事部呀,你係咪要開 EDU 度門?幾時開呀?」
聽著一個又一個電話 和大夫的需求
雙手忙著檢查便攜式呼吸機
將一條條的電線 連接上中央監察機器
把輸液泵 放上床上的樹枝上
也在張羅不同的藥物 和填上各式各樣的表格
偏偏在這時候 來了接二連三的新病人
各人都忙於奔命 未能來到幫忙
於是 就只有自己一個
在床邊一邊工作 心裡一直在害怕
「死啦死啦…… 咁 high dose inotrope 出街做 ERCP, 一陣千其唔好有事呀……」

由上班到那刻 僅僅過了兩小時
記得那時候 我不禁在想 我到底犯了甚麼……
和醫生和助理一起
把病人推離病房大門的那一秒鐘
我就知道 有個很大的考驗
就在前方等著我……
邁向內視鏡室的路途
也是挑戰的開始……

內視鏡中心的門外 早已有管事部職員在等候
為我們打開大門
在黑暗的空間
我們走向唯一燃亮了燈光的房間
裡面原來早已有外科醫生 和仗義相助的外科當值資深護師在等待
外科醫生說 「我們過床既時候 prone 埋佢啦」
小護當下其實非常震驚
不僅因為不知道 ERCP 原來要俯臥
而是平時我們在病房把病人俯臥 都需要很多同事的幫忙
這裡 只有當值ICU醫生 資深護師 我 和助理
真的能做到嗎……

和我一起護送的 ICU 醫生 卻一面輕鬆
他一邊留意著氣道和中央靜脈導管
一邊指引著我們 在凌亂的電線/藥物/各式喉管中
慢慢地把病人俯臥
在這裡的每個面孔
都是多麼的強而有力 充滿自信又堅定不移
為站在一角 完全不知道如何幫助
只懂擔心病人的我 帶來一點希望
俯臥過後 小護嘗試再度檢查病人
卻意外發現 顯示實時血壓的 A-line 脫落了
和我一起發現的ICU醫生 也禁不著說
“oh shit …”
唯有先借用別人的血壓計
設定每一分鐘量度一次血壓……

醫生遞上不知道哪裡變出來的鉛衣和護頸
叮囑我一定要穿上
上一次穿上那重甸甸的鉛衣和護頸
好像是三年前的手術室實習呢…
過程也沒有太大的特別
和醫生同事一起 站著觀察病人狀況 整整一個小時呢……
看了膽管裡面的情況 取出膽石 放入支架
原來是膽石引致的膽管炎 讓叔叔出現敗血性休克
把病人護送回病房時 我問醫生
「你估今晚我哋仲有無野搞 ?」
「哦,夜d應該會無尿囉,AKI (Acute Kidney Injury) 囉,打下 line 洗下血咁囉……」

如他所言
才剛回到病房 便發現叔叔近乎沒有尿液流出
血液報告呈現代謝性酸中毒
我們立即在大腿插入喉管 開始血液透析
我的工作桌 像個災後現場一樣
不同的化驗報告/舊牌版/藥紙 佈滿整個工作桌
極大量未處理的 documentation
尋找遺漏了的細節 才是最麻煩的地方
血液透析機好像也不太喜歡我
不停地在響響鬧鬧
才開始洗血不久 便告滅亡
需要同事幫忙 重新啟動機器呢
匆匆渡過了好難捱的晚上
早上七時 終於看見日出 看見曙光…
* * * * *
再次上班的一個下午
立即打開電腦 查看叔叔現時情況
醫生剛好看見小護 微笑著說
「你救左佢呀」
雖然知道救了叔叔的 其實是他和外科醫生
還是不禁沾沾自喜
因為知道自己的努力 都沒有白費呀
看見叔叔可以拔管 不再需要強心藥
一切的辛勞 彷彿都有價值
而且 經驗值好像又增加了一點點呢
* * * * *
(P.S. : 叔叔在一個多星期後,已經康復出院)
Big salute to ICU, AED, Surgery and supporting colleagues and seniors for saving the patient
The patient may not be able to win the battle without any of you

#d人成日話本院係全港最差
#XX醫院又醫死人 #XX醫院草菅人命
#收得咁高人工你地應份 #呢句真係萬能key
#你地有幾努力有幾用心醫好病人又有邊個知
#睇住個個都做得咁辛苦 #又depress又burnout #其實好心痛
#係小護心目中你地永遠都係最好最強大既隊伍
#wetreatwecure #weendurewefight
#唔好洩氣 #一齊加油 #頂住呀

 

小學護成長日記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平凡不過的一個小學護,曾經被別人的文字感動過,也希望用文字 好好記錄著屬於自己的回憶,願我們一起抬頭,仰望晴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