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比這世界更瘋狂?」—《一念無明》

「誰會比這世界更瘋狂?」—《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的英文是Mad World。一指男主角阿東身患躁鬱症,二是指這個瘋狂的世界。這個關於「不正常人」的故事,其實是個困局。

正常與不正常,原本就是對立的觀念。即使自己看不過眼,但鑑於害怕別人目光,讓自己跟大眾行為一致的,是正常;所以在婚禮上,當大部份人都在聊天而沒有人理會台上新人的發言,走上台責備觀眾的阿東就是不正常的代表。打破社交禮儀的糖衣,為自己的好友勇敢發言,最後換來只是唾罵和白眼,這就是正常的情況。

因為身上背著「精神病」這三個字,所以他所有的行為都變得不正常。但,如果你把在男主角身上的「精神病」拿走,他的所有行為,其實立刻會變得很「正常」。好友自殺身亡,被前女友當眾責罵,加上放在心內一直未平復的喪親之痛,他把一直以來鬱在心的痛楚全部爆發,他忍不住抱頭痛哭,他想要自殺,那不是正常人都會面對的情緒崩潰嗎?

但,就因為外界把「精神病」這三個字作所有事情的標題,讓他頓時變成孤島,讓他的一舉一動都變得很可怕,甚至比相信把針插在小朋友的頭上就會更聰明的愚婦更可怕。就只是因為,他是被烙上「精神病人」四個字的人。

我曾經為精神病人工作,心裡面知道現實中,醫生和社工的確能夠幫上的忙不多。公立醫院的醫生大概只有五分鐘時間對每個精神病人進行診治,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診所外面並排坐著一列又一列的病人,醫生卻只有八個小時工作,怎樣分配?專業人士的無力,社會對「精神病」的忌諱,又要動用多少教育的資源才能洗掉?

我們的社會風氣愈來愈開放,有不同的電影﹑書籍或是藝術作品慢慢願意探究精神病病人的深層想法,可是,社會上的人雖然是笑著接納這作為電影題材,在真實的世界裡,大部份人仍然是擔憂得像主角的鄰居一樣。「你可以存在於社會裡,但最好不要在我的附近。」

長大以後,我們到底想變成一個怎樣的人?

阿東會患上躁鬱症,一部份相信是來自於對身邊事的敏感。要照顧長期發放負能量的母親,每分每刻被辱罵,承受著本來可以由其他家人一同分擔的痛苦。

阿東的爸爸努力學習關於精神病的資料,想要把阿東變回一個「正常人」,自己卻對患有精神病的兒子,恐懼到要把鎚子放在枕頭下。阿東的前女友Jenny口裡說著已經原諒他,卻在眾人面前不斷對著他大吼『我好恨你。』充滿愛的教會在Jenny發言的時候表現得支持又溫暖,卻在阿東拔足奔跑的時候,只拋下冷冷一句『我們繼續祈禱。』

大家看來都很正常,卻又格外冷漠,把所有與自己無關的情緒和事情都外判,能夠推走的盡量別抓過來。但電影中,唯一出現的小朋友卻告訴我們,我們曾經不是這樣,我們曾經對朋友很忠誠,看見別人有痛苦時我們想要關心,看見別人在哭泣時我們想要陪伴,我們願意相信身邊的人,我們願意擁抱不完美。但長大以後,金錢令我們改觀,輿論令我們變得更無知。我們寧願接收著別人說的一字一句,然後去恐懼然後去害怕,也不願意用一點時間去搜尋真正的知識。

長大以後,你到底變成了怎樣的人?你到底容許自己變得多絕情?你只理會自己的疲累,卻忘記了對別人的關懷。當這個瘋狂世界不斷地運轉,形成一個困局,把所有人都困在其中,到最後,你寧願當個別人口中的瘋子,還是當個不理世事的仆街?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