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郵政總局】歷史建築不只是情懷,而是大城市的動力

【中環郵政總局】歷史建築不只是情懷,而是大城市的動力

如果建築物有生命,生活在香港的他們可算是折墜。印象中已經不知第幾次,為受到威脅的歷史建築寫文章,而每一次都是帶著送別的心態下筆。畢竟,在食人的香港社會,並沒有緬懷過去的餘地。然而歷史建築是否只是「阻礙發展」,傷春悲秋的文人的情懷?在附庸風雅之外,歷史建築其實是城市發展的養份。沒有歷史的城市,只有追逐功利,行屍走肉的人食人。自上年開始,有消息指政府打算將建於1976年的香港郵政總局拆卸,重建為大型商場和辦公室。秒秒幾十萬上落的中環,40年的歷史算不上甚麼。

今天在香港中環的郵政總局,其實已經是第四代的郵政總局。中環每一次填海,郵政總局都有需要搬遷一次,確保郵局貼近海邊。這當然和郵件依靠海運的原因有關。歷史上,香港一直是東亞郵政和航運的樞鈕。在中共物資短缺的年代,郵政總局似乎也成為港人接濟內地親友的重要一環。周潤發在訪問中提到,自己曾經在郵政總局打暑期工,負責將豬油入鑵,準備郵寄到內地。中環郵政總局和香港人的歷史環環緊扣,標誌着一代人的故事。

郵政總局樓高只有五層,在高樓林立的中環似乎顯得有點兒格格不入。這樣的設計其實和鄰近的康樂大廈(怡和大廈)有關。原本政府打算建造樓高三十層的政府大樓,包括二、三十層的政府辦公室。郵政總局的總承建商為德利建築有限公司,並先後有超過25間公司和供應商參與,並由怡和工程公司,在英國郵政局的工程公司的協助之下,設計和提供當中的郵政機械。

建築設計方面由工務局和郵政局拓展部共同負責,由一位工務局的資深建築師曾廣敏(K.M. Tseng)先生擔任總建築師[1]。據他所指,他於1969年已經開始著手大樓的設計。後來政府決定將中環發展成商業中心,康樂大廈的地皮以破紀錄的地價成交。1971年,發展商置地(Hong Kong Land)和政府達成協議,決定將郵政總局設計成120米,五層樓高的建築物[2]。這樣的一個「貼地」設計,令郵政總局成為了中區的一個異類,和鄰近的大會堂和已拆卸的皇后碼頭,一同成為了海濱的標誌,亦是海濱和煩囂的中區之間的一個不可多得的緩衝。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郵政總局的設計,處處可見現代主義建築的特色。五層高的建築之中,每一層都有特定的功能。最低層的地下層,是車輛可以駛進的空間。所有進出香港的國際郵件包裹,以及香港島的郵件,都會送到郵政總局處理。而第二層是最多公眾進出的郵政大堂,以及郵政信箱部分。香港郵政信箱一號,由太古公司在十九世紀租用至今,見證了殖民地的興衰和變遷。這樓層亦和中區的行人天橋系統相連接,變成公共空間的一部分。郵政大堂是一個兩層高的室內空間,在功能之外亦強調了空間感,是一個務實而又不失氣派的,充滿代表性的公共空間。建築向干諾道的一面,其中一層並沒有設置向街的窗戶。這一層的空間是揀信和郵件分類的空間。長條型的樓層平面,似乎十分適合流水作業式的郵件分類工作。1976年中環郵政總局落成時,郵件分類的的機械系統,大大提高了揀信的效率,成為了報導的焦點。當年的郵政署亦特地發行了首日封,紀念新郵政總局的落成。

郵政總局紀念郵票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7 Jul, 1976)

郵政總局紀念郵票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7 Jul, 1976)

郵政總局開幕時,港督Murray McLehose參觀郵件分類系統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2Aug 1976)

郵政總局開幕時,港督Murray McLehose參觀郵件分類系統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2Aug 1976)

南華早報報導了自動化分類系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1 Aug 1976)

南華早報報導了自動化分類系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1 Aug 1976)

由康樂大廈望向郵政總局,可見到建築的樓板中間有幾個採光及通風的天井。相中右上角正是已經拆卸的皇后碼頭。(1976年)[4]

由康樂大廈望向郵政總局,可見到建築的樓板中間有幾個採光及通風的天井。相中右上角正是已經拆卸的皇后碼頭。(1976年)[4]

來自第三代或更早期的郵政總局的建築部分[4]

來自第三代或更早期的郵政總局的建築部分[4]

郵政總局設有地底通道,可以直接裝卸郵件到停靠碼頭的駁船 (1986年11月)[4]

郵政總局設有地底通道,可以直接裝卸郵件到停靠碼頭的駁船 (1986年11月)[4]

第三代郵政總局裝卸郵件的情況[5]

第三代郵政總局裝卸郵件的情況[5]

1976年新郵政總局開幕,派發了由怡和工程公司編輯的紀念冊,詳細介紹了郵政總局的運作以及設施,以及自動化的郵件分類系統

1976年新郵政總局開幕,派發了由怡和工程公司編輯的紀念冊,詳細介紹了郵政總局的運作以及設施,以及自動化的郵件分類系統

於1976年8月11日,郵政總局開幕。華僑日報特此製作了特刊

於1976年8月11日,郵政總局開幕。華僑日報特此製作了特刊

金屬鑄造的售賣郵票機,以入牆方式設計,成為了建築的一部份[4]

金屬鑄造的售賣郵票機,以入牆方式設計,成為了建築的一部份[4]

建築物最高的兩三層,除了辦公室之外,亦有一個密封的保險庫空間,用以儲存郵票。郵政總局在90年代中之前,都有和其他海外的郵政機構合作,營運海外匯款服務。郵政總局的建築,亦肩負了這些郵政功能。郵政總局的建築,在當年是一個劃時代的設計。建築師曾廣敏(K.M. Tseng)指出[3],設計建築時希望保持務實和功能主導的原則。因此外牆並沒有多餘的裝飾,只忠實地反映了室內佈局和功能。設計以功能為上,建築甚至設有一個中央的真空吸塵系統。清潔人員只需將吸塵機的喉管和吸頭接到中央的吸塵系統,就可以清潔地板,令工作更有效率。

如中環郵政總局一樣的歷史建築,以現代主義的務實態度來設計。沒有冠冕堂皇的外表,卻絕對不等如它沒有保留的價值。歷史建築除了可以讓我們去回顧香港的發展史之外,亦代表了一個地方的文化、身分、以及涵養。在今日窮得只有錢的香港社會,這些歷史建築是沈默的教材,說明我們城市的過去和我們身為香港人的獨特身分和文化,令我們在資本掛帥的社會不至迷失。這些涵養正是社會發展的方向標。香港社會近年的迷失和燥鬱,或多或少和我們不斷以發展之名,磨滅維繫我們社會的集體性的建築。當這些公共的標記被資本主義以發展之名消滅,香港社會亦只會繼續沉淪於身分的迷失,惘然若失於大時代當中。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

註:

[1] 郵政總局新廈今開幕’。香港工商日報。1976年8月11日

[2] Government-HK Land “Pact” Limits New GPO’s Height’. The Star. 12 Aug 1976

[3] ibid

[4] Hong Kong Post. Hong Kong Post Offices and Postal Cancels. Hong Kong: 2014

[5] Hong Kong Public Library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