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角新樓去到四萬一呎,但香港有成千畝棕地

北角新樓去到四萬一呎,但香港有成千畝棕地

香港的樓價很貴,然後我們的行政長官不是普選出來的。對於這兩點,是我在回港兩個星期前開始,不停在腦子裹想了又想的事。

我在英國的人權電影節看了一部電影,叫 Joshua。

對,就是黃之鋒。

今天的香港人對黃之鋒不滿了,兩年下來大家又重回要買樓、每天營營伇伇的路上。兩年之後,樓價又貴了,我們依然沒有普選。大家好像忘了很多你們自己創下的奇蹟,然後繼續返工,繼續憎大陸人,繼續去日本旅行。

香港變得更好了嗎?更壞了嗎?我們不是心裏有數嗎。

我的思鄉病日益嚴重,看到電影的影像和他們的真人我內心一陣熱,眼淚就流下來了。看罷電影,遲遲沒有講話,到了晚上,依然放不下心,便上網做做資料搜查,又找到了一個叫本土研究社的民營機構,以深入資料庫的努力型模式,從詳細處尋根究底。

香港的樓價很貴,然後我們的行政長官不是普選出來的。

我回香港買了一本本土研究社出版的《棕跡》,帶著這兩點的心情,沉重的閱讀著。

棕土,Brownfields,粗略指被閒置的土地。棕土,原來在香港有1192畝之多。香港地少人多,我們從小學常識科開始學習,但原來我們不是真的這麼缺地。

我們不是缺地到一個北角新樓要貴到四萬蚊呎的地步,我們也不是缺地到一個花灑要安裝在廁所上面的,仲要開住門屙屎的地步。我們本來可以開發元朗橫洲,然後創造 17000 個單位,讓 52000 人有安樂窩;但因為一句「業權複雜」而且政府不願意認真研究,連做一個棕地資炓庫,知道 what they are dealing with 也不願意,所以沒有了。

1192畝的土地,不單止沒有規劃的被亂用成暫時性的倉庫,設施不完善的堆填區和非常沒有效用的露天停車場,甚至就這樣被空置,都不能拿來起樓。這種空置的地不會長出青草來,只會因為廢物的堆積而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然後政府反而去填海,反而去搞良好的土壤、在綠化了的土地動工起樓,我不禁發怒,what is going on?

香港人很善忘,而且很會跟從潮流,有些東西,過了熱潮就忘了。但你不夠錢上車,上了車卻買個神間格的單位這個事實,不是一個你一隻眼開一隻眼閉便會過去的事,是一個你想忘記想唔理但正正在你面前打死唔走的殘酷現實。

英語有一句話叫:the elephant in the room。形容在一間房裹,有一隻大笨象。這本是十分奇怪的事,卻沒有人肯 address 這件事,就讓大笨象企係果度,扮見唔到。大笨象當然是指人人心裏都想著,但沒有人願意開口、願意面對的問題。

不要扮見唔到,我們的政府不是我們選出來的,因此他們不必向我們負責,不必理會我們賺幾多都上唔到車、上到都係令人 O 嘴的迷你盤的現實。That’s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你買幾多波鞋、去幾多旅行、行幾多山都唔會令你每一天的生活豁然開朗,因為我們住居問題沒有解決,我們社會的負面情緒沒有被解決。

我不贊同盲目、講哂粗口的抱怨。我希望可以有實際的改進,而《棕跡》一書說明了個個國家,就算係美國幅圓咁大的國家,都有棕地問題,都有辦法可以解決。我們一要忘記這可能是香港最必要解決的問題,而且有實際解決的方法。我們必需推動政府去做的事。

買本棕跡睇睇先丫不如。

Please don’t forget about your own well being.

@midorilondon
Photo credits

Business insider, clip art fest

 

Cover photo: now 地產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