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神軍團 第一章五節

叛神軍團 第一章五節

第五節:逃走便不要看回頭

「大家,退下來!」荷米召集眾人走到教堂門前。剩下的四位對手,少女也輕鬆地解決了。

這時,剛死去的大型烏鴉屍體散出一陣陣暗紅色的煙霧,飄向了同一個方向,只剩下了一些腐壞了的血肉。

「這是什麼一回事?」三少跌在地上,四處瀰漫著的腐屍氣味令大眾也感到噁心起來。

「妳……到底是什麼人?」荷米吞了一根口水,提防著這個比自己強出更多的少女。

「我叫利雅,偶然經過……這村莊……」利雅說出每一個字也似乎用了不少力氣,証明了剛才的戰鬥並不輕鬆。

「這……牠們又是什麼一回事?」

「我說了,他們是惡魔。」利雅收起了長劍在腰間,藍色的布帶隨即從手柄伸展出來,重新包起了劍鋒,也將劍扣好在腰帶。

「我的原則是不會變,我一定要帶走神之光結晶!」利雅斬截鐵地說道。

「什麼神之光結晶?」荷米摸摸口袋中的耳環,拿了出來看,比剛才的光又亮了一點,未知是否自己的錯覺。

「妳說的是這個?」

「對……這是神界的物品,不可以落入惡魔的手裡。」

「但……這絕不能因為妳幾句說話,就放棄我們的努力!這是我們拼命偷回來的寶物!」荷米激動地辯護,但也掩飾不了自己的害怕。

「是這樣子嗎?」利雅聽到荷米的堅持,於是手握劍柄,在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殺意,令荷米等人不敢魯莽。

「請不要怪我,那不是一般人能夠擁用的物品,留在人類身邊只會令你遇上更多的災難……」利雅聲音漸漸低沉,閉上眼睛,長劍上的藍布帶再次慢慢地解放。四周也異常平靜,是利雅的力量改變了四周的氣壓,或是她的平靜令氣氛也緊張起來。

「逃啊!」荷米本是想叫著大家離開,誰不知先喊出來的是利雅。

她轉身用力揮劍,擋下了一頭更巨大的烏鴉俯衝來襲的利爪,它緊緊地鉗制著利雅的長劍,迫使利雅退了數步。

眾人看到情況也馬上奔走,頭也不回,直至走出村落後才重整陣法。

無雙走在最前為大家探路,進入了一個森林後才稍為減慢下來。

荷米心中的驚懼,除著遠離了戰場才能慢慢舒緩下來,但心中卻暗暗責備自己。

「可惡,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有惡魔、死神這類荒誕之談!我們只是普通人,怎可能跟這些怪物對抗?剛剛單是看著牠們的眼睛,已經令我心寒起來了!」三少一直跑在無雙的後面,要不是無雙的本領比自己高,他一定會是走得最快。

「但是,留下那個女生可以嗎?」五行忐忑不安,一邊走著,一邊回頭看,還隱約看到教堂那邊不斷傳來的白色閃光。

「小心!五行!」專注後方戰鬥的五行,差點撞上面前的大樹,幸好小四一手執起五行的身體才能避過。

「謝謝……四哥……」

「逃走便要一直向前跑!邊跑邊看後方,你永遠也逃不了!」小四認真地說出最單純的道理,令荷米想起「那個人」─那個教曉他們當盜賊的人,也是荷米的父親。

 

還在荷米等人年幼時,父親已經開始教導眾人當盜賊的知識。

「記著,我們只是盜賊,不是戰士,沒有必要因為戰鬥而去失性命,只要保住了性命,什麼時候也可以回來再偷一次!若果發現自己實力不足,便要立即逃走!要一直向前,不可以回望轉頭。」眾人聽得入神,但荷米有點疑惑。

「爸爸,你總是說大家一定要逃走,但為什麼你總是比別人跑得慢,走在最後的呢?」荷米的天真問題令首領感到有點尷尬,只能草草回應。

「沒法子,爸爸的逃跑功夫尚未到家,哈哈哈!」聽到首領這樣說法,一眾孩子也大笑起來,只有荷米一人在沈默著。

他認為父親不可能這樣差勁!他深信自己的父親是世界上最利害的盜賊,他的腿一定比別人跑得更快!青風盜賊團最重要的守則:「以不義之財作目標,以同伴之命為根本,以有限之力去扶弱,以最快之速來逃命。」所以身為青風盜賊團的成員,必需要有逃命的功夫,以及人性的道義,因此眾人也十分敬佩盜賊團的首領─基爾大人。

直到某天,那時的荷米已經十九歲,一個平常的夜晚,眾人在組織的據點閒散著,突然看見一名負傷盜賊回來,還跌跌撞撞地走到荷米面前。

「首領……有危險!」說過後他也昏倒下來,荷米與無雙帶著一眾盜賊趕去現場,發現一個又一個死去同伴的屍首。

「為什麼會這樣?發生了什麼事!」荷米握緊了一對已經冰冷的掌心,雖然曾經也是一個熱血的盜賊,如今已經像被狩獵後的動物一樣,皮膚冷得令人心寒。二人沿著一條血路,帶著忿恨的心情檢視每一個罹難者,每一對冰冷屍體也沒有蓋上眼睛,空洞的眼神令人感到無盡的絕望,荷米實在無法走下去了。

「振作,荷米!或許有生還者,而且可能還有首領的線索!快點上前去。」

荷米棄掉沉重的步伐,終於走到山崖的盡頭,二人找到一位還生存的盜賊,但他卻奄奄一息。

「是死神……那對冷酷的眼神……很可怕……我們只是經過而已……牠便在屠殺起來……基爾大人剛才還在……快點!快點去協助他!」荷米聽過他最後的遺言,馬上在附近找尋,但山崖到處四野無人,不要說藏身的地方,就連擋著視線的野草也沒有

父親到底去了那?

「荷米,來這邊看看……」無雙用力穩定著自己的驚訝,叫荷米來到山崖邊往下看,雖然下方是一個密林,但在山邊的樹枝,隱約看到一條長鞭正掛在上方,那是父親的武器!荷米不敢想像下去,也不知道應該作怎樣的決定,只好由無雙為他繼續安排搜索的工作。

就這樣過了幾天,他們還是找不到首領,而盜賊們也因失去了領袖而慢慢四散,只剩下無雙、三少、小四、五行。

最後離開的一位盜賊,他突然走到荷米面前:

「荷米……我很感謝你的父親,他一直帶領著我們四出闖盪,也過了一段風光的日子,如今……」那人開始忍受不了自己的眼淚,但還堅持說下去:

「……要不是首領一直守護在最後,那天我才可以夾著尾巴逃回來,我的命是他救的!但現在我……我連想找回他的勇氣也沒有!真的對不起!」

那人說完後便急急離開,從此再沒有看過他的身影,但這番說話令荷米想通了小時候的疑問。

「原來不是父親差勁,只是他為了保護大家才留守到最後……這才是盜賊的道義……」眾人目送那人離開後,荷米突然對大家說著:

「我一定要繼承父親的道義!以青風盜賊團首領基爾兒子之名,當一個惡名昭彰的盜賊!將所有的不義之財回饋需要的人手中!」眾人聽後也一同下定決心,支持荷米的行動。只是沒想到,今次行動失敗後,還遇上實力超乎想像的惡魔,真是倒楣至極。

第五節完

 

文: 十三郎寫作團隊(一個人only)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這個麻,是一個名為「十三郎寫作團隊」的組織,主要是各種靈魂的混合體,他們有各式各樣的創作,但都以文字為主,所以又稱為「多媒體廢作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