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 叫放手

有一種愛 叫放手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死左會落地獄…」
醫生姐姐一邊純熟地插入中央靜脈導管,一邊說著那些只有我們才懂、卻又多麼可悲的生命小故事。

她簡單的一句話,讓我想起無數個已經離開了的面孔…

– – –

「卜滋 -卜滋 -卜滋 -卜滋 – 」
看著 Lucas (人工心外壓機)在某某那赤裸的胸膛上,不停的上上落落
聽著它發出那千篇一律的卜滋卜滋聲,
小護突然想起了那些可憐的面孔。

還是學護的時候,覺得 CPR 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一群人集合在一起搶救生命,感覺非常熱血 — 有點像那些醫療劇的主角,合力和死神搏鬥,努力讓病人起死回生。

只是後來,當我開始實習和護理生涯後,
我發覺我錯了。
錯極了。

原來有太多事,本來就是沒有意義且徒勞無功。
活活的折磨著,那剩餘不多的生命。
那些以分鐘為單位,來數算的生命。

我們所努力「拯救」的,是活受罪的軀殼,還是寶貴的生命

– – –

每次,在那些已經破碎了的胸骨上,不停按壓的時候;
一邊 CPR,一邊看著那些公公婆婆面孔的時候;
看著醫生嘗試抽血的時候;
總會覺得在場的每一位,都好可憐呀。
躺在床上的他或她,最可憐。

還有那些呼吸衰竭、被插入氣管內管的他和她;
長期插喉後,氣管被割了一刀,那脖子上的氣管造口;
不能自行進食,而被插入的鼻胃管;
不行自行排尿/需要監察小便排出量,插入的尿喉;
腎衰竭病人,賴以維生的血液透析機;
還有太多、太多,勉強維持生命的機器和藥物…

我又想,如果自己有天走到人生的盡頭,
是不是也要被迫承受這樣的痛…

– – –

還有那些不願放手的。

看過太多接受不了家人離開,要求我們繼續全力搶救的;
看過為了爭奪遺產的;
看過為了盡所謂「孝子/孝女」責任的;
也看過醫生宣佈搶救失敗後,爬上床上自己進行 CPR 的;

但我們都知道,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
徒勞無功地,以不必要的治療延長某某的生命。
延長某某的痛苦。

– – –

死亡,總是來得太痛。

只是真正的愛,大概是放手,
才能讓深愛的他/她,不再承受不必要的痛,
帶有尊嚴地,好好活到最後。

有時候,讓躺在床上的他或她,
留有半點尊嚴離開世界,
或者比起搶救生命,更來得有意義。

死亡,對老去的他和她們來說,
有時候是種解脫呢。

如果有一天我慢慢的老去,
我希望,舒舒服服的離開,就好。

圖片來源:短篇漫畫 <失眠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平凡不過的一個小學護,曾經被別人的文字感動過,也希望用文字 好好記錄著屬於自己的回憶,願我們一起抬頭,仰望晴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