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小幸運

[有些感情] 小幸運

在遺憾之前,我們都見過屬於我們的小幸運。

下午茶時段,其他餐廳都坐無虛席,唯獨是這間老餐廳只有寥寥可數的客人,客人多數是老人家,他們都喜歡帶著收音機,有些聽著粤曲,有些聽著時事新聞,還有些是聽著家鄉小調,有些喝著奶茶,有些吃著米粉,有些卻只放著一杯水在面前,他們都孤單一個坐在每天也同樣的位置上,環看四周,阿凱就像被困在孤獨城裡的獸。面對著收銀機的阿凱用紋了一朵細小的太陽花在手腕的左手托著下巴,輕輕嘆了一口悶氣,阿凱每天都想放下圍裙對老闆說辭職,但在衝動之前,他都會想到女友阿珊時常說的實際問題:「辭職可以,但之後你可以做什麼呢?想到才說吧!」每想到此句說話,他便會緊握拳頭輕輕的拍打著枱頭,就好像為著自己的不爭氣而發洩一下。

最快樂的時候是在星期天,阿珊會於大清早便走過來,有時會在家裡見面,她會鑽進阿凱溫暖的被窩然後把全身放在阿凱的溫暖的身體上說:「有沒有念著我?」阿凱總是會笑著說:「沒有!」有時阿凱會在星期六問阿珊星期天要不要出外看電影或者吃飯,阿珊總是回說:「看電影?在家裡看更舒服吧!我說想看的那套電影你下載了沒有?」或是「在家吃飯好了,我想煲湯與你一起喝!」阿凱常自問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無趣又沒有錢財的人,有著這麼好的女朋友在身邊是福氣,每次想到這裡阿凱總會抬頭望著天空說:「你總是公平的!」

愉快的一個星期天就在阿珊接到沒有來電顯示的電話後告終,阿凱從未見過阿珊的緊張與惶恐,阿凱輕輕的抱著阿珊說:「有什麼事?可以說說才離開嗎?」阿珊轉過身從阿凱的懷抱逃了出來說:「我可以回來再說嗎?」阿凱微笑著點點頭然後取下了一件風衣給阿珊:「袋著吧!晚上有點涼!」阿珊拿著風衣說:「回來再與你說!再見!」阿珊的再見是在一星期後的星期天,阿珊一如以往的鑽進阿凱溫暖的被窩然後把全身放在阿凱的溫暖的身體上,但今次她什麼也沒有說,阿凱輕輕的把她掉下來蓋著臉龐的長髮撥開,看到阿珊的眼淚斷斷續續的流到自己的睡衣上,阿凱輕聲的說:「是發生了什麼事嗎?」阿珊慢慢的呼吸著然後說:「三年前我在工作上認識了阿嵐…我們無所不談…在兩年前的新年我們在一起…」阿凱一邊弄著阿珊的長髮一邊說:「阿嵐是個女的還是個男的?」阿珊轉身睡在阿凱的身邊說:「她是個女的…也是我唯一愛過的女人,但後來她卻喜歡了一個男人,一個把她的錢財騙光的男人…然後我們分開了,然後…也許上天知道我的悲傷,所以給我遇上你。」

阿凱伸手擁著阿珊入懷微笑著說:「我們也是對方的小幸運。」阿珊把淚痕抹去說:「上星期天,阿嵐自殺了!」阿凱收起微笑說:「為什麼要自殺?」阿珊嘆了一口氣說:「與她分手後,我們已沒有再聯絡,原來她自被騙後一直耿耿於懷,漸漸得了抑鬱病…」阿凱已想到後來的部份,然後說:「有什麼可以幫忙嗎?」阿珊搖搖頭說:「沒有,你仍在我身邊便可以了!」阿凱坐起來說:「可以陪妳渡過妳的傷心事情,我很幸運!」阿珊也坐起來輕吻了阿凱臉龐,然後說:「在我心目中,你不只是個收銀員,也不只是我的小幸運,你就是我的一半。」阿凱望著阿珊說:「妳,是我最想留住的小幸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