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欣賞愛情

[有些感情] 欣賞愛情

與好友飯聚,見到她那容光煥發的樣子便知道她真的戀愛了,常說戀愛中的女人會散發愛的光芒也不是假的,說她真的戀愛了,在以往她的戀愛歷史中,她並沒有這種發自內心的歡顏。她一坐下來便說:「今次,我終於找到會愛我的人了!」我未來得切說句恭喜,她已繼續說:「我與他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也不緊要,最緊要的是,我在他的雙眼裡看了欣賞,看到了愛與尊重!」嘩!簡直是只有天上有一樣,我開心的說:「說愛容易,但可以欣賞對方,這是比愛更重要的事情。」我這位好友並不是千依百順或小鳥依人的類型,但這個他卻看到她來自內心的光芒並且懂得欣賞,這已是難能可貴的事,頗為她高興的同時我卻不知道在那裡閃出來在大話西遊中,如來佛祖座前日月神燈的燈芯青霞和紫霞,她們相纏卻不是同心。我為好友倒下茶說:「希望妳與他一直相纏一直同心。」好友說:「我也想如此下去。」好友喝了口茶後說:「想不到這般身經百戰的我會遇上溫柔敦厚的初哥。」我笑著說:「他第一次戀愛便愛上妳?那妳要負責任了!」

在佛教中,如來佛祖的燈芯是有著萬事萬物都有自己本心的深層次隱喻,但大多數時候我們卻不能時刻自知,反而時常要借助別人的眼光才尋找到最真實最正確的本心。好友見我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便說:「在想什麼呢?」我向她說了燈芯的故事並說燈芯的形態有點像人與人之間的親密關係,好友緩緩地說:「燈芯啊!我想我與他不會是燈芯,我想我們不會到對方死了才懂得愛吧!」我說:「人很奇怪,我們會為著自己所愛便全情投入,一味大叫著衝呀而忘卻自己的本心,然後便把自己埋葬在一段感情裡,我只希望妳不會。」好友點著頭說:「我的本心啊…就是惡!」我笑了起來說:「又不全是惡,我只想妳要留住妳的獨有理智。」好友一臉認真地說:「妳覺得我因為他的出現太開心而會沒有了理智?」快樂很好,但太快樂就會沖昏頭腦,我點點頭說:「我只怕妳太快樂而失去自己…妳看!我心地有多差,竟在怕妳太快樂!」好友笑說:「那裡差?你也只是提醒我吧!如來佛祖身邊的一切事物都是有佛法和佛緣,我與他也要看這點緣份怎樣走!」未必需要跟著如來佛祖一同修行來感悟世間的冷暖及生老病死,才知道所謂的萬物皆有靈性這點事實,有些閱歷的人也會感悟到什麼是緣什麼是份,只是看得有多通透的功夫罷了!

兩三個月後,好友開始回復從前的理智說:「也許我與他真的是如來佛祖的燈芯!」聽得有點一頭霧水的我問她:「什麼叫真的是如來佛祖的燈芯?」好友淡淡的說:「如來佛祖的燈芯本是兩姊妹,一個在日一個於夜,我與他也差不多是如此,少見面少溝通!」細問之下才知道他轉了在夜班工作,為的是可以賺多點錢作結婚之用,但見面的時間就只能在六至九時之間,好友那點愛的光芒已換上了一份憔悴的感覺,好友說:「我總不能每天也為著見他一面而九時才下班吧!」我說:「那麼他又可不可以早一點起床與妳吃過飯後才上班?」好友搖頭說:「試過一兩次之後,他便說這樣太累了!」我們都沉靜了一會,然後她伸一伸懶腰說:「還以為自己真的有此福份遇上懂得愛自己的人,卻原來也不外如是。」我沒有說點什麼來安慰她,反而問她:「其實什麼是對的人?怎樣是懂得愛妳的人?」好友想了一會說:「對的人…我想是時機的問題,當我想著愛的時候剛剛好遇上他,而他的一切令我覺得不錯也令我覺得找對了人!」我換了個坐姿再說:「那懂得愛妳的人呢?」好友說:「嗯…應該是可以令我感到舒服而大家也不需要做作的人…吧!」我笑笑說:「那妳現在還想與他纏在一起做燈芯嗎?還是已想放棄?」好友就像神遊太虛一般,待我喝過了兩杯茶她才回話:「我還是想與他一起做燈芯。」我說:「不是說不外如是嗎?」她說:「正正就是不外如是我才喜歡,這才能長久下去嘛!」感覺到好友應該想通了一些問題,我說:「妳說過因為他懂得欣賞妳而快樂,那妳也應該去學懂欣賞他的一切讓他感到快樂。」好友只笑不語。

不管身邊的人是相纏一起的燈芯還是所謂對的人也好,也是一個普通人,有心理學家說過人性最深層的需求就是渴望被別人欣賞,但我們懂得欣賞別人的事情又有幾多呢?世事多變,包括思想,包括情感,重要的不只是愛,還要懂得欣賞愛。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