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哋呀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哋呀

自出生以來我便和爺爺、嫲嫲、爸爸和媽媽一起住,所以和兩個老人家感情特別好。雖然沒有發生過甚麼經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但所有生活上的絮事和畫面都仍然歷歷在目。小時候嫲嫲喜歡帶我到街市買菜,每個檔主看到我都會對她說:「嘩,孫女陪你買餸呀,真係乖喇!」然後她便會笑得合不上嘴;默書不合格時我會偷偷地找她替我簽名,但她不懂寫字,所以會蓋上舊式的圖章;她最愛說呆佬拜壽的故事給我聽,直到我十八、九歲,她仍然繼續說,因為我在她心中永遠都是小孩子。

爺爺則比較少說話,傳統的大男人,很喜歡派利是和送鮑魚,有時他也會和嫲嫲鬥嘴,也會說自己以前有多厲害,更會恐嚇我說要踩死我的烏龜。不過老人家來說他算是很健康,八十多歲仍然每天到處逛街。小學畢業後我和爸爸媽媽搬了家,由每天見變成幾個星期見一次。間中我會打電話給嫲嫲說要去探望她,一起吃晚飯,她便會很高興,然後每次離開時總會覺得很不捨得。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呀!」我在鐵閘前說,以前住屋村夏天都會開門乘涼,所以只需在外面大喊便可。
「利利是是,拎住。」爺爺說。
「你嚟嗱,我買咗叉燒呀,仲有魚同蒸排骨!」嫲嫲說,並立即替我開門。

「好嘢!不過我今日其實有啲唔開心,我考試又唔合格。」我說。
「盡咗自己能力就得,好小事啫,食飯先啦!」嫲嫲說,她從來只會安慰我,沒有罵過我半句。

有時星期天我會跟他們去姑姐家飲茶,我和表妹玩,他們則打麻將,到晚上姑丈會先載他們回家再送我,每次看到他們兩老向我揮手說再見,然後越來越遠的身影,總覺得有一種莫明的心酸。後來爺爺先行離開,我們便請了一個工人,暫代爺爺的位置照顧嫲嫲。

「嫲嫲,我嚟探你呀!」我說。
「你嚟嗱,畀封利是你先。」她延續了爺爺派利是的習慣,即使她只剩數十元,她仍然會用來封利是給我。
「爺爺係咪仲喺醫院呀?」嫲嫲問,那時爸爸媽媽在廚房煮飯,只有我和她兩個人。
「係呀,不過佢而家已經無乜事㗎喇,你唔使擔心。」我說。
「咁佢幾時出返嚟呀?新年出唔出到嚟?」嫲嫲問。
「要睇情況呀,暫時未知。」我說。

以上對話重覆了幾年,雖然嫲嫲有老人痴呆症,但我猜她心裡其實很清楚,只是她不想識破這個謊言,也不想面對這個現實,於是繼續扮作不知。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哋呀!」
「我買咗好多嘢食嚟,有叉燒飯、蛋撻、紙包蛋糕、蘋果、橙,仲有好立克,你地慢慢食啦。」
「我又買咗靚衫靚鞋畀你哋,今次仲有副麻雀呀,你哋慢慢玩。」
「最近我工作都幾順利,終於唔使成日加班,仲加咗人工。」
「至於感情,都好穩定,不過未有錢結婚呀哈哈。」
「你哋兩個周圍去玩啦,唔使掛住我呀。」
「不過。。。」
「其實我好掛住你哋。。。」

image source :  unwire.h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