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朝鮮:大韓民國會否再成為戰爭的犧牲品?

特朗普與朝鮮:大韓民國會否再成為戰爭的犧牲品?

最近美國與朝鮮半島的關係日趨緊張,兩位代表極右的國家領袖特朗普與金正恩在核問題上爭持不下,來到現在甚至揚言準備好開戰。而談到兩個國家的夾心層,正是南韓(大韓民國)。而回望整個韓國的歷史,多次世界的爭執甚至戰爭,朝鮮半島都成為了戰場上的犧牲品。來到這次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唇槍舌戰,南韓會否再次被牽涉於這次「戰爭」呢?

早前美國與南韓落實了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為了防止北韓的核導彈系統威脅。而實體的部署計劃亦已經進行當中。而特朗普上任後,更積極加快薩德的建設及部署,會見不成名地實行限韓令的習近平,更表示薩德是事在必行,為反對北韓的核導彈建設。其後北韓金正恩回應特朗普的施壓時,更表明會不斷試射導彈。兩國在核問題上依然未有共識,甚至好像有開戰的準備。但另一面值得關注的是,南韓政府的立場上,除了支持美國反北韓核武之外,在薩德部署上亦面對不同立場的爭議。例如,最近一群年輕人再次走上街頭,表明反對薩德的部署,造成與鄰國關係的緊張,現時韓國政府為保守派執政黨,這次反對薩德的聲音,不但挑戰著保守派的勢力,而且亦在帶出一個很大的憂慮,就是南韓人對於美國及北韓的緊張關係會否殃及池魚。

而回望過去韓國的近代歷史,分治前後的韓國亦多次受到戰爭的影響,在經濟及政治層面上亦多次成為炮灰。這亦難怪大部份關於大國、討論主流國家的主流論述中,韓國很輕易被忽略。而韓流令其軟實力的增長,才令到更多人注意到韓國如何在亞洲透過經濟佔據鰲頭。

早在朝鮮王朝,朝鮮成為了中原如明朝、清朝的藩屬國。17世紀後朝鮮王朝的衰落加上日本等民族多次入侵,令朝鮮逐步被日本吞併。而19世紀末的甲午戰爭中清朝落敗,令朝鮮不再為中原的藩屬國,而日本在朝鮮的權力亦不斷擴大,縱使朝鮮王族曾與沙俄聯盟對抗日本,亦無阻日本繼續佔領及吞併朝鮮半島。這次戰爭可謂朝鮮第一次成為兩國戰爭下的犠牲品。日本從而展開長達50年的佔領及殖民,期間多個獨立運動雖失敗,但在歷史上亦成為一個獨立社運的象徵標誌。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整個朝鮮半島被四個國家管理,包括中、俄、美、英。其後被劃分為南北兩個勢力範圍,北邊為蘇聯軍事政府的共產主義陣營,南邊為美國的資本主義陣營。而兩個政府的對立亦促使了韓戰爆發,三年後簽訂停戰協會,以三八線非軍事區為區分南朝鮮及北朝鮮,南為「大韓民國」、北為「朝鮮人民民主義共和國」。韓戰的爆發其實不是兩個韓國的政府作為主線戰爭,反而是美俄兩大陣營的鬥爭,最受害的,其實亦是整個朝鮮半島。

時隔了半世紀有多,南北韓的關係亦曾出現生機,就是前總統金大中採取的「陽光政策」,於2000年成功與金正日舉行雙邊會談。2007年盧武鉉政府更成功與北韓簽訂合作和平宣言。不過李明博政府及朴槿惠政府上任後,保守派成為執政黨,就即時調整朝鮮政策,例如多次要求北韓放棄核武等。而且雙邊會談遲遲未有落實進行,可謂已把早前的和平政策幾乎摒除。

在這50-60多年來,南北韓依然維持算是平穩的關係,但美國的特朗普上任後,就即時加強薩德的建設對抗北韓,還堅持拼棄奧巴馬對北韓的態度。這次美國與北韓的風波,可謂韓戰後其一非常緊張及重要的白熱化抗爭關係。而美國與南韓同屬盟友,假如金正恩政府的態度依然強硬,不但不會放棄核武,反而會加大導彈的建設,令朝鮮半島再次陷入核武危機。美朝的核武「競爭」不但會帶來摧毀性的後果,而且會再次令大韓民國數十年來的經濟重建及民主化進程毁於一旦,再次成為世界戰爭之間的炮灰。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