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乾燥花

[短篇故事] 乾燥花

阿微為了完成自己的心願,去年終於下定決心,用工作五年下來的儲蓄開了一間鮮花店。旁人都勸她不要把錢放在夢想上,畢竟她都快三十歲了,他人都希望她可以好好繼續儲錢,直到可以買房子為止。但阿微非常清楚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就算他人不明白,她也無法隨波逐流。

花店用了阿微最愛的湖水藍色作主色,店內放滿充滿生命力的鮮花,各角落也放了各樣她喜歡的動物布偶作裝飾,這裡就像一個迷你的森林一樣。

花店開在小街那裡,人流不算好多,但半年下來,也吸引到一些熟悉的顧客。

阿微的生活當然並沒有因為當了老闆而大富大貴起來,反而背負著一間店舖,生活費方面更加要盤算得小心翼翼,一分一毫都要計算清楚,這段時間下來,阿微知道了那間超級市場的衛生紙比較便宜,學懂了格價。研究生活日常所需用品與食物這些瑣碎事,是她以前最厭惡的。

雖然如此,但她每天早上只要一開店,當她看到自己的夢想的一刻,穿上她的湖水藍色圍裙工作服時,心裡只充滿快樂與滿足。

今天下午,店裡來了一位穿著學校制服的女生,她背著一個粉紅色的書包,甫進來就已經雙眼發光,臉色泛紅,她的神態都看在阿微的眼光下。

阿微也年輕過,她覺得……這位女生現在應該在腦海裡幻想自己收到花束時的甜蜜情景吧。也因為現實裡沒有發生過,所以特別陶醉於幻想中。

最後,女生的眼光落在收銀處的木櫃子裡。有點殘舊的二手木櫃台上,放著一束阿微親手製作的乾燥花。

經過脫水和褪色後的乾燥花,有種特別的復古美感與色調。但阿微只製作過乾燥花一次,因為她還是喜歡鮮花,短暫卻有生命力,存在於現在的鮮花。

阿微靈機一閃,想跟女生玩個玩笑,她猜這應該是一個喜歡看言情小說,富有少女情懷的女生,於是她主動攀談:「我們店的乾燥花有神奇的魔法喔,採自外國一個神秘的森林,只要睡前握著它許願,願望就能實現喔。」阿微說話語氣好溫柔,像哄小孩一樣。

女生表情帶點懷疑,但心裡對這些奇幻情節又充滿期望。阿微知道女生理性上雖然猜疑,但因著深切的渴望,女生想相信世上真的有這種魔幻奇蹟。

最後,本來只是做來好玩,是非賣品的乾燥花,給女生買去了。

下班後,阿微又來到熟悉的超級市場,她要購買今晚和明天的午餐和晚餐食材。

每次到了要花錢的時刻,阿微都會覺得自己好可憐。如果她的花店能成功打出知名度,為她帶來穩定收入,她就可以再活得更自在一點,而不是心情反反覆覆的,每晚都要計較那一分一毫,她討厭這樣下班後的自己。

心情差勁的她,晚餐只煮了一碗泡麵,匆匆吃掉就算了。
————————————————————————————
一星期過去。阿微不知是事實,還是心情差勁和忐忑不安的原因,她覺得這星期花店的生意好像愈來愈下滑,她好焦慮。

阿微開始手忙腳亂地上網宣傳她的花店。自從臉書的網絡平台開始,她要出POST介紹店內的花束,也要介紹每張照片裡花束配搭背後的花思。之後,她再把貼文分享到自己的個人臉書裡。過後,她再到各個討論區、或一些有舉辦插花班的興趣中心推薦自己的花。最後,她就著手設計花店的宣傳單張。每天她都會抽兩、三個小時站在店外派傳單。

維持一個夢想並不容易,有好多外人看不見的努力與辛苦,她並不是閒坐在店內的老闆。多漂亮的花朵,也需要懂得欣賞的人,不然孤芳自賞沒意思。多偉大的理想,也需要他人去圓滿。

阿微看到臉書上有兩個新的留言,及最新的貼文已經得到了十二個讚。留言都是稱讚她的花束配搭得好獨特、好美,阿微心中暗喜。雖然得到欣賞的評語她是非常開心,但她清楚知道,網絡上的人最後都很少出現在她真實的店舖裡,她還是會希望有愈來愈多人知道這花店的存在,從而踏入真實的空間中。
一小時過去,阿微做了兩筆生意,現階段來說算是不錯的了。她吁一口氣,再打開手提電腦,檢查臉書上的讚好人數。她沒察到覺她心裡底的著緊。

阿微發現有網友分享她花店的臉書網站,透過賬戶的照片,她知道這是一星期前來過,被她捉弄過的中學女生。

中學女生寫著:「這間花店有販賣一種乾燥花,老闆就只要睡前握著它許願,願望就能實現。果然兩天前,我終於談到我人生裡的第一次戀愛了。」

阿微搖頭忍不住摀嘴竊笑。現在的年輕人就這麼單純嗎?又不是六十歲的婦人能生子,年輕人談到戀愛很平常吧。

阿微不為意地關上電腦。直到下班後,她回家再打開電腦,她發現只是過了兩個小時而已,按讚花店臉書的人突然多了七十人。

阿微覺得好不可思議:「一個女生的影響力有這麼大嗎?還是大家心裡都有著巨大又無法實現的渴望呀?」
————————————————————————————
翌日。阿微的店內多了好多人流,但十個裡面有八個都不是對鮮花有興趣,或是欣賞阿微配搭出來的花束,而是為了乾燥花。他們只是想抱著期望,嘗一下願望成真的滋味。

但阿微本來都不打算販賣乾燥花,她沒有任何存貨,所以客人最後都是失望而回,有些更加破口大罵。

阿微對這一波又一波無法滿足他們的人流,她決定下午就關店,她想回家閉關製作乾燥花。她知道這只是她自己的小謊言,可能客人買回家發現真相後也是生氣收場,但她開了個頭,就無法在這一刻揭穿自己。

阿微回家後把大量的花束倒掛在客廳裡,弄到家裡像個小花園,其實她好喜歡聞到花香味。

但阿微其實沒有很喜歡製作乾燥花,她覺得她好像親手強行停止了花朵的生命。乾燥花把花朵的模樣永恆保留下來的浪漫說法,阿微覺得這只是安慰和哄騙自己而已。

但這是打響店舖名號的好機會,只要名氣穩固了,到時就有人懂得欣賞她的鮮花,而不是她的謊言了,她是如此打算。而且,她也需要收入,她不想再斤斤計較金錢,再像個可憐蟲般。
————————————————————————————
對著乾燥花許願真的有用嗎?今晚睡前,阿微抱著一小隻可愛的獅子布偶,也跟著握著一小束粉藍色和米色搭配下的乾燥花,細聲許願:「我希望,我的花店今後能闖出名氣。」之後,她就隨著平穩的呼吸聲,緩緩入睡了。

三星期過去了,阿微的乾燥花熱潮有增無減,到底乾燥花的「法力」從何而來?來自阿微一個人的謊言嗎?還是每個人內心裡的一股慾望?

因著店內空間有限,擺放鮮花的部分倒是愈來愈少,漸漸的都被乾燥花覆蓋了。

現在每天的晚上時份,阿微都會把長髮盤起,在家裡埋頭苦幹製作乾燥花,忙得焦頭爛額。

她客廳裡都放滿了褪色後的乾燥花,白色沙發上、玻璃茶几上、電視櫃上、油木地板上,慢慢漫延到廚房、廁所、陽台……

那些褪去的顏色,也漸漸開始攀上了阿微的身上……

Image : Still Life – Vase with pink Roses . Vincent Van Gogh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