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決定?

誰的決定?

高層和管理層之間,總有不令人摸不著頭腦的地帶。

學校的架構和公司沒兩樣,在教學方面,由於敝校沒有教學助理(TA),所以我的職級是最低級的教學員工(叫做教師),我的上司很多,學科方面,對上有資深老師(資深老師未必有職級分別,但因為年資高,在科組份量舉足輕重)、再上是科主任,之後是副校長,最後是校長。

校長之下有多少個副校長,視乎學校,由一名到四五名都有。知道有學校是訓導、輔導、課程發展、對外公關各設一個副校長;而一般學校較多是設有兩個副校長。

許多時候,只有校長及副校長們參加的高層會議,會想出各種千奇百怪又不設實際的想法,然後交由科主任帶領(或分派)手下團隊(科組)執行。例如各式 各樣的大龍鳳、開放日加設的新環節等等⋯⋯作為食物鏈的最底層,小薯仔只可以奉命行事,即使明知事情是勞民傷財,只為滿足某個人(或某些人)的意願,也要 如實執行。

但最恐怖的,是小薯仔不會知道高層會議的內容,究竟將要廢枕忘餐去完成的事,真的是「聖旨」?還是有人中間妄自猜度,加入個人判斷?更可怕的是,當事情出了狀況,去開會的人在會上如何陳述事件?也是一個疑問。

話說某年家長日,有家長投設敝科買了書卻很少用到,於是突然一聲「明年本科不買教科書,教材自訂」就玩死所有人。其實,我懷疑家長說的那本「書」並 不是教科書,極大可能是字典或練習,只是沒有人去搞清楚真相,就妄下命令。自訂教材不是不好,但總要些時間過渡,是否必須即時一刀切?這個「不買教科書」 的命令,到底出自哪裡?

邀請講員到校要經過層層上報。可以是科主任說科組要辦什麼類型講座,小薯仔做牛做馬預備一切,埋門一腳卻被「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推翻一切,理由可 以是「只有一級同學能參與」、「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講員政治立場不合適」⋯⋯五花八門,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是不容爭辯及推翻的最終決 定。

究境,在高層的會議中討論情況到底是怎樣的?例如「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一事,是開學時科主任提出要各同事提議舉辦不同類型講座,中文科最常見是作家講座了,於是同事A在科主任的同意下,聯絡了一位寫小說的作家,到校主講小說創作,作家能到校的時間在學年中段。

同事A一直聯絡、接洽這件事,在作家要求最後確定的時候,科主任卻傳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理由據說是有教小說的級別都已經教完小說,在學新的單元,所以「講座內容未能配合學科需要」,而且學生「未能以任何方式展示講座成果」。

同事A當下怒髮衝冠,頭上火焰直逼Inside out 的Anger!卻也只能連聲跟作家道歉,說是學校未能安排時段云云⋯⋯同事A懷疑,到底是學術副校長不批准,還是學校不批准呢?事關學術副校長最喜歡大龍 鳳,所有活動都必須能「能展示學生學習成果」,而作家講座該如何展示成果呢?或者,大龍鳳不夠大,未能合乎學術副校長的要求?

又,同事B意欲辦一團國內學術交流團(是的!中文科嘛!當然要面向祖國,讓學生回祖國多接觸標準普通話,去讀他們看不懂的簡體字啦!),向新來的學 術副校長提議,新副校長表示同意,同事B著手籌辦,同樣埋門一腳,又傳來「學校不批准」五個大字!同事B不明所以,如果學校不同意,是否應該在「提議」階 段否決,而不是「要訂機票」時否決?大家不禁困惑,高層會議上,高層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又是什麼時候否決?

作為小薯仔,總不能事事找校長,被標籤為「麻煩友」是沒運行的!但作為食物鏈的最底層,除了逆來順受,還可以怎樣?(別忘記小薯仔要每年續約的!)

出了這些狀況之後,唯有「少做少錯」⋯⋯

作者FB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自認文青,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