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生日常-檢查篇《西醫的望聞問切》

醫學生日常-檢查篇《西醫的望聞問切》

從病人口中訴說的不適,我們稱之為病徵(Symptoms),病狀(Signs)則是指那些可以藉由觀察或檢查探知的身體變化。在傳統的臨床教學裡,病歷詢問是了解病情的第一步,而身體檢查(Physical examination)往往緊隨其後。

但在現實生活中,醫護人員偶爾會遇上危急關頭、溝通困難等情況,這時候就可能要一心二用地邊問症、邊檢查,甚至只能依賴病者身上的客觀證據來作出診斷,畢竟人會說謊,身體卻很誠實,故檢查結果也是十分重要的破案線索。

為了應付各科的臨床考試,醫學生們都會不時留連在病房內Clerk case,對「有Sign」的病人更是趨之若鶩,紛紛前來拜訪學習。到了考試當天,我們便要在數分鐘的限時內完成指定系統的身體檢查,按著視、觸、叩、聽的次序,把所學的招式通通運用出來,就如在師傅面前耍出一整套拳!

1. 事先預備

在正式檢查之前,首先要取得病人同意,再找來一位病房同事幫忙借眼,並把床簾拉上以保障私隱,這就構成基礎的3C──Consent、Chaperone和Curtain了。進行不同系統的檢查,適當的袒露位置與躺臥姿勢也有所差異,例如檢查腹部時要讓病人平躺放鬆、婦科檢查會採用特製腳踏使雙腿張開、病人在探肛檢查中要像蝦米般屈膝側臥等等。

2. 一般檢查

紅黃藍白的面色揭示了體內的奧祕,高矮肥瘦的身軀可以指向不同的內分泌疾病,頭頸四肢、眼耳口鼻的形態能夠讓人分辨出形形色色的綜合症,在一般檢查(General examination)裡細心觀察,根據病者的外貌、神態或姿勢作人物速寫,有時候會讓你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從伯伯紊亂的脈搏發現心房顫動;氣喘如牛的老太婆過往有心臟衰竭的病歷;臉色蒼白的女孩可能因月經過多而引致貧血;一身蠟黃皮膚的男子原來患上了肝硬化;眼瞼下垂的男生看起來總是沒精打采,其實是重肌無力症的臨床表現;目露凶光的女士未必如想像中可怕,眼球突出或許是甲狀腺亢進的徵狀……我們雖然並不篤信風水命理,但這種另類的「睇相」也是一門學問呢。

3. 視診

深呼吸時胸廓呈現不對稱的起伏。右上腹刻劃著一道手術疤痕。蜿蜒曲折的靜脈血管匍匐在兩邊小腿上。視診(Inspection)比一般檢查較為集中,針對各個系統而定,目視觀察的局部位置與注意事項都有所不同。

4. 觸診

接觸病人前,別忘了要利用酒精潔手液消毒雙手,也緊記要問清楚他們有沒有任何疼痛的地方,因為弄痛病人可是臨床考試的大忌,要是對方突然哇哇大叫起來,考官也難以給你打出合格的分數吧。

顧名思義,醫生在進行觸診(Palpation)時需要觸碰或按壓病人的相關部位作檢查,例如以指尖在乳房四周順時針打圈找出硬塊,或是穿上手套把一根指頭探進肛門作前列腺檢查。要是事先未有將過程解釋清楚,床邊又沒有Chaperone的見證,雙方就很容易產生不必要的誤會了。

5. 叩診

將左手中指緊貼胸前的肋骨間隙,再以腕力用右手中指指尖敲擊前者的中段指節,這就是呼吸系統裡叩診(Percussion)的基本動作了,氣胸個案會迴響出異常響亮的鼓音,肺積水則會傳來鈍重的濁音,把雙手轉移到病人的肚皮上,憑著叩診也同樣能找出腹腔積水的水平位置。

5. 聽診

最後一步是聽診(Auscultation),聽筒(Stethoscope)會從體內傳遞出各種各樣的聲音:因空氣經過收窄的氣管而發出的高頻喘鳴聲、心瓣未能正常開合時產生的心雜音、頸動脈狹窄造成的血管流動聲、腸臟阻塞形成的活躍蠕動聲……

忘不了第一次在教授的指導下,從病人一呼一吸間觸摸到那異常腫大的肝臟邊緣;曾與同學於課後結伴到某個術前病房Clerk case,懷著尋寶般的心情聽盡了各種罕見的心雜音;還記得在某次外科臨床考試,見過一個碩壯得撐破表皮並已腐爛發臭的乳癌腫瘤……

就算教科書裡的描述文字多麼仔細、網上的參考圖片或錄音如何逼真,在病房裡身歷其境才能真正加深你對各種病狀的印象!但「練拳」的時候也切忌走火入魔,不要忘記眼前的 sign 其實正代表著別人的不幸,我們努力打好問症與檢查的基本功,就是為了將來能夠好好應用在病人身上呢。

Image source :  paediatric house call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一個愛文字多於數理的醫科女生,來到被醫學院偷走的第五年,希望把握僅餘青春,將習醫路上的一點一滴放進儲思盤,日後在時光隧道的盡頭回首,會看見那個曾經閃閃亮亮的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