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ng 9:犯駁嚴重,未見成熟的荒島懸疑劇

Missing 9:犯駁嚴重,未見成熟的荒島懸疑劇

現今的韓劇題材及細節繼續發展,題材亦越來越廣泛。之前一齣劇題材上的確很新鮮,與以往大類題材的韓劇不太一樣,但始終有這些突破的同時,亦需要更好的情節鋪排及劇情布局。可惜,荒島作新型題村的《Missing 9》做不到這一點。

《Missing 9》為 MBC 去年年末最後一齣水木連續劇,由《陷入純情》鄭敬淏及《我的女兒,琴四月》白珍熙主演。以娛樂經紀公司乘坐的私人飛機墜毀事故及無人島求生為題材,描述主角們如何揭穿公司內存在的矛盾及陰謀。當初亦傳出過主演的更換,而且會以無人島作為題材時,吸引了韓迷的視線。可惜,當中的情節犯駁及不合情理,已令此劇大打折扣。

此劇已充分顯露出編劇及導演在編排情節上的粗糙,因為情節犯駁位多得不能想像,而去到結局依然是有不少不合情理的地方。由此不能盡錄的關係,所以唯有列出三處我最深刻印象,換句話說,是最不能接受的犯駁。

第一,劇情中段說到主角們在無人島上見到中國的漁船,而船長拯救他們,想承載他們逃出荒島時,男主角卻不斷拖延時間,說要救已被奸角打傷的記者,而那記者基本上已失血過多差不多死亡。男主角卻走回島內說救他,而且還說因要全員逃走,所以要拯救大家已知曉在島上殺人的奸角。其實這一幕對於在荒島求存的人,是不合情理,雖然希望曾是同一經紀公司的成員一起出走,但明知道那奸角會殺同行的人,甚至自私地不批准他們用充氣艇救人,為何還要和他一起搭船呢?其實這如引狼入室沒什麼分別。

第二,當沉船之後主角們陸續生還之後,就意圖揭發自己公司存在的各種陰謀,例如一直成為主角們陰影的作曲人自殺的事件。而其中一名主角的電話無意在事故發生時錄到原來是副代表把他推下樓的情形的錄音,其後在運送遺失物品的箱子中,發現了這電話。被奸角知道後,就展開了一場追逐戰,為了銷毁那部電話。但在最後一次調查結果發布會上,為了推翻奸角及副代表的證詞,其實已將錄音複製了在記者會上播出,其實為何還要加插一場沒什麼意義的主角奸角追擊戰呢?不但不合情理,而且有「為緊張而緊張」的感覺。

另外,結局雖然是預料中的大團圓結局,但去到結局依然是不合情理。奸角崔泰浩先有傷人,然後在無人島上殺人。以韓國法例,謀殺罪加上傷人,已經需要無期徒刑,甚至終身監禁。例如2014年世越號事件中,船長亦涉嫌謀殺被判無期徒刑,其後更改判為終身監禁。當然這例子亦被視為是朴槿惠政府的陰謀,但重點是謀殺罪的判刑在韓國是非常嚴重。那為何與判決時隔不長的結局中,奸角能這麼快出獄與主角們聚在一起呢?這亦令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令我做了不少關於韓國法例中的死刑及終身監禁的研究,都發現這在現實中是不太可能的。除非總統進行特赦或期間進行假釋,但結局中亦沒有交代。

除了劇情上的犯駁,關於荒島上求存的情節亦存在不合邏輯的地方。例如在荒島上差不多兩星期,就說在海裡找到大部分完整無缺的行李箱,還從入面找到零食支撐生命。我認為行李箱在海裡浸了這麼久,是完整無缺亦略嫌牽強。而且未找到行李箱時,男主角竟然一條鬍鬚都沒長過,這亦是說不過去的細節。

本身對《Missing 9》較創新的題材亦頗有期望,但當中情節上的犯駁,以及粗疏的細節令我不能接受,甚至有「割椅」之衝動。希望日後的作品有創新題材的同時,亦能把細節及劇情處理得更好。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