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A 拉乘客落機 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UA 拉乘客落機 花生?華裔?公關災難!?

今日最大粒花生,一定係是 UA 強行將乘客從機艙上拉走這一件事。

新聞的內容就不多說了,各位可以自行在網上搜尋。值得說的是新聞報道以外的種種細節。

華裔、亞裔、美國人

這段新聞第一件事 alert 到我的是「華裔」這兩個字。似乎跟隨這幾年間大國崛起之後,「華裔」這兩個字就變得不容冒犯。有很多人有一種奇怪的代入,覺得葉問被鬼佬欺侮的年代仍在, 一有什麼不妥當就覺得是因為華裔所以被人針對。甚至有時演變得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樣。

就先從這一單新聞說起吧。這一名乘客姓甚名誰都未清楚,但看起來的確是亞洲面孔,有沒有人想過這一名乘客可能根本不是「華裔」?這名乘客有沒有機會是東南亞、日本或者韓國人呢?如果「華裔」這個字眼變成「亞裔」, 我們就是否就會對這單新聞不聞不問?

而這名乘客據說是一位醫生,而且還要趕回醫院應診。那麼他就很有可能是美國居民。這件事是航空公司安排不當,加上機場警察使用過度武力,受害人是美國居民,和什麼種族有什麼必然關係嗎?「中國人」從來有一種很有趣的情況: 任何人只要有一個華裔姓名,看起來又像華裔,就會開始認親認戚起來。好像以前的關穎珊,張德培,馬友友等等,「中國人」社會和中文媒體經常都把他們當成好像「中國人」一樣看待。但其實他們是在美國長大和受教育,不折不扣的美國人,他們和「中國」這個概念其實是完全沒有關係。

所以今次各大媒體強調華裔來報導這一則新聞,可說是非常沒有眼界。蘋果和東方都有引述這位乘客說「這應該因為自己是華裔有關」。但如果大家肯花一點點時間去搜尋一下外電, 就會發現其他媒體例如《英國衛報》和《每日電訊報》都沒有陳述這句說話,更加沒有把焦點放在種族之上。我不敢說這件事一定沒有種族歧視的成分,但這同時不也就沒有辦法證明這件事與種族歧視有關嗎?作為新聞媒體如果未能核實的消息,當然就不應妄自設定立場。這一方面,無論香港的媒體和讀者都應該自我檢討。

「公關災難」的災難在哪裏?

最近幾年非常流行「公關災難」這個講法,就是拙劣的公關令小事化大,進而令公司蒙受巨大損失。今次 UA 這個例子無疑是非常惡劣:僵化的程序再加上不用腦的機場警察,碰巧遇上高教育程度的少數族裔,加上有清楚的影片拍到整個非常惡劣的過程,集齊各樣不利而敏感的元素,足夠令一家公司蒙上永遠洗不掉的污名。

然而在媒體上嘲弄 UA,如果沒有做成真正損失的話,其實也不算什麼災難。這時候我們不妨看看 UA 在 facebook 上的公告和其他用戶的反應:

UA 的一個 “Re-accommodate”,簡直就和梁振英政府任內的無恥語言偽術看齊。本來把乘客拖出機倉已經足以震驚美國三億幾人,這句試圖美化暴行的 “Re-accommodate” 就更把民衆的憤怒推上高峰。

隨之而來不少民眾決定取消訂單,更嚴重的打擊就是很多公司直接取消與 UA 航空的合作關係。普羅市民有這種決心和能量,才能對這種公司作出相應的打擊。 平常很多國家的人都會嘲笑美國的種種不是,但一到遇上問題,美國民眾對公民權利的認知和堅守的態度,卻不是其他國家學得來。像香港幾多次所謂「公關災難」,最後涉事的公司有沒有損失?且回想香港麥當勞曾經陷入食安危機,公關的反應也是一樣糟糕,但現在誰又還記得?相對在日本麥當勞,同樣因為食安問題,它就被消費者唾棄到幾乎要全線結業。

所以一直説,不團結,不記仇,就衹有做奴隸的份,信焉?

所以食花生之餘,不妨留意旁邊的枝節多一點,自有意料之外的體會。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時間長河中的驚鴻一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