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負能量的人,其實只需要被接受

充滿負能量的人,其實只需要被接受

我也不想常常自憐自怨的,誰會喜歡聽慘情歌,誰會喜歡看悲劇的結局?誰會喜歡看人哭泣。

沒有,沒有人喜歡長期跟一個只懂呻苦的人做朋友,人只喜歡結交正面,積極,性格開朗豁達的朋友。

所以,我身邊的朋友一直也不是很多,

除了把我標籤為負能量者,也把一些不好的特徵套入我身上,例如,沈默寡言、不善交際、性格奇怪,自我中心。

總之,我的整體就是不好的。

至於像我這種思想極度負面的人,也許只能偶然寫寫文章抒發一下内心的鬱悶,就不要大白天時站出來,和別人說你內心的一大堆負面東西,然後遭到別人同情後,又竟然覺得自己竟然可悲到如此地步,需要一個基本沒把你的話放上心的人來同情自己,成就這一個故事中的悲劇角色。

或許會有人甚至把你比上誰家的小孩,

說「他還比你慘啊!」

世界上實在有太多東西,能左右自己的情緒,有時基本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東西,也能低落好一陣子,除了把悲傷放大,也希望別人能夠明白自己已經夠苦了,請勿再傷害我了。

其實抑鬱者最需要的是同情和諒解,只有人能夠徹底地明白自己的悲傷為何而生,自己的世界為何崩壞。

就已經很足夠,不需要別的長篇大論的開解方法。

在朋友面前,他們甚至會認為是我思想太過悲觀了,對於開明的現今社會不入流。

「這是不好的東西」,

但是到底什麼才是正面的思想,難道每一天腦子裡也必須想些好事情,才稱之為正常人,為何我思想比較敏感,偏激一點,就是我不正常。

也許對於,猜疑,妒忌,自大,卑鄙,這些性格特徵才是正常人的特徵。因為這些卑劣的特徵正正為人所歡迎,誰人不喜歡人兇惡。

不兇惡的善者,就只有被標成懦弱者,反之越是充滿心計的人,人人都避遠之,卻尊敬地拜敬他崇高的心胸。

我想,悲傷有時會是一種罪名,至少在香港會是。

我不會想用自己負面的性格來乞求人家的憐憫。

只要有一個人,他能夠全然明白我,和支持我,我就不會經常想做出一些傷害自己的事。

只要母親明白我,

只要旁人不要再說我的性情奇怪而取笑我,

只要這個世界少一點歧視,霸凌,情緒勒索,

只要有人和我說「累了,便休息一下吧,不要再辛苦自己了。」

這樣……

我想這個香港,

會少一點像我這樣負面思想的人存在。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純粹熱愛寫作,喜歡用黑白照上加上一段文字,和你訴說曾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