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機會,你會唔會去偷食?

如果有機會,你會唔會去偷食?

「今日有同事問我如果有機會,我會唔會去偷食。」Mike說。
「咁你點答?」女友Brenda說,並心想這個傻佬一定會答甚麼寧死也不會偷食的答案。
「我話好難講,我都唔肯定自己會唔會偷食。」Mike平常地說。
「咩話!?」Brenda說,內心已即時把生平所學的粗口組合起來隨時爆發。
「但我會喺呢個機會出現之前就阻止,絕對唔會畀自己陷入呢個處境。」Mike說。
「邊有得阻止,如果突然有個索過鄧月平嘅女仔飲醉酒然後叫你送佢返酒店咁點吖!」Brenda怒火中燒地說。
「癡線,邊有可能呀哈哈!」Mike笑說。
「咁如果有個男同事咁問我,我好似你咁答又得唔得?」Brenda說。
「梗係唔得啦!」Mike說。
「你又係咁雙重標準!大男人!自私!你就乜都得,我就乜都唔得,你覺唔覺得自己好過份?我對你好失望!」Brenda說,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其實Mike只是閒話家常地與女友分享平日與同事的對話,從沒想過會演變成星球大戰。明明第一天上班已向同事宣佈自己有女友,平日趕著下班也是為了見女友,所有事都以女友為先,這次本想表達自己平日已很自律,連令自己偷食的機會都一一阻止,卻不知那裡出了錯,誤中地雷而被炸得粉身碎骨,實在大惑不解,唯有向朋友阿輝求救。

「我明明咩都無做過,女友就嬲咗我,我都無偷食,佢就當我食咗,女人嘅幻想小宇宙真係好得人驚。」Mike嘆氣地說。
「你真係傻,邊有人會咁答,女人好簡單,你答啲佢鍾意聽嘅嘢咪算囉。」阿輝說。
「如果我答我一定唔會偷食,你唔覺得好假咩?就等同啲人成日講我永遠愛你一樣,根本無人可以保證到永遠。」Mike說。
「你唔好再講到咁深喇,總之你記住女人淨係鍾意聽假嘢,越假越好。」阿輝說。

至於Brenda,當然也是氣上心頭要找人發泄,於是也找了好友Crystal傾訴。

「佢竟然話如果有機會都唔知自己會唔會偷食,你話嬲唔嬲吖!?」Brenda說。
「佢不嬲都對你好好㗎喎,又緊張你,點會偷食呀,頂多話佢傻囉,用字用得唔好。」Crystal說。
「唉,可能係我自己有陰影啦,覺得佢又會好似以前嗰個賤男咁偷食。」Brenda說。
「前人嘅錯係唔應該由而家嘅人嚟承受。」Crystal說。
「其實冷靜啲諗,佢又真係唔似會偷食嘅。」Brenda說。

兩個人相處總有誤解的時候,吵架亦是正常不過的事,最重要是冷靜過後願意與對方溝通,往往都會發現只是小事一宗。女人請記著行動永遠重要過花言巧語,而男人則要學習語言藝術,你懂的。

Photo credit: Huffington Pos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十分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淑(熟)女,享受自嘲自諷的life style,仍然相信"Nothing is impossible"的老土金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