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選擇了溫柔

我選擇了溫柔

我在看教宗方濟各的一個影片(請按此連結),我看了至少十次,在敢寫下這篇文章。

因為他在18分鐘裏解答了我這幾年的問題,安撫了我的心靈。我想好好把這件事紀錄下來,送給未來的自己,還有我親愛的讀者們(我很怕你們不願意花18分鐘看這段很重要的影片,而錯過了與教宗奇妙的經歷)。

(註:這不是一篇跟信仰有關的文章,這是一篇有關我們要如何生活下去的文章。另,這篇文章只談到他的教導當中的一兩點。)

教宗說:How wonderful would it be, while we discover faraway planets, we rediscover the needs of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orbiting around us.

我想起我的第一本英文書,那是一本圖畫書,第一頁的教導是人類是群居動物,而不是獨個兒住在一個小島上的人。我對這句話感受很深,因為香港是一個人超多的半島,這是我成長的地方,滿滿都是人。人與人之間有和諧,可以有愛;也可以有磨擦,甚至討厭對方、傷害對方。

我跟媽媽最近時有口角,因為她與我的價值觀十分不同。她喜歡家庭的生活、我喜歡避世;她喜歡討論吃喝玩樂的事,我想把這些事減至最basic的狀態。於是我們一星期唯一一次的Facetime幾乎都是吵架收場,我總是氣憤的拋下一句:「以後都唔返黎香港啦﹗」便逃之夭夭,留下遠在香港的母親獨個兒的在憤怒傷心。

教宗說得對,在我們身邊重要的人,我們要去思考他們的需要;然後我們因著愛,要調整我們生活的步伐和習慣,不再這樣自我中心的要求對方100%的迎合我們。

除了我的媽媽,我也想到我的朋友。反問自己,約去街吃飯的時候是否嘻嘻哈哈講去旅行買東西的風花雪月就散Band,還是我真的有去關心他們呢?在嘆英式下午茶的三個小時這麼長,我們可以講少一點別人的八卦,多一點內心的感受嗎。

教宗說:A single individual is enough for the hope to exist, and that individual can be you.  And then there will be another “you”, and another “you”, and then it turns into an “us”. when there is an “us”, there begins a revolution.

香港的怨氣超重的,在這個小小的半島上,超載了的人,也超載了他們的怨氣都。每天看臉書,有人罵讓座、最近連捐血也有罵;在街上很容易看到人起口角;有人特登寫篇文寸麥明詩用不好的英語回應林作😂;看了TVB《不會撤嬌的女人》十二分鐘,已經有商店店主投訴、香港女人罵內地女人的劇情。

教宗當然不是在討論TVB的劇情,但他說的是都關我們卑微的每個人的事。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要去第三世界幫助難民才算是wonderful world。不是的,而是我們要想想環繞著我們而轉的人的需要。

教宗的教導剛好echo了我剛聽了一podcast: The Minimalists Podcast – Focus(請按此連結)。 其中提到在負面的社會和媒體中保持毎人對生活的心追求和焦點。我們想自己的生活充斥更多更多的愛和幸福,還是更多的憤怒和不滿?You tell me.

如果你,和你,和你,逐一減低去罵人或食花生看人被罵,我們是不是會快樂一點呢?

因為教宗也說了:The revolution of tenderness. .. Tenderness means to use our hands and our hearts to comfort the other, to take care of those in need. …Tenderness is a path of choice.

愛別人最具體的行為表現,就是溫柔。溫柔的語言和行為去安撫和照顧其他人。

我選擇了溫柔的去愛環繞著我身邊的人,包括陌生的人。包括我的媽媽、港女、公司的老屎忽、水貨客、在地鐵上整個身倚著柱子的人。

只少我試試看,為我的快樂和精神健康出一分力。

—-

教宗在十八分鐘裹還教導了很多的東西,我以上的體會隨著時間和經歷也會改良、變成熟。這只是我想紀錄我學到的功課而矣,也很祈盼大家可以花一點時間看看這一個video,it is some powerful stuff.

再會

Instagram: Midorilondon

Facebook: midorilondon 
喜歡請分享,愛我請關注唷﹗<3
Image courtesy: viewbug.com

Photo credit: http://www.papalartifacts.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