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頭丸,聰明藥,填色比賽

搖頭丸,聰明藥,填色比賽

看了一篇報導,講英國有個女孩嗑藥,卻因買來的搖頭丸濃度過高中毒而死。死者母親沒有怪罪毒販,卻怪罪以禁令逼使軟性毒品被打到地下的政府,指如果軟性毒品合法化並受政府規管質量,女兒就不會送命。因此她積極爭取娛樂藥物合法化,又將軟性毒品與煙酒相提並論,指既然煙酒會上癮亂性都未被禁,政府對軟性毒品亦應一視同仁。

我覺得這種邏輯好奇怪,吃飯時跟老公討論,結論是那些論點是提倡禁煙禁酒的理據,而不是提倡軟性毒品合法化的理由。更何況要得到快樂,煙酒毒品都只是達到一時歡愉的歪路,正面而有意義的生活方式才是治本踏實的途徑。

講著講著,就講到牛津劍橋生吃聰明藥應試,校方計劃考試前藥檢的新聞;然後又講到香港家長老是懷疑子女患ADHD而送去醫生看診開藥的舊聞。

孩子聽著爸媽高談闊論來送飯,也算是通識一種吧。後來女兒問我:「媽媽,如果將來我的同學都吃藥考試,那我不就會考第尾、不及格嗎?」前幾天見識過填色比賽請槍的不公,女兒現在又聽到考試原來可以吃藥助攻,所以比較敏感。

老師說女兒讀書算不錯,不過可能因為我「督促不力」,所以不太在乎分數名次。話雖如此,「考第尾、不及格」還是每個小學生的惡夢。

我說,所以媽媽送你去這間學校呀,有些學校80分才算及格,這裡60分就及格。有些學校的爸爸媽媽很想小朋友考100分,天天送他們去補習,但媽媽不是這樣想,你的學校也不是這樣。你和你的同學都用不著吃藥去考試,所以你不用擔心。即使有人這樣做,也是他們的問題,那是走歪路、抄捷徑。你要爭取好成績,走正路、盡了力就足夠了。

聽到這裡,女兒好像放心了一些。才六七歲的人兒,看到的世界本來應該是像童話故事書裡般美好繽紛,卻因為兩件小事而忽然變得有點殘酷灰暗。是不是社會有病了?

image : Top Otc Alternatives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