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放手

記得他還有力氣的時候,曾經向我舉起過拇指。

他因中風以及肺功能衰竭而入院。他在幾個月前也曾中風,但上一次住院期間,他的機功恢復得很好,可以徒步走出醫院。

中風有機會再次侵襲病人,這一次他不只是肺功能衰竭,心臟酵素也很高,腎功能也每況愈下。

住院的初期,伯伯可以向我們做些動作表示自己很好。

可是,可能因為他再次中風,他的吞嚥能力不足,即使把藥物弄碎再加凝固粉,他也吞不下。眼見他的家人跟他說加油,但我們知道呑嚥能力不是加油就可以提升。另一個方案就是為伯伯插入胃喉幫助進食,但是他要依靠呼吸機才可以長期維持呼吸,而插胃喉需要把呼吸機移開,過程對於他的呼吸有一定的危險。

我們明白,肚子餓了可以以口進食最為理想。但是,如果呑嚥的肌肉不能協助吞嚥,食物很大機會進入肺部造成吸入性肺炎。因此,我們時常解釋:先搞好條氣,先可以再諗食野。

伯伯的情況非常不樂觀,不同專科的醫生也有跟家人談論過假若他的心藏停頓,不進行心肺復甦。家人每一次都拒絕,他們說想試一次。

其實不進行心肺復甦,不等於唔醫唔救,只是時候到了,我們讓他安然地走。當然,也視乎個別病人的年齡,本身的病歷,去衡量進行心肺復甦後,可以換到更多的日子。

伯伯的兒子因工作關係,晚上才可以看他。雖然我們認為,他未必明白伯伯的情況已經很差,因此想繼續心肺復甦。我也閃過,假若床上的是我的爸爸,我是否可以很灑脫的放手?

伯伯長期戴著呼吸機,其實看到他很辛苦,他時常想把呼吸機拔掉,我們只好為他繫上手帶,因為他干擾治療。曾經有同事說過,臨終前被手帶背心繋著有點可憐,但是呼吸困難的病人神志不清的時候,會想把身上所有的東西除掉,甚至爬出床,護士們有責任減少意外發生。

工作太忙碌有時會使人盲目,但我對這位伯伯的印象很深,因為我很明白為什麼家人要堅持,但我們和家人都一同看著伯伯走下波,他們雖然很傷心也不願意,但最後他們不再進行心肺復甦,陪伴著伯伯心跳停止,陪他走完最後的一段路。放手不是不救,只是明白每事都有個期限,我們陪他走過最後的日子。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