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好來好去

[有些感情] 好來好去

回望又怎樣,重遇又怎樣,還是會揮手,告別了對方。

-----------------------------------

小睡片刻後,阿宏望望掛在牆上那黑白分明的時鐘,原來已經是晚上七時多,他便快速地穿回一小時前脫下的外衣出外用餐,因為他怕在今天午餐後想到要去光顧的餐廳已關,他拿起門匙便急步離開住所,跑到餐廳門前向登記的侍應生說:「兩位,麻煩你!」侍應生望望阿宏身後說:「先生,另一位是否在附近了?我們餐廳是要齊人才可入座。」阿宏這才醒過來說:「啊!對不起,是一位,我忘了朋友早說了有事不來。」侍應生帶著微笑對阿宏說:「沒關係,那請進來吧!我們今晚的特選晚餐是安格斯牛扒配香濃忌廉磨菇湯,你可考慮考慮。」阿宏禮貌地接過餐牌說:「讓我看看,謝謝!」

這是阿宏自與阿悠分手後第一次單獨來這間餐廳,以往他總是與阿悠一起來,而阿悠總是第一時間與侍應生說:「兩位兩位,要等多久?今晚有什麼特選餐?」然而今晚卻只得自己。其實阿宏是感到有點落寞,因為分手始終只是兩個月前的事,但他總是在想不能這樣逃避自己下去,要醫好傷心,首先是要擁抱傷心。阿宏輕輕的點點頭,就像在為自己打氣,打開餐牌然後叫了侍應生過來說:「我想要這個特式雙層芝士海鮮焗飯,加一個大蝦沙律,還要一杯凍咖啡。」侍應生接過餐牌說:「焗飯大概要等十五至二十分鐘可以嗎?」阿宏微笑著說:「沒有問題!」這些都是阿宏在這間餐廳沒有吃過的,阿宏感到一絲快樂,終於可以為自己點選食物,不用由阿悠來操心。

阿宏安靜地等著,忽然手機響起來,螢幕的來電顯示是他的好友阿明:「喂!來不來唱 K?」阿宏想了幾秒時間後說:「不來了,我還未吃飯。」阿明說:「飯後來啦!」阿宏再推說:「不來了,今天實在累死,下次吧!」阿明此時輕聲的說:「阿悠晚一點也來,你不是想著她嗎?不是想與她舊情復熾嗎?出來吧!」阿宏看著剛送來的大蝦沙律與凍咖啡便下了決心說:「不來了,你與她玩得開心一點就可以了!」阿明嘆口氣說:「真的不來?難得有機會呢!」阿宏笑著說:「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阿明笑說:「那好吧!下星期再找你吃飯,OK?」阿宏爽快答應然後掛線。阿宏一直以為阿悠是自己的弱點,以為自己只要聽到她的名字有多勉強的事也會奉陪到底,但原來那度看不見多深的傷口已開始痊癒。

就在阿宏低頭吃著大蝦之時,他要的焗飯也送到:「阿宏?」阿宏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聲音,他抬頭看看面前的侍應生說:「阿悠?妳不是與阿明去玩嗎?」語氣自然得連自己也吃驚,阿悠放下焗飯與餐巾說:「是啊!今晚是我在這餐廳兼職的最後一晚,阿明說要為我慶祝!」阿宏點點頭然後繼續低頭吃著大蝦,阿悠坐下來說:「想不到在最後一晚才見到你來。」阿宏放下刀叉開玩笑說:「在等我嗎?」想不到阿悠說:「是啊!想看看你好不好,我們只是在愛情路上不再相陪,但在人生路上我仍想陪你啊!」阿宏開始吃他的焗飯,邊吃邊想,這是再見仍是朋友的橋段嗎?阿宏點著頭說:「那妳去玩吧!我還很好呢!」阿悠站起來說:「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就像一對老朋友!」阿宏望著伸出雙手懸浮在空氣中的阿悠,心裡的天使與魔鬼正在對話,天使說:「來個善意的擁抱吧!」魔鬼卻在說:「已不在一起,還演什麼擁抱的戲?」天使再說:「好來好去嘛!」魔鬼又說:「好什麼?那只不過是她想自己好過點吧!」最後,阿宏還是站起來與阿悠擁抱,想什麼也好,起碼好來好去,心裡不用再帶著那點不愉快來生活。

阿悠說:「謝謝你,願你愉快。」

阿宏說:「妳也一樣。」

 

藍言次論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