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藥兵法:風、火、山、林(一)

服藥兵法:風、火、山、林(一)

讀《孫子兵法》,最讓人津津樂道的,總是離不開「風」「火」「山」「林」四個字。

《孫子兵法》在〈軍爭〉裡說: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

在用藥上,「風」「火」「山」「林」這四個字,到底可以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現在,藥罐子不妨跟各位看倌一同分享一下:

一、其疾如風

張預在注釋裡,補充說:
其來疾暴,所向皆靡。

不管是用兵,還是用藥,唯快不破。只有「快」,才會有「風」的速度,才會有「狂風掃落葉」的勁度,「如秋葉之遇風,不足當迅掃也。(《東周列國志.九十八回》)」

《孫子兵法》在〈作戰〉裡說:
故兵聞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國利者,未之有也。
用藥如用兵,只宜速戰速決,不宜戀戰。

常言道:「病向淺中醫。」不難理解,只是拖、拖、拖,只會延誤治療的良機,錯失「疾暴」之勢,累壞自己的身體,待到病入膏肓的時候,「陰陽並,藏氣不定(《史記.扁鵲倉公列傳》)」病情不斷反覆、惡化、擴散,或者待到身體過於虛、體質過於弱的時候,「形羸不能服藥(《史記.扁鵲倉公列傳》)」,連用藥都不能隨心所欲、揮灑自如,這時候,求醫治理,病情較重,藥物較少,固然未必會讓用藥者回天乏術,但是,相較病情初期而言,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這時候,不夠快,便沒有「風」的速度、勁度,自然便沒有「所向皆靡」的力量。

好吧!用兵要快,用藥要快。這一點,我們明白。問題是,到底要多快?

張仲景在《傷寒論.傷寒例》說: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若或差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

簡單說,服藥,不是嫁娶,不需要挑良辰、擇吉日,病症開始浮現的時候,便應該立刻治理,這樣,便會容易痊癒。如果稍有延誤的話,情況便可能會出現變化,可能會惡化,可能會擴散,這時候,雖然想藥到病除,但是,一定會較難根治。

在用兵上,這便是「兵貴神速」的概念。

實際上,在用藥上,這便是「已病早治」的概念。這就是說,在症狀開始浮現的時候,便要立刻用藥,發揮最理想的藥效。

除此之外,「風」,還有一個意思,便是「無形」。

簡單說,你看到「風」嗎?

落葉紛飛,只是風吹過的痕跡。實際上,沒有人真的看過「風」是什麼樣子,對吧?

所以,梅堯臣在注釋裡,補充說:
來無形跡。

這就是說,在用兵上,除了「兵貴神速」外,還要「來無形跡」。

《孫子兵法》在〈軍形〉裡說:
古之善戰者,勝於易勝者。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敵人之謀,初有萌兆,我則潛運以能攻之;用力既少,制勝既微,故曰「易勝」也。

勝於未萌,天下不知,故無智名。曾不血刃,敵國已服,故無勇功也。

用藥如用兵,最理想的情況,便是「來無形跡」,在病症「初有萌兆」的時候,便已經「勝於未萌」,迅速撲滅根源,防止病發,所以「用力既少,制勝既微」,如同風一樣,來的時候,「天下不知」,去的時候,「敵國已服」,無聲無息,來去無蹤。

其實,這個概念,跟「上工治未病」,倒是有幾分異曲同工的味道。

二、其徐如林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徐,緩也。言緩行之時,須有行列如林木也,恐為敵人之掩襲也。

在用藥上,有時候,還是需要「匍匐前進」,緩慢行軍,步步為營,提防敵人偷襲。

舉例說,在服用類固醇的時候,如果情況好轉的話,用藥者便可以減藥,甚至停藥。其中,如果是一些長期服用類固醇的用藥者的話,便需要採用「徐如林」的方法,逐步減少劑量,因為體內的類固醇,長期處於高水平的狀態,身體便會自行進行調整,減少體內自身類固醇的分泌,不難想像,如果貿然停藥、減藥的話,便會減少藥用類固醇的吸收,導致體內的類固醇,突然處於低水平的狀態,便會讓身體一時不能適應,不能作出適時調整,從而會出現戒斷症狀 (Withdrawal Syndrome),例如頭痛、發熱、噁心、嘔吐、疲倦、嗜睡、食慾不振、體重下降的症狀。

當然,看倌看到這裡,不難發現,「徐如林」的重點,是「徐」的緩行,還有「林」的行列,簡單說,在緩行的時候,「如林之森然不亂也。(〈梅堯臣注〉)」

這就是說,減藥、停藥,還是需要「循序漸進,按部就班」,漸進式減藥,根據實際的情況,調節相關的步伐。

所以,在減藥期間,如果出現一些戒斷症狀的話,一般建議,盡快諮詢醫生的意見,看一看是否需要調校進度,延長療程。

 

photo: internet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