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求生備忘錄

校外求生備忘錄

我們期待已久的Assistant Interns(助理實習醫生)終於在五月中旬來到了!去年我們要向即將卸任的Houseman取經學習,現在輪到自己負責帶領幾個師弟師妹,指導他們完成一份份的病房功課,不再孤軍作戰,感覺還真不錯呢。

要傳授文書處理、打豆抽血的技巧並不難,只要他們累積多點實戰經驗自然就會上手,但有些事情卻教不來,要靠每個新紮醫生自行摸索。

去年的我就曾在日記裡寫下一頁Self-Reminder,用以提醒自己在實習期間要避免犯下哪些過錯,要是感到迷惘、氣餒時又該如何應對等等,雖然理想與現實總是有一定的差距,但以下這些都是大家對實習醫生的期望與要求,也是我們要盡力堅守的原則與底線。

─────────────────

1. 別讓自己變成下一個病人

醫院向來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到處埋藏著不可見的惡菌與未知病毒,設備室裡佈滿了銳利的針筒及手術刀,病人也隨身攜備攻擊性武器──屎尿血膿痰!

為肺結核病人檢查視力是我們的功課之一,雖然戴上N95口罩是一件厭煩的事,進出隔離病房也只隔短短數分鐘,但看到Airborne Precaution的指示牌就不要拿自己的健康作賭注吧。

遇到Needle stick injury是不幸也是不慎,意外發生後雙方都要接受抽血檢驗,受害者還要忍受空窗期的漫長等候,所以我每次手持沾了污血的利器時都會加倍留神,由傳遞到 棄置的過程也小心翼翼地依足程序,因為你永遠猜不到眼前的病人有多「毒」,最純潔的嬰兒也可能是乙肝或愛滋病患者呢。

病房裡偶然還會出現一兩個縱火傷人的「狂徒」,碰到這些情況就不要單人匹馬走到床邊了。護士們通常都會主動上前協助,試過要出動四位阿Sir與姑娘合力壓制一個已被五花大綁的暴力伯伯,我才能絲毫無損地為他抽取十多筒血液!

醫護並不是鋼鐵造的,吃飯喝水都是生存的基本要素,萬一血糖過低昏倒了,自己不就成了同伴們的負擔嗎?我們這一行雖然要救急扶危,但首先要學懂怎樣保護自己,安全至上,千萬別讓自己變成下一個傷者或病人啊!

2. 一次也不能踏進的陷阱

Houseman的受訓期正常為十二個月,但要是中途犯下了一些嚴重錯失,就可能會被延長實習期甚至影響更長遠的仕途。涉入風化案或其他刑事罪行當然不值得原諒,而以下兩個則是每個實習醫生都要小心提防的陷阱,隨時一失足成千古恨,害了自己亦害了病人。

止血帶(Tourniquet)是我們經常會用到的裝備,將其捆紮在病人的手臂或腳踝上,透過阻斷血流令血管更顯而易見,方便抽血打豆的工作,但事後一旦忘了鬆脫,把它遺留在病人身上就可能會造成肢端缺血壞死,後果不堪設想。

最近有一宗「輸錯血」的醫療事故在公立醫院發生,大眾如此關注亦不無道理,因為不相容的血包有機會造成急性溶血性輸血反應(Acute hemolytic transfusion reaction),所以當我們為病人作配血檢驗(Type & Screen)時,也必須多次核對資料確定無誤,避免血型錯配。假如因為自己的人為疏忽而導致無辜的病人生命受脅,所帶來的內疚將會纏繞一生。

3. 勿以惡小而為之

這個社會只有永不認錯的高官,卻沒有從不犯錯的神醫。初為人醫,犯下小錯總是少不免的,例如漏看了牌板裡的一項功課、轉介信下方欠缺簽名及蓋章、在藥紙上 錯寫了劑量或途徑、在電腦系統點選了多餘的放射檢查……全靠病房護士們仔細閱讀牌板上的一字一句,像媽媽一樣給我們檢查功課,還有藥房、放射科等部門作把 關,剛剛投入工作的我們才能從錯漏中汲取經驗,慢慢熟習起來。

然而工作久了,尤其在值班深夜受到倦怠與睡意的侵襲時,你可能會不自覺地變得馬虎、得過且過,有意或無意間犯下一些平常不會犯的錯。可以只抽取實習醫生負 責的少量血液,將其餘一大堆的檢驗交給抽血員嗎?打鹽水豆不屬於我們的工作範圍,不如讓病人再等一下吧?這些化驗結果看起來有點異常,但明早巡房MO也會 處理的吧?

畢竟工作量繁多,內心有所掙扎亦情有可原,但還是要記得Do No Harm,多扎一針會為病人帶來痛楚,無法從靜脈導管及時注射藥物就會延遲治療,人手、時間許可的話就盡量多做一點吧。勿以惡小而為之,無論再累再睏也要 應Call,在牌板如實寫下每段記錄,對得起良心、做好本分就是最基本的原則。

4. 勿以善小而不為

早上巡房的時間都很有限,主診醫生有時未能抽空向病人詳細解釋病情,當家屬在探病時段問起穿上白袍的我們,要是跟隨過巡房對病情比較熟悉,也不妨多說幾句令他們放心一點。

病人拒絕抽血化驗、接受輸血等治療,護士會吩咐我們為病人簽署一份Refusal Form,其實輕輕一筆就能完成任務,但試著多問幾句了解背後原因,消除對方的疑慮或誤解,病人就有可能改變主意接受醫生的治療方案了。

確認病人的脈搏、心跳與呼吸都消失殆盡,用手電筒探照那空洞散大的雙瞳,你可以選擇在牌板草草寫上幾句就匆匆離去,但完成步驟後重新為死者掀好被子、蓋上 眼皮,輕輕道出一句安息,再手執那張呈水平線的心電圖走向家屬身旁,緩緩地、莊嚴地宣佈死訊,讓他們在遺體送往殮房前陪伴在床邊多一會,這些微不足道的事 或許會讓他們感覺好過一點。

5. 白色巨塔下的生存之道

能夠跟工作伙伴交朋友當然是好事,但醫院內各個部門都論資排輩,病房內外時有不和,團隊之間又常有鬥爭,你看看報導裡那些互相指責的嘴臉就知道了。實習醫 生處於白色巨塔的底層,至少不要到處樹敵、捲入是非,男女關係也要小心處理,盡量跟你的醫生上司、Houseman同伴、病房護士與嬸嬸們都保持良好關係 吧。

犯錯後被人責備當然要誠心道歉,但有時候慘被冤枉也無從上訴,躲起來哭過呻過後就要立即投入工作,讓情緒隨著眼淚蒸發。

遭到病人或家屬的無理對待,我們也要吞聲忍氣,要是膽敢亂發脾氣怒丟牌板,丟架的只會是你自己,在這個時勢到處都有傳媒戒備,連「已知風險」都被扭曲成「醫療事故」,難道你想成為明天的新聞主角嗎?

─────────────────

離開醫學院,你們就要踏進一個危機四伏的職場,這裡滿佈著陷阱、誘惑與紛爭,有些事你要獨善其身,但有些問題卻不能視若無睹。在這個臨近崩潰的醫療制度下,希望新加入的你們能繼續懷著滿腔熱誠,用自己的腳步探索學習,做一個稱職盡責的實習醫生!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一個愛文字多於數理的醫科女生,來到被醫學院偷走的第五年,希望把握僅餘青春,將習醫路上的一點一滴放進儲思盤,日後在時光隧道的盡頭回首,會看見那個曾經閃閃亮亮的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