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必須快樂

母親節必須快樂

兩年前曾執筆書寫母親(〈道德撚慎入:致擁有焦慮母親的你〉http://s.fanpiece.com/2bLh0jQ),那段長達十多年的痛苦日子,兩年後回望,竟真能成為過去。

母親改變了嗎?並沒有。
我改變了嗎?也沒有。

我們仍是我們,本質與性格絲毫未曾改變。

但那份黑色的確止住了。
黑色停留在那些年,再沒有滲透我餘下的人生。
為什麼?
一定有些事情發生了。
的確有些事發生了。

是因為時間嗎?
不,時間一直流動,如果人停留原地,一切必將維持原狀。

如果說兩年前的我,正嘗試放下母親。
兩年後的我,已成功拋掉了母親在身後;
如果說兩年前的我,正學習捨棄希望這回事,
兩年後的我,已不再擁抱希望卻活得自在。

曾經,我以為愛很大,足以解決一切。
然後我發覺愛很美麗動人,卻不足以改變一個老人家的習慣比如相信自己久病成醫的醫術,自行決定食甚麼藥落肚;也不足以扭轉一個人的觀念比如仔女一定要結婚生小朋友才算人生美滿完整。
更不要說以愛解開一個人幾十年的心結放下自己的哀傷與痛楚。
愛很大,只是我們每個人累積的孽與債更大——
那是我們的十字架,終身捆在你我身上。

我不再打算「拯救」母親。
我讓她走自己的路,我也讓自己走自己的路。

甚麼叫好,甚麼叫不好?
她把藥當補品、預防疾病之用算不算不好?
但吃了後她不再疑心自己這裡哪裡不舒服,我就由得她。
她的焦慮、心結要不要治好?
我不知道已經五十幾歲的她有沒有需要挖開幾十年的瘡疤,正面迎擊傷痛。
但我想她每晚準時食藥,能睡上一覺好的,對她對我們似乎都是無比重要的幫助。
我不再恨她。

我想我愛母親,只是那種模式和世人有一點點不同。
比如最好不要見太多,一個星期食一餐飯已經很足夠,我可以聽聽她發嘮叨,但一個星期幾小時真的盡矣,再多,我就會瀕臨崩潰。

昨日母親節,和哥哥家姐夾份送了玉鐲給媽媽,再帶她飲茶買鞋。
媽媽非常高興,笑得很燦爛。
我們都很開心。
然後晚上母親抱怨飲茶很熱氣,令她頭暈,幸好她吃了幾顆藥丸。
今日再收到媽媽的電話,她說我們買的禮物選得實在不好。

這是我的母親。
每晚打給我問我要不要回家吃飯,然後十次有一次我說回去,她會回說「唉,都唔知煮咩俾你食,一係你自己買啲鍾意食嘅餸返嚟?」

我再沒有甚麼感覺。
只要你明白我們不可能和每一個人都相處得好,那就只是和一個人時辰八字不合而已。
家人也講緣份。
做人之苦其中一件是求不得。
但你不再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珍惜你擁有的,不去依賴虛無飄渺的以後,就會踏實快樂很多。

母親節快樂,不因為你有沒有一位好媽媽,
只是你不需要在任何一個日子為難自己。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