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三十去捐血

男人三十去捐血

去年才第一次捐血,之後便遇上不大不小手術一樁,紅十字會的護士要我先休養六個月。所以一生人當中第二次捐血,是剛剛三月底的事情。

不捐血的藉口可以很多,可以比今天我們聽到的更多。我自己便有兩例。

還記得十六歲那年生日,滿腔熱枕,一心想要捐血,還立下目標持續定期捐血,期待或許數十年後某天會成為全港捐血次數最多的人。踏上了當年怡和街捐血站的樓梯,才被告知十八歲以下第一次捐血,需要先得到家長同意。生日當天想做一點有意義的事,冷卻了熱枕卻混和著閉門羹一起吞下肚裡。那時候便沒有再捐血的衝動。

後來進了大學,校園定期會有流動捐血車。當時的新藉口是自己的血型。血庫最缺的通常是O型血,我這些AB型血的人,作用有限,不捐也罷。與我想法的AB型血的人也許為數不少,但恐怕無一比我更丟臉——做了三十多年人,到第一次捐血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是O型血,而不是自己一直以為的AB型血!(事實上,AB型血經過成份分離之後,血小板、白血球、血漿等仍然可以發揮極大作用。)

先把這兩個故事放在前面,是想說明區區不是因為自己捐了血,便自我感覺良好。正相反,三十多歲才第一次捐血,其實實在無謂寫一篇文章丟自己架。

我想說的,是我這一位朋友B。他去年開始廣邀朋友,一起約定定期浩蕩地去捐血。我的第一次(捐血)經驗便是奉獻了給他。

近年朋友見面,不論聚會聯誼婚宴喜慶節日遊船河打邊壚行畫展做世界……總離不開要摸摸酒杯底。這朋友B別開生面,每兩個多月便去捐血,每次都一呼百應。朋友搭上朋友,一起捐血的人也愈多,沒空的朋友也各自找時間到捐血站。捐血當日前後當然不能喝酒,為了讓身體保持適合捐血,連「前四後六」的運動量也多了。這個「聚會」,差點健康得有點過份。

再看看現在的爭拗,有點無謂。連捐血救人也要分國籍政見,這些論調恐怕連西方極右主義黨派都未必想得出來。至於硬說紅十字會發帖詛咒大家的身邊人,更是莫需有的「偽公關災難」。當年報讀急救課程,也曾經類似論述:「88%要用到心肺復甦的情況,是在家居裡發生(父母、伴侶、子女、朋友等)」,難道又是恫嚇急救員嗎?將心比己、推己及人,卻被說成是「言語勒索」,就是當年魯迅所說的「立論難」。

但撇除這些捨本逐末的刁難,只放眼看事情的整體,我可從來沒有想過一班朋友可以約出來捐血,這算是男十三十系列中自己最大的發現。

 

Photo: Healthfacts.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別人不懂說的、不想說的、不敢說的,讓我來告訴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