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星星小森林

[短篇故事] 星星小森林

Jessica 快要推出新專輯,今天一整天她都在戶外拍攝新專輯的封面,十多小時下來她累翻了,回到家她用盡剩餘的力氣卸妝,褪去造型師為她搭配的服裝,換上白恤衫,放下中長頭髮及瀏海,就這麼軟攤在沙發上休息,她什麼都不想再想了。

Jessica 今年 34 歲,出道也十六年了。第一次表演裡,她留著短髮,彈著鋼琴,翻唱著那時當紅女星的歌曲,年紀輕輕的她,因著她的空靈聲線,及寫詞才華,往後她創作出一首又一首大熱歌曲,不用三年,她已攀上天后級的位置,歌唱事業非常成功。一直以來,她身邊不乏男性的追求,但現在,她是單身一人。

Jessica 有著一股神秘的氣質,彷彿沒有人能看透或捉緊她。她,好像會隨時消失於空氣裡般迷幻。

但 Jessica 的生命中,曾經出現過一個男人,讓她很想很想可以就此停留在他身上,不用再於花花世界中苦苦追求什麼,她渴望被他抓緊下來,直到現在,她仍然覺得他是她唯一深愛著的男人。但經過兩度離合,最後他們還是分道揚鑣收場。

偶爾在這些心靈疲憊的獨處時刻,Jessica 才會想起「他」,也渴望有人會為她煮一碗簡單又熱騰騰的煎蛋公仔麵。最慘就是這星期她媽媽出去旅行了,這在這只她一人在家。

就在此刻,門鈴聲響起。Jessica 沒有力氣去窺探誰人找她,她更猜不到此刻會有誰能重要到可以讓她有動力爬起來開門。

直到門外響出她的鄰居先生充滿精神的聲線:「Jessica,我知道妳回家了,妳食飯了嗎?要我幫妳煮碗湯麵嗎?」

Jessica 和阿嵐是彼此對面屋的鄰居。

就因為一碗湯麵,Jessica 竟然抖擻精神起來開門了。映入她眼簾的,果然是她的鄰居先生——阿嵐。他一如以往般穿著米色闊身上衣,和搭配一條黑色長褲,頭髮有點鬆散,眼尾微微下垂,散發出慵懶的神情。Jessica 最喜歡他臉龐的線條,好柔和。

阿嵐比 Jessica 年輕三歲,是她姊姊的同事,他們都在醫院裡的急症室工作。他從來都毫不掩飾自己對 Jessica 的喜歡,這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喜歡,但當然,Jessica 只當他是一枚小歌迷般看待,不過她也樂於接受他對她的一些細心照顧。女人,還是喜歡被人疼。

Jessica 倚在門邊:「你幹嘛那麼注意我的動靜啊?你要不是我姊的同事,我一定會當你是怪歌迷然後抓你去警局的。」她是一個嘴硬的女人,其實得到他人的關愛,她心裡還是高興的。

阿嵐只是從容地笑一笑,毫不介意。

他們認識的六年間,如果同時大家的時間都空閒下來,他們偶爾會在其中一人的家裡一起吃飯,或隨意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聊天。他們也曾經一起看過電影……大概兩次左右吧。

雖然阿嵐常常把握機會圍繞在 Jessica 身邊,但他們的工作都很繁忙,能相處的時間不多,所以 Jessica 從不覺得他過份煩人,阿嵐也識趣,是個懂得進退的男人,不會太過糾纏。有時候,Jessica 還蠻享受被他喜歡的感覺。

開放式廚房裡,阿嵐煮菜的手勢非常乾淨俐落,Jessica 看著不禁傻乎乎地問他:「是因為你是醫生的關係嗎?拿起刀來給人感覺好乾脆瀟灑。」

阿嵐沒有抬頭迎上 Jessica 的視線,只專注切著雞蛋絲和火腿絲,但心裡哭笑不得:「就切一下菜而已,我竟然是在這種小事情上得到妳的讚賞,妳都沒看過我救人時的帥模樣。」

Jessica 裝著嫌棄模樣:「你戴著口罩,誰都看不到吧。」

吃完麵後,阿嵐邀請 Jessica 到他家喝他自家製的草莓白酒。要到一個男人家喝酒,只有他會讓 Jessica 如此放心。

Jessica 的家以森林系的色調作裝潢,她喜歡格子麻布,喜歡兔子布玩偶,喜歡小盆栽;阿嵐的家則以米色和白色為主色,客廳放著一個很大的 CD 櫃,廚房也有好幾套咖啡機和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咖啡豆,Jessica 很少踏入阿嵐的廚房,因為她不喜歡咖啡的味道。玄關那裡放著除了他自己在家穿的黑色拖鞋外,也有一雙是特別為 Jessica 而備的天藍色拖鞋。

今晚不是一個特別的夜晚,Jessica 心裡沒有特別寂寞,他們之間的氣氛沒有特別浪漫,同樣千杯不醉的他們也沒有濃厚的醉意,但 Jessica 喝著酸甜香氣夾雜的草莓白酒,整個人漸漸放鬆下來,她帶點迷濛地盯著阿嵐的臉,沒有原因地,她主動吻上阿嵐的嘴唇。

阿嵐受寵若驚,但卻沒有閉上眼睛回吻,雖然這是他所期待的,不過他還有一絲理性和風度存在。

阿嵐輕輕往後,Jessica 也張開了雙眼。他們近距離地注視著對方,空氣繼續流動,氣氛寧靜柔和。

他們都等著對方先開口,阿嵐忍不住劃破彼此愈拖愈久的尷尬感:「妳喜歡我嗎?」問了之後,他忽然覺得自己像個愚蠢的男孩。

Jessica 面無表情,阿嵐猜不到她的心思。而且她的腦海的確一片空白,現在她的視野中,只有阿嵐靠近的臉龐,她清楚感受到他的呼吸節奏。

Jessica 沒有回答,她只有順著心底念頭的本能,再次把吻更深刻地印在他唇上,身體也更往他貼近起來。

————————————————————————

清晨五時,天色一片濛濛,Jessica 在阿嵐凌亂的黑色床單上醒過來了。漸漸清醒的腦袋讓她記起昨晚的事情。她轉臉看著阿嵐熟睡的樣子,一股厭惡感忽然油然而生。她是厭惡他嗎?還是只是厭惡她自己而已?

她匆忙地起床,坐在床沿攝手攝腳地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就趕快逃離阿嵐的睡房及屋子。

逃回自己的房子裡,Jessica 才能平靜思緒。在走去浴室照鏡子時,她發現自己的鎖骨上多了一條簡約風格的銀色星星吊墜頸鏈。

這是阿嵐昨晚睡前,從床邊的抽屜中拿出來替她戴上的頸鏈。

她心煩氣躁起來,一股怒氣地脫下星星頸鏈,一手拋在流水台上。

兩小時後,Jessica 已經坐在保母車上,聽著助手講解今天的行程:上午的兩個電台訪問、下午的商場活動、及晚上的廣告拍攝。

以 Jessica 現在的人氣,其實已經不用那麼密雜的工作去換取人氣及金錢,如果以前她一聽到公司為她一天之內安排那麼多工作,她一定會不滿申訴,但今天她就是需要這麼大量的工作去逃避思考。

而另一邊廂,阿嵐今天所遇到的急診都是大案件,令到他筋疲力竭,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這可不是阿嵐所期望的,他正渴望可以好好停下來細心的思考,之後他要如何跟 Jessica 好好坐下來談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

阿嵐知道她心裡一直藏著另一個男人,她是糊塗之下,沒有想清楚就跟他發生關係,所以她才會一句話都沒留下就溜走了。但他心裡還是存著一絲盼望,希望 Jessica 能向他表示他在她心裡是有一個特別的位置存在,無論那是佔據多少,昨晚並不只是誤會一場。

電台訪問的空檔中,Jessica 有意沒意地留意著手機。她以為阿嵐會瘋狂地找他,她以為他會想問清楚她的心意,或者他會自作多情地以為她真的愛上了她,而一連串地以情侶地姿態向她告白,說盡甜言蜜語。

結果是什麼都沒有!Jessica 不想承認心中的小失落。

Jessica 完成工作後已經是凌晨時份。她搭電梯的過程中有苦惱地想過阿嵐會不會站在電梯門口楮她,那到時她真的逃不開了。

而到電梯門打開的剎那,Jessica 知道自己想太多了,面前空空如也,什麼人都沒有。自作多情的原來是她自己。她扁著嘴,有點懊惱地開門走進家裡。

回到家裡後,Jessica 沒有聽到任何的門鈴聲,阿嵐沒有找她去確認關係。

「可惡!現在的男人都這麼隨便嗎!」Jessica 邊洗澡邊嘟嚷著。

在套上衣服後,Jessica 發現洗手台上那條今早被她胡亂拋下的星星吊墜銀鏈。

最後,是 Jessica 按捺不住走去按阿嵐家的門鈴。

阿嵐打開門,一臉疲倦。

Jessica 甫入屋就習慣性地搜索及換上她的天藍色拖鞋,這被阿嵐看在眼裡,他心裡莫名有一股溫烘烘的甜蜜。

Jessica 看到他眼角的笑意,整個人更不自然。

阿嵐俓自走到陽台拾起薄荷煙繼續吸煙:「找我什麼事?」

Jessica 像隻小狗狗跟住主人般走去阿嵐的位置:「我不知道原來你有吸煙的習慣,真看不出來。」

阿嵐失笑:「你不知道我的事情可多了,而且吸煙也有樣子可以看嗎?」人不可以貌相嘛,而且他又不是在做壞事。

Jessica 一個拳頭降落在阿嵐的背上,發洩出她的悶氣。

阿嵐不禁叫痛:「用不用這樣大力呀!這跟妳平常的形象不符喔。」

微風吹得 Jessica 的髮絲微微飛揚,也襯托她現在微怒的心情:「你佔了我便宜耶。」

阿嵐放下薄荷煙,羞赧地拉著 Jessica 走回屋子,關上陽台門:「不要這麼大聲,說不定樓下會有狗仔隊。」他的警覺性竟然比當明星的她還要高。

Jessica 直接詢問:「你為什麼不找我?」

阿嵐看進 Jessica 的眼睛裡,攤攤手:「妳自己都逃跑了,那我為什麼還要主動糾纏妳,好像逼迫妳呢?我不想當糾纏鬼。而且我就要看妳會隔多久才來找我,沒想到就一天妳就來了。」其實他心裡是高興的。

Jessica 挑起眼皮:「所以你是在看我笑話,耍我囉?」

阿嵐無奈掀起嘴角,語氣滲著苦澀:「是妳在耍我吧。我給妳戴上的頸鏈妳都脫了,這就是妳的答案了吧。」

Jessica 怔著,說不出話來。

面對著 Jessica 的無言,阿嵐更覺心裡難過,最後落入 Jessica 眼中的,是阿嵐看不出情緒的背影。

————————————————————————

往後一個月來,Jessica 都再沒有跟阿嵐打過照面。雖然同住在一層樓,但陌生起來,可以連彼此一個影子也踫不到。

「他是在故意躲我嗎?竟然做到那麼徹底!」Jessica 當然有這樣懷疑過。

在某個電視節目裡,Jessica遇 到了一位城中很有名的中年女性占卜師,在完成節目後,占卜師請她留步:「妳可以留下來一會,我再幫妳占個卦嗎?我在妳身上看到一股特別的磁場,不知是好是壞,但我想幫助妳去化解它。」

雖然她並不著迷神秘的占卜術,也覺得這位占卜師感覺好招搖撞騙,但礙於禮貌上而及占卜師的巨大名氣,她的助理還是勸勉她多逗留一會,最後 Jessica 只好勉強答應。

在保母車裡,Jessica 無聊地把玩著手上的透明水晶球,這是占卜師送給她的禮物。占卜師說她的感情運不好,一生中只有一個時機能遇到她的真命天子,若果她不能好好把握而錯過了機會,就很有可能單身一輩子。

當時 Jessica 心裡不斷暗罵這個咀咒她的占卜師,但她身邊的助理比她自己還要著緊,急問占卜師有沒有解救的方法。最後,占卜師送了 Jessica 這一個水晶球,占卜師在耳邊小聲道:「只要在合適的時機,妳就會看到水晶球內浮起一片森林的景象,當中會出現妳命定伴侶的模樣,妳要好好記著他的樣子呀。」

Jessica 偷翻白眼,也學占卜師般小聲回應:「那我看到他的樣子後,我會知道他在哪個地方出沒嗎?我要如何遇見他,和我們會在哪時候相遇?」

占卜師:「這要靠你們之間的命運與際遇了,這水晶球只能讓妳窺探到他的樣子,以致你們遇見時妳不會錯過對方,但愛情會何時發生,還是要依靠你們自己了。」

Jessica 暗付:「妳好樣的!」招搖撞騙到這種程度,那我看見他的樣子又能如何呀,還不是一樣要等待。

————————————————————————

阿嵐今天要上大夜班,通常凌晨時份是急診的高峰時段,本來他已然調整好心情去面對一整晚的忙碌了,可是從樓下的管理員,到走去停車場的路上,經過阿嵐身旁的人都會向他投以異樣的目光,讓他覺得自己好像頭上長了角似的,還是他臉上沾了飯粒?這些目光都讓他極為不自在。

當阿嵐在駕車去上班的途中,經過隧道口的大型海報後,他終於明白之前路人奇怪的注視眼光是什麼一回事了。

他的樣子被刊登在大型海報上,上面還印著「尋人啟示」四個大字,底下印著若尋見此男子,要快點把他歸還給 Jessica,旁邊還印著她的樣子,誰不認識這位大明星呀。

事情不只這麼簡單,他從手機上收到好幾位朋友及同事紛紛傳來的照片,原來在好幾間商場的大螢幕裡,今天的報紙上,都刊登著印著他照片的「尋人啟示」。他只是在白天睡了一覺,就好像已和世界的資訊脫軌,原來他已忽然「一夜成名」了。

「Jessica 這個女明星啊,什麼絕招都能使出以後還真不能得罪她。」阿嵐搖頭暗付。

經過一整天旁人帶著趣味的目光及同事們一連串的「拷問」,下班後的早上時份,阿嵐決定乖巧地拜訪 Jessica,滿足她要找到他的要求。

當電梯門口一打開,阿嵐看到穿著淡橘子裙子的 Jessica 一臉驕傲地站在他對面,他只能展出一副「敗給妳」,但又滲出快樂的模樣。

Jessica 並沒有在水晶球內看到任何一片森林,也沒有從中看到什麼人的樣子,而且她還不小心把水晶球打破了,當她的助手驚慌大喊她要嫁不出去的時候,她冷靜地在包包裡想翻出紙巾包時,意外翻出那條阿嵐送給她的星星吊墜銀鏈。難怪這一個月來她都找不到它,她以為銀鏈不見了,害她當時還流了幾行眼淚,原來不知何時她把銀鏈放在包包裡頭了。

Jessica 把星星銀鏈握在手掌心,彷彿感覺到阿嵐擁抱她時的溫度,和他身上像牛奶般的氣味。她突然好想見到他,但她知道他在避開她,工作不定的時兩人,很難可以在她預期中見到一面,而身為一個當紅天后,那她只好發揮一下她的影響力,讓他乖乖在她面前出現囉。

現在,Jessica 渴望的一片幸福星空已在她眼前了。

 

 

譚嘉燕 kat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