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兩次沒有得獎的比賽

記兩次沒有得獎的比賽

這陣子大家都討論幼兒參加比賽的價值和意義,以及父母應該如何看待勝負,我就想起我們家兩次參賽的經歷。

女兒去參加朗誦比賽,在「靠母幹」方面可以說是贏在起跑線,因為為母讀書時曾經是朗誦節三料冠軍,我有信心教得來。況且女兒咬字發音算是不錯的,所以只要教好她如何演繹就行了。

偏偏事與願違,女兒的心理年齡與實際年齡不符,而且極有主見,好難教。我說:「這篇誦材不止一個角色,所以你要用幾種聲音來扮演,聽的人才聽得出誰在說話。」女兒覺得扮聲太白痴,不肯。

我說:「這裡是故事重點,加個動作去配合吧,不用太誇張,這樣就可以。」做個小小動作都嫌太白痴,不肯。

我說:「講故事就是要這樣,你一碌木咁站著讀,沒有人聽得出故事講甚麼啊。媽媽小時候都參加過朗誦比賽,知道怎樣做才好,你就信媽媽一次嘛。」總之就是不肯。

好啦,反正是女兒自己的表演,就不勉強她。首次參賽,只要能夠淡定上台把誦材從頭到尾一字不漏讀完,我覺得已經很了不起,聲情俱茂是bonus,得不得獎就不重要了。

到了比賽那天,有幾個小朋友雖然咬字一般般,但表達得很好,正是我心目中要教女兒做的。女兒聽得出她們咬字錯了,望著我扮鬼臉取笑人家。大家都表演完了,評判在頒獎前先講講整體評語:「這篇文章有兩隻動物在說話,所以要分清楚牠們說話的聲音…… 到了最後,牠被嚇跑了,所以要用點身體語言來表達牠的模樣,例如這樣……」我暗笑,那不就是我一直教女兒做的嘛。

頒獎時刻到了,偏偏就是女兒取笑過的小朋友得獎,她一面詫異,有點納悶,又有點失望,同時頓悟老媽子說的原來沒錯。這場比賽佔了優勢卻沒有勝出,其實是好事,好在讓女兒吃吃苦頭,明白「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還是有點道理。

我說:「評判老師說的都是媽媽說過的,對不對?」點頭。「下次比賽就跟媽媽教的去做好不好?」點頭。「明年還參加嗎?」點點頭。

然後到康文署一人一花計劃,兒子學校搞比賽,選出種得最美的花。往年都有參加和得獎,今年兒子興致勃勃把花苗帶回家,豈料折斷了,根莖藕斷絲連的樣子。不過反正家裡有盆有泥,先把它移到盆裡再算。

兩個月下來,那株苗還是半生不死的樣子,沒有枯死卻沒有長大,我們照樣每天淋水。到了第三個月,同學的盆栽一早長大的長大,開花的開花,我家那盆才奇跡地慢慢冒出第一片新葉。到要交回學校時,我家那盆明顯是輸在起跑線、發育不健全,但我沒有去花墟買盆「四正」的成品充數,而是跟兒子一起畫畫寫字講這盆花死過復生的故事,連同盆栽一同交回。

那次種花比賽當然沒有得獎。至於那盆花,交完功課便帶回家,別家怎樣處理我不知道,我家把它好好繼續種。現在差不多有半年了,長得比兒子要高,這陣子還天天開幾朵花。我們一家都一致同意,種過那麼多花花草草,要數這盆最奇妙。

兩場比賽,一場贏在起跑線,一場輸在起跑線,都沒有得獎,卻有所得著,也是孩子成長過程中難忘的回憶,起碼值得我這個阿媽揮筆一書。倒是真正得過的獎項,只有寫portfolio時會羅列出來,卻沒有甚麼值得一提的地方。阿Q點說,贏得獎項固然開心,但勝負只是一時,而參加比賽時得到經驗、教訓、回憶,才是令人笑到最後的珍寶。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