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恐怖襲擊,我還要儲錢買樓嗎?

面對恐怖襲擊,我還要儲錢買樓嗎?

好多謝問我呢邊有冇受影響啊,叫我小心 d 既你,多謝你百忙中關心我既生命安危(認真)。

其實恐襲呢 d 野冇得小心,驚又冇得驚,唔通全日留係屋企咩。我有唸過如果真係發生,我可以點做呢?走快 d?走邊個方向?攤係地下詐死?恐襲呢 d 野根本係估唔到,正如比人淋漒水都係估唔到。預測唔到估唔到既,我地望個天保佑,望自己運氣?

倫敦個單野都冇咖,係今次曼城一事,屋企番工放工都見到好多警察攞住支大槍細槍,先感覺自己真係生活緊係一個亂世,個種亂世已經唔係以前 d 人打仗咁直接避啊、走啊,係一種怕都怕唔黎既心寒。(然後我當然冇比自己心寒落去,唔唸咪唔寒囉)

好多人覺得,小心 d 啊差、伊斯蘭教教徒,有冇唸過所謂嘅伊斯蘭教嗰啲極端分子,係唔係都會認自己係原兇(我唔係指佢地唔係),等全世界怕左佢,自殺式呢 d 襲擊,真係可以係一個傻既人喺冇參與組織既情況下以為自己做左英雄,又可以係一個真係變態想殺下人既舉動嫁播?

而當全世界去憎恨同怕伊斯蘭教教徒既時候,受益既可能係美國呢 d 愛生事國家,有更多既借口,去糖衣自己去中東大肆破壞,而又順便攞晒 d 石油?

咁住係所謂充滿極端分子嘅國家嘅普通白姓呢?蒙受痛失家園摰愛公平嗎?如果你係一個平凡䖍誠既伊斯蘭教教徒,咁樣比人責罵,出街比人望,公平嗎?

歧視、偏見,呢 d 唔經大腦,冇同理心既行為仲恐怖。

如果真係比你殺晒 d 恐怖份子咁簡單,當年拉登被殺後,唔見得呢個世界和平?

上年巴黎單野,同同事 A 大嘆世界好亂啊,點解人同人之間唔可以和平共處?(好天真托住下巴望住天花咁)感到幸福唔係必然,要珍惜生命,隔左一陣,就繼續問自己仲咩生左粒瘡既時候。

另一位生於戰亂頻繁國家,離開剛出生幾個月既仔,搬到世界另一邊,由教師成為洗碗 既同事B話,
”……係我既人生當中,冇咩邊 d 日子係冇戰亂,冇人死。你可以感恩,知足,但你唔可以怕死,生活仍然要繼續…”。

而講呢翻說話既佢,係一個好樂觀,好快樂既人。

戰爭、人個種自私、無法理解既思想,根本控制唔到。

雖然我係一個好怕變態殺手啊、鬼同昆蟲既人,但我其實唔怕死。

死左有咩大不了姐,死左就唔識痛苦,分分鐘可以同逝去既親人係某個空間食花生。

我唔怕死,但我好怕在世既摰親會怕生活落去。
我相信不幸遇害既人當時已經唔識怕,只係想愛既人好好咁生活落去。
所以大家無論係世界既邊一個角落,唔係要擔心,唔係要怕。

都係要 好好 好好 好好 好好 咁過得開開心心,唔好後悔咁生活吧。

RIP

 

Photo: Inews.co.u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