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3回:雅典娜:戰爭女神 (I)】

《進擊》【第3回:雅典娜:戰爭女神 (I)】

「昨晚11點半左右,粉嶺虎地拗村附近發生四級大火,消防員花了四小時才將火救熄。根據現場報導,懷疑因為一名75歲男子在家中縱火,而火勢亦迅速蔓延到鄰近屋村,消防者花了1小時才將火救熄,多名傷者被帶到鄰近醫院救治。而警員亦即時拘捕該名男子帶回鄰近警署調查,但事隔了兩小時,該名男子被發現於警署羈留室內用電腦線上吊自殺,送院後證實不治,而該名男子後期查出正是NiuTV一名監製的父親。」

* * *

在立法會會議室內,坐在辦公室看電視新聞的梁麗芬,安然放下手中的咖啡,冷笑了一下。
「講嚟聽吓好喎,又係主席嘅傑作呢。」
坐在梁麗芬隔壁的,就是民聯黨主席譚志峰,他嬉皮笑臉地說:「我係咁意搵班人搞搞佢姐,班人見果個老嘢阻住佢哋,咪直接入哂佢數囉。仲好啦,無人阻我哋繼續搵錢嘆世界啦。」
梁麗芬拍了拍譚志峰的肩膀,說:「記得關照成個黨喎,成個新界東北,我哋都有份將佢通過嘅,計返係入面嘅功勞,我哋功不可沒咁喎。」
「放心啦Anne,有世界齊齊做嘛,不過聽日個會小心泛民班_ _,佢地實話要查呢單案㗎啦,投反對啊記得。」
其他黨員離開後,主席叫梁麗芬留低,然後向她說:「唔怕老實話你知啦,我做埋呢屆就退休啦,不過後路就唔洗擔心嘅,你明啦有上面照住嘛。嚟緊又選立會,你頂我主席個位,然後再冧莊,雙贏喎。」
Anne 以一個信任的表情回應志峰,「放心啦主席,我絕對應付得嚟嘅。有上面,We trust。」

* * *

全個電視台辦公室彌漫著冷冰冰的氣氛,一下咳嗽都變得相當響亮。Shirley、Justin等都不敢出聲,不知道如何安慰振永。而振永亦不發一言,手一直在抖。他默默地拿起放在地上的紙皮箱,將枱面上的所有東西放進去。去到門口時,強忍著淚水,淡淡然地說:「有咩事再搵我啊,唔好學我咁啊⋯⋯」

振永落到電視台門口,隨即被一班記者包圍,隔離台的、紙媒網媒的,紛紛上前遞著咪問他問題⋯⋯
「你爸爸係警署自殺有咩感受啊?」「有冇覺得成件事唔合理?」「有冇諗過追究?」
振永抬頭看著數部攝影機,嘴唇還不斷在震:「我唔明白點解差館拘留室會有條LAN線我老豆,同埋我相信我老豆唔會自殺。」
「警方交代話係攞拘留室外面2呎內嘅電腦LAN線,你覺得呢個交代滿唔滿意?」
「如果係真嘅話,我認為佢地有責任公開相關閉路電視片段,釋除大眾同埋我嘅疑慮,尤其我係家屬應該有知情權。」
「下一步行動會係點呢?」
振永知道自己再說就會變得混亂及講多錯多。「今日唔想講咁多啦,我想搞掂老豆嘅事先。」然後就截了的士回家。

坐的士途中,他拿出自己的電話,有數百個Facebook的通知。翻開看看,他的Facebook突然多了數千個交友請求,而且Followers數字有增無減。按Inbox收件箱,數十個訊息彈在電話屏幕面前,頭五個就是「加油!」「支持你啊,節哀順變」「快啲告上法庭告班黑警」「班黑警正_ _,on_ _」「節哀順變啊,你嘅節目好好睇啊,幾時有下集啊」

當看到第五個訊息提到他的節目後,他不禁流下一滴淚出來。而靈機一觸之下,他決定利用Facebook打一篇短文交代他的遭遇⋯⋯
「今天突然收到不少交友請求及Follow,謝謝你們。我是《想知道的真相》的監製李振永。今天收到了電視台的解僱信,原因就不在這裡交代了,也許是與昨晚發生的事情有關吧。現在我只想處理好老豆的身後事,關於是否被自殺等等的傳聞,處理好後會考慮一下之後該怎樣。謝謝。」

發表五分鐘後,已有數百個讚好,留言亦持續增加,除了叫他加油外,還有不少帶著語氣助詞罵警察的。處理好父親的死亡登記、認領屍體後,隔了幾小時,死氣沉沉地回到家,開了雪櫃裡的一瓶啤酒。打開電視,亦是關於他父親的新聞,但多了一段保安局局長陳志祥的受訪片段,而他說的話令他不禁想扔手上的啤酒樽向電視。
「我認為今次事件喺個別事件,唔涉及警員的疏忽職守,警員在拘留期間有遵從守則,拿走所有可能用作自殺用途的工具,而該名男子已被證實是用了拘留房外的電腦線上吊自殺,成件事已無嫌疑。」
「但根據記者現場所見,該名男子嘅屍體有多處傷㾗紅腫,但驗屍報告又無講係咩事,請問局長知唔知咩事呢?」陳志祥沒有回應,立刻就向私家車方向離開了。

沒多久就收到了來自本土香港黨張嫻靜議員專頁傳來的Inbox訊息⋯⋯

「李先生您好,我是立法會議員張嫻靜,聽到現在發生的事感到很惋惜,首先跟您說聲節哀順變。而另外我已準備好聯絡其他民主派議員,打算明天用權力及特權法開始查這次事件。不知道您會否介意?」
振永看到後,猶豫了幾分鐘,就回覆:「多謝您,我沒所謂啦,反正我只是普通市民,在立法會根本無權過問發生什麼事。不過如果要認真表決的話,記得到齊不要缺席就好。」
「是的是的⋯⋯ 節哀順變,加油。」

到了明天立法會會議,張嫻靜議員即時提出利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保安局局長有否在這次事件中失職。輪到梁麗芬發言,她就激動地說:「我唔明今次泛民想搞咩囉,想製造恐慌?明明尋日已經交代左發生咩事,點解唔可以相信我哋香港嘅警察同局長呢?」
張嫻靜即時反駁:「成件事根本無交代清楚,首先2呎內攞條電腦線呢個講法根本荒謬,用常識都解答到嘅問題,唔好同我講你哋唔識諗,我唔明點解建制派議員永遠咁腦殘地維護政府,幫住政府講野囉。」

歷經兩小時討論後,到了表決時間了⋯⋯「出席人數有40位,有15票贊成,25票反對,議案否決。」梁麗芬聽到後立刻拍掌,其後接受傳媒訪問時沾沾自喜地說:「泛民成日想搞風搞雨,但係投票嗰陣又唔到,明顯係度浪費香港人嘅時間,新界東北計劃喺事在必行㗎啦。我好希望泛民議員唔好再搞咁多嘢,阻礙政府發展香港囉。」

振永在家看著電視和Facebook新聞時,激動地說:「又話幫我,其實又係得個桔,_!」從這件事後,他突然閃出一個念頭,就是參選9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既然佢地幫唔到我,不如我自己嚟啦,我要為我老豆報仇。」突然有人按鐘,振永打開門口,原來是Shirley和Justin整個團隊。原來他們都辭職了,而且還說振永去邊,他們就跟到邊。「我哋仲係新人個陣,如果唔係你,我哋可能仲做緊打雜啊。今次無論你想做咩,我哋都會幫你手。」

「咁如果我想做立法會議員呢?」振永帶著遲疑的眼神地問。「試下囉,反正我哋全部都係失業大軍,當搵份工做囉,我哋做後援跟住你無所謂。」Justin肯定地答。隔了幾天,Shirley和Justin陪振永去報名參選新界東立法會議員,拿了經費後,更開始了設計圖案等事宜。而新界東參選人其中一名,正是爭取連任的民聯黨候任主席梁麗芬⋯⋯

(待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