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5回:悄悄話】

《進擊》【第5回:悄悄話】

看到那封恐嚇信後,振永急急地打開家門,走進去,只見凌亂一片。翻查過後,沒有任何財物的損失,而且電腦等都沒有被偷走,但有一疊關於新界東北的資料就不見了。

「似乎佢哋拎走咗新界東北啲料⋯⋯」Justin 向振永說。

「唔緊要啦,反正果疊野已經有哂 copy,佢地攞左都無用。」Shirley 淡定地說。

「但係……問題係邊個要咁做呢?」

「唔洗諗啦,肯定係呢件事攞到著數既人啦,封信就應該都係有關㗎啦。」振永看著 Shirley 及 Justin 說。然後大家就一起把振永的家變回原形,所有東西整理好,放到原處。

* * *

2016 年 9 月

翌日,振永和團隊們到了粉嶺聯和墟附近幫附近居民免費量血壓,放了街站後,就已經有不少老人家在排隊等候,Daniel 和 Shirley 就負責為他們量血壓,而 Miki 就在中間及後面幫老人家排隊,振永與 Justin 就與街坊不斷打招呼及派傳單。而Shirley幫一名婆婆綁血壓帶時,那婆婆不斷在喃喃自語,眼神恍惚地看著 Shirley 和 Justin。而 Daniel 問她什麼事,婆婆沒有理會她,繼續不斷在呢喃:「我個仔⋯⋯我個仔⋯⋯」

Daniel 與 Shirley 對望了一下,皺了一皺眉頭,然後 Shirley 就問婆婆的兒子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婆婆用很誠懇的眼神望她,「你哋可唔可以幫下我?」

Shirley 立刻走過去振永旁邊,叫他過來。

Daniel 幫婆婆鬆開了血壓帶。振永輕拍一拍婆婆的肩膀,問她:「婆婆有咩事?話我知等我睇下幫唔幫到你?」

「我呢,有個仔嘅⋯⋯佢(指著腦袋)有啲問題,所以最近政府幫我⋯⋯幫我將佢送咗去精神病院⋯⋯」

「係,我想問係邊間精神病院?」振永答。

「係去到打鼓嶺嗰頭既,應該唔係咩青山醫院啦呵?但我一時又唔記得咗名。年紀大冇記性啦⋯⋯」

「唔緊要,阿仔係醫院出咗事?」

「兩個月前送咗去之後,叫咗佢打電話返嚟,但一直都無,可能佢無記性啦。我呢幾日都有打去醫院個電話,但係次次都話咩⋯⋯咩停止服務,嗰間醫院喺邊我又唔知。所以想搵議員你地幫我搵下我個仔⋯⋯我好擔心佢啊⋯⋯」

「好,我一定幫你睇下發生咩事。請問婆婆同阿仔叫咩名?Shirley 幫我 mark 低唔該。」

「佢叫黃肇軒,有啟字喺上面嗰個肇,19 歲仔咋,而我就叫鄭玉蓮。」婆婆然後握著振永的手說:「拜託你啦後生仔,我見你咁好人,實投你一票架。」

「多謝你啊婆婆,我一定會幫你睇吓阿仔有無事。」

「不過呢,我仲有嘢要同你講啊⋯⋯」婆婆還未能放鬆心情。

「係咩事?」

「早排去老人院搵下老友,突然有班人走入嚟又派月餅、又話有蛇宴、又講一定要投 6 號,仲話如果唔投 6 號,就以後都無呢啲月餅食蛇嘅機會喎。」

「咁奇怪,我會幫你再跟進下,婆婆快啲返屋企休息啦,差唔多到食飯時間啦。」振永帶著婆婆過馬路後,見到 Justin 和 Shirley 準備執拾物品時,就趕過去和他們說:「你地放工先啦,我夜晚會去間醫院睇下咩事。」「夜晚去?小心啲喎,打鼓嶺好偏,去太夜無車返出嚟。」Shirley 擔心地向振永說。

「得架啦,我會搞掂到。你當監製流嘅咩?」振永笑著說。

振永搭了 45 分鐘的士後,在打鼓嶺嶺英公立學校門口附近下車,然後在他眼前的,只是一間剛翻新的學校,還有零零星星沒人居住的丁屋。他看看手錶,已是 8 點 05 分,而且周圍漆黑一片,頓時有些涼涼的感覺,他亦打了個冷震。到處找找,周圍看看,終於看到一座仍有零碎燈光的建築物,樓高五層,但外形非常殘舊。他走過去看看,有寫著「聖德醫院」的招牌。振永在想會否就是鄭玉蓮婆婆所說的精神醫院⋯⋯

他走了進去門口內,只見一名板著臉的護士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螢幕。然後振永就問:「唔該,我想查吓我朋友喺唔喺呢間醫院。」

她看看振永,繼續黑著臉問:「貴姓啊先生?」

「姓李嘅,叫李振永,今次立法會 5 號參選人。」

「你等等啊,你老友叫咩名啊?」這個護士的動作開始變得緩慢。

「佢叫黃肇軒,19 歲嘅。」

然後護士就慢慢在鍵盤上打了幾下,然後看了看螢幕就說:「無呢個人喎。」

「吓?今朝問過佢屋企人,佢話去左呢間醫院㗎喎?」

護士不耐煩地說:「我呢度查到無就無啦,佢屋企人會唔會準過我部電腦呢先生?」

說多幾句,護士開始打發振永叫他走,「唔好阻住我做嘢,一陣間我哋好忙㗎。」

振永開始感到無奈,唯有決定打道回府,打算如果再遇到婆婆,就會再問清楚。
而正當他走回大路上打算截車回家時,他忽然看到一輛白色的七人車駛到醫院門口,他亦不太為意,直至看到一個身穿粉紅色西裝,短頭髮的人下車,他看了兩眼側面,「佢咪梁麗芬?」

好奇心驅使下,他再次走近醫院,在門口對開不斷在偷瞄梁麗芬的一舉一動。他看見剛才黑臉的護士笑到四萬般歡迎著梁麗芬,而梁麗芬向護士笑一笑,右手向她舉了 OK 的手勢,護士還向梁麗芬耳邊細聲說了幾句話,護士就帶著梁麗芬入去了,而一會兒後,3樓一間房的燈突然亮起。

振永越想越奇怪,然後決定拍了幾張照片放上 Facebook。幾經辛苦後,截了輛的士,然後發表了這篇帖子:「今天在街站中收到了奇怪的訊息,是關於打鼓嶺的精神病院的,而在問一個人在醫院的事,竟然說沒有此人的資料,而且還想趕我走。正當我離開時,卻發有某位議員竟然像常客般進入醫院,而神色亦不是一般探病般,真的很可疑。」

其後收到的留言有⋯⋯

「好恐怖啊,竟然呢度有間精神病院⋯⋯」

「唔L係掛,青山已經夠勁仲要多間!?」

「我都覺得好奇怪,點解有間醫院起到咁遠,仲要唔係急症室。」

「呢班癲佬係要搬到咁遠住啱㗎啦,唔好走出來害我們!」

發表了兩天後,即是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前 2 日,振永在看 Facebook 時,發現主場新聞有這段新聞帖子:「警方早前收到報案,78 歲的鄭玉蓮婆婆於昨晚 8 點左右於上水附近失蹤⋯⋯」

(待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