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 幻想校園》番外篇 ─ 扣著樂儀的鎖鏈

《DSE 幻想校園》番外篇 ─ 扣著樂儀的鎖鏈

「深海的世界,就連陽光也照不到的地方,是地球上充滿神秘的國度,那裡蘊藏著無數人類未知的生物、知慧、力量及故事,全因那麼都是一個正常人類無法探知的世界。但這也只是從正常的人類角度思考而已……」

滿有好奇心的樂儀浮在海上翻閱一本有關深海的書籍。

對!沒有說錯,她一個人坐在吹氣的二人船上,穿起了純色的連身泳衣,雙腳掛在船邊,躺在船上,一邊喝著冰凍的可樂,一邊在熾熱的陽光下看書。

她是我們B班的女班長,好奇心達五星級,還喜歡做一些古怪的行為,幸好她樣子討人喜歡,加上待人接物的能力都是五星級,所以同級中只有朋友,沒有敵人。

「我說啊!卓龍……你已經是高中生……為什麼……還要用救生圈?這……不是太……」樂儀發現了我在海中浮到她的面前,而我身上的黃黃綠綠畫滿卡通圖案的救生圈令她感到十分礙眼,卻又不敢直說出「幼稚」、「智障」等詞彙來打擊我……雖然她的表情已經很明顯。

「沒辦法……我不懂游水……我本想在淺水區浸浸算了,怎料被那伙人推推撞撞,結果我足不著地,還飄到這裡了。不過還好,可以浮在水上,感覺也不難控制……」

樂儀不禁「切」了一聲,心中罵到那會有我這種蠢才還可以生活了十多年還沒死去!

「請你不要再浮來浮去了!大海是變幻莫測,一會兒等南兄或是國遠經過時再帶你回去吧!雖然我懂得游水也拉你回去,但現在不是時候……」樂儀見我處於泰然,未想過一個不懂游水的男生,竟然可以獨自抱著救生圈浮到海中心,還輕輕鬆鬆的樣子,她實在無法理解。但盡管如此,她也要先看完自己手中的書本。

不知過了多久……我一直浮在樂儀的身邊在等著,剛巧她躺著高舉書本的角度可擋著猛烈的陽光,於是我也浮到她的臉旁,一同看著這本關於深海作品……

 

「……關於深海這個主題,有很多神話故事也會用到,例如其中一個流傳於歐洲的中世紀晚期,一個關於書籍與書鎖鏈的傳說……」

「書鎖鏈?什麼來的?」卓龍問到我,我回應著:

「當時因為未有印刷術,要完成一本書都只能靠人工抄寫,所以變得十分珍貴。而當時的圖書館便會用鎖鏈將書與書櫃扣著,不會被人偷走……」

「不是吧……」他的驚訝,似乎不是在於書的珍貴,而是我的冷知識,嘻嘻嘻……不好意思,冷知識才是我的強項。

「……傳說中說到,有一條鎖鏈產生了對守護書的靈性,認為自己是為它而生,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也會一直守護在那本書的身邊。直到一天,有盜書人出現,未知是否他的靈性影響,任那個盜書人用上什麼工具,也無法破壞他與書之間的環扣,於是那人把心一橫,就連書櫃的木板拆下,帶著鎖鏈一同離開。可是他在拆卸的時候聲音太大,驚動了守衛,於是一宜追著他,那人一直被追到海邊,發現沒有去路,為求自保,只好將書本連鎖鏈一同掉到大海,毀屍滅跡……」卓龍一直在我耳邊碎碎唸的,終於說出口問道:

「那個作者會寫出這種無稽的傳說?那跟深海有什麼關係?我要吐糟了!」

「……傳說是這樣說吧!別吵著我看下去……」

「……那段鎖鏈一直下沉,他深知道自己無法浮上來,但如果只是書本的紙是可以浮起,於是他竟然解開了釘裝好的書紙,一頁頁地隨海流浮到水面,而自己卻一直沉到海底去了。最後盜者人被捉到,書紙也能找回,可是卻沒有人記得這個鎖鏈一直沉在大海……」

「被解開的書紙……太神了吧!還可以浮的嗎?」

「你也可以浮……為什麼紙不會?」

「那……那些白色的會浮,又是不是書?」這個卓龍平日在學校也不見得會問題多多,今天的他總是喋喋不休呢?於是盯著他。此事,我發現他轉身向後,指著不遠處,有一團團白色的浮游物漸漸飄近……

「水……水母啊!卓龍!快點上來啊!」

「幹嘛緊張起來?」

「蠢才!會被它螫傷的!快上來!」我急急將書放到一旁,正要拉起卓龍,怎料他還是動也不動,慢吞吞說著:

「會痛的嗎?」

「是很痛!痛得要命、痛得要死!快點動吧!」當我說到這句,卓龍才亮起了危機處理的開關制,用力拉著我的手……

「等……等等……」一時間我被他拉著,站不穩在吹氣船上,連人帶船也被卓龍拉翻下海!

在趺進海的一刻,四方八面的海水湧進到面前,熱騰騰的身體換來清涼,可是還無法冷靜我慌張的心情,既掙不開眼睛,耳邊都是「咕嚕咕嚕」地響著,唯獨是雙手一直抓緊卓龍,可是……為什麼他的手會如此溫柔,一點也不緊張?他不是不懂游水的嗎?

我用力捉緊了他,突然感受到一邊被抱著溫暖,卓龍的手由前臂到肩膀,由背肌到腰部,整整的一個人被他抱住了……那種溫暖還令我慢慢失去意識,吐出了口的的氧氣,暈倒的同時,還隱約看到散在海面的一張張書紙……

 

「公主……」這把柔弱的女聲……很熟識……

「公主!要起來了!」這粗魯的語氣也很熟識。

「公主……王子快死了……」

「什麼?」樂儀聽到這一句說話,整個人也坐起來。她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冰藍色的宮殿之內,睡著的是一張軟綿綿帶冰涼的水床,身穿粉藍色的連身吊帶睡裙,身邊的三位僕人,所穿的是一式一樣以粉紅作主色的女僕裝,還有用貝殼造成的鈕子及頭上的珊瑚裝飾,雖然滿有異次元的海底世界風格,但卻一眼看出她們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孿生三姊妹 ─ 小藍、小凱、小蝶。

「妳們三個在幹什麼?這是什麼地方?」

「公主……還要浪費時間問這些嗎?王子快死了……」扎起高馬尾的小蝶再提醒一次樂儀。

「什……什麼王子?」

「那一個妳帶回來的人類王子,他們不可以留在水底的!雖然……跟妳睡了一晚……哎呀,我也不好意思說下了,昨晚的公主,叫聲也很迷人呢!」短髮的小凱帶著邪念笑著。

「等……等一下!什麼昨晚什麼,我才是個十五歲……但今年過了生日……已經滿十六了……」

「啊?所以幹了?但人類是無法留在水底,他快缺氧而死了,妳快點將口中的一口氧氣輸給他吧。」留著長辮子的小藍比平時用力的說話。

「不對啊!就算滿十六歲……我也沒有男朋友!怎可能……」

突然,樂儀才明白「死」的意思。

「會死?……那個男人呢?在那?」

「在大廳……」這時三人同時指著宮殿的唯一出口,那裡只有數層薄紗,樂儀正想走出去,卻被小藍用力拉著她的吊帶。

「公主!就跟他過了一晚,也要穿衣服呢?」

「不是啊!不要再說什麼一晚!我什麼印象也沒有!」這時小蝶將一件寶藍色的披肩圍在樂儀身上,用貝殼固定領口。樂儀便急忙地衝出去……

當她撥開紗廉,面前一共有四位穿得華麗的「王子」分別並排站著自己的面前,而在他們的身上,胸前也有一段鎖鏈,只是不同的顏色來區分:紅色為主的是剛才的沒用鬼 ─ 卓龍;黃色為主的是來自愛爾蘭的混血兒 ─ 國遠;綠色為主的是風度翩翩的詩人才子 ─ 南兄;最後紫色的是舞蹈女神 ─ 珊珊?

「珊珊……妳是在吐糟的嗎?幹什麼會變成王子?」這時珊珊興奮地跳到樂儀的面前,搭著樂儀的肩膀說:

「不要這麼計較!論顏值,我一定比這三個男生好多了!」樂儀不忿馬上回道:

「就是吧!妳是女生!為什麼要扮王子,想騙取我的氧氣嗎?」

「哎呀!不要管這些細節!最重要是妳想那一個是跟妳過了一晚的王子……」珊珊挑逗的說話,還拉開了樂儀的披肩一看……穿了背心,失望。

樂儀打了珊珊的手一下,再問:

「這是什麼情況?我一點也不明白!」珊珊嘆了口氣,再說:

「樂儀啊……樂儀,一直以來妳也是用自己的面具去令自己變得面面具圓,零死角的讓身邊的男生找不到妳的缺點,妳不覺得這樣很辛苦嗎?」樂儀被珊珊刺中死穴,一陣涼意令她有種突如其來的打擊。

「……妳已經十六歲了,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少女心?在座的人妳真的沒有半點感覺嗎?」樂儀聽後盯著珊珊,再說:

「只要妳願意給他一口氧氣,他身上的鎖鏈便會將妳扣住,從此你們便不會再分開了!」

「鎖鏈?」

「沒錯……就是傳說中,為了保護妳已將妳解放的那段鎖鏈,令妳不至被葬身大海,被海水浸蝕,還妳一個自由。如今你只可以用氧氣救你最愛的人,要不然便要跟另一個男人永遠在一起,妳自己選擇吧!」突然有這種詩意的珊珊,令樂儀有點不安,但卻令她回想起一件事:

「珊珊,妳不是跟卓龍關係很好的嗎?我想絕不是他。」珊珊紅著臉,尷尬回道:

「沒這回事。」

 

樂儀一步步走近剩下的二人,南兄及國遠,自從在初中認識他們開始,二人總是對自己不離不棄,不論是學會、運動、學習、甚至只是自己的任性要求,他們也只是笑著回應:

「沒問題,盡管試吧!」

一想到這一點,樂儀的頭便痛起來了。

「公主……妳快點決定,我們受不了……」在一旁的卓龍不斷地叫苦。

「那你給我跪安吧!你這破壞氣氛的笨蛋!快跟珊珊私奔走好了。」卓龍馬上口吐白沫,如浮屍般飄起。

「真無情呢……公主……」這時珊珊也向上飄起,但卻由一道聖光射下,將她帶走。

「為什麼兩個人的分別這麼大?不不不……這不是重點!」樂儀拍拍自己的臉頰,再看著面前的二人,再不選擇,他們都會死掉的嗎?

 

「公主殿下,如果妳願意的話?我今晚也可以留下。」一口流利的廣東話,是跟從媽媽身上學到的母語,父親為了寵愛自己的女人,甘心離鄉別井來到香港定居,還改了自己的兒子名為「國遠」,就是說他雖然掛念自己的家鄉,但為了深愛的女人只好放下,未知國遠是否也有這種為愛情犧牲的特性?

 

「公主殿下,我就是你的白馬,盡管騎著我來奔馳。」南兄雖然沒有異國味道,但一份詩人的氣質流露於他言談之間,舉手投足也彬彬有禮,比自己甚至國遠還要高大。認真的笑容,對中國文學的態度,既含蓄、而沉穩,還帶著一份大俠的風範,對小妹照顧周詳,這真的會成為他心中的小公主呢!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好吧……樂儀紅著臉,身體也微微發熱,走到臉色不好的二人前,似乎已經是最大極限,但還想給一個最好印象樂儀嗎?真是……樂儀左手貼著國遠的臉、右手貼著南兄的臉,身體的溫度也漸漸上升起來,像是燒滾了的水一樣。她輕聲說道:

「就交給你吧……」

 

「住手!」突然後方傳來一把中氣十足,而且相當熟識的男人聲音,聽後三人也大為震驚,樂儀慢慢轉身一看,三人同時也叫到:

「任前輩(B班班主任)?」

 

「……樂儀……」在迷迷糊糊的時候,樂儀突然眼前一黑,身體的熾熱感覺逐漸真實,一起一落,又是這住浮浮沉沉的感覺。樂儀嘗試用力驅動雙手,將臉上沉重的黑影拿開。一道強烈的陽光直射入眼,把她弄醒過來。

「什麼……一回事……」樂儀嘗試掙開眼睛,朗朗晴空上,只有一條被飛機劃過的雲團,耳邊突然聽到國遠及南兄的聲音:

「樂儀,不怕曬傷嗎?」浸在水中的國遠捉緊樂儀的吹氣船,不自覺跟她貼臉起來,令她回憶起剛才的夢……

「太近了……太近了……」尷尬的樂儀還沒有作聲,南兄已經拉一拉國遠,自己也遊到吹氣船邊,說:

「洋鬼子,你要記住我們是中國人,男女授受不親呢?」

「沒關係,我沒有當她是女生,還有……什麼是『男女授受不親』?」

「呢點便要由儒家經典禮教說起……」

這兩個人在水中說起四書五經,還談得興起,令樂儀不禁嘆了口氣。

「為什麼我會發這樣的夢……」正當她在思考的時候,見遠處的水面上,珊珊及瑤瑤二人興奮地拉著嚇得快要死掉的卓龍,還有他緊握著的那個卡通圖案救生圈,似乎大家也沒有事。她看看身邊那本關於深海的書,還留在那個傳說的章節,開始暗暗責備自己。

「怎麼呢?書……濕透的?」樂儀拿起了書本,嘗試將後面的頁數分開,都是被水粘著,不像是被水花沾濕的……傻呼呼的樂儀望一望水面,彷彿要看穿這個海灘的水底一樣。

「難道是我剛才滑手掉了下水,是海底的書鎖鏈救起它嗎?哈……鬼話……」

樂儀搖搖頭,便大聲向國遠及南兄求救,請二人推她的小船回到岸邊。

《DSE幻想校園》番外篇—完

 

文: 十三郎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