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小誌風景

亞洲小誌風景

一本雜誌的出版須要經過多重程序及人手,由制定主題、訪問、寫稿、校對、排版等,旁人看來只是幾個工序,但實踐起來卻非常吃力。或許看雜誌只是一種消閒娛樂,只為打發時間,但其實它盡是出版人、作者及編輯的心力。不過,市面上的magazine以休閒資訊為主,廣告和銷量成為它們生存的主要因素,但獨立出版的zine卻一反傳統,設計突破框架,自由創作,只憑創意便可製作自己專屬的雜誌。

PMQ是香港現時著名的「文創區」,政府為了鼓勵創意產業,將前已婚警察宿舍活化成今日的樣貌,引入不同設計師和藝術家的工作室,又不定期舉辦文創活動,去年更將東京著名的Zine展覽移師至此舉行,以「Here is Zine, Here is Hong Kong」為題,將Zine重新定義並向大眾介紹獨立雜誌文化。

展覽一共展出60位來自各界的zinesters作品,也有東京和深圳的,希望「從Zine看城市,由城市生活啟發創作」。80本zine的設計沒有既定主題,物料運用亦無設限,內容可讓人窺探三地的城市風景和歲月痕跡,而且今屆展覽的場地設計與過往不同,場內選用一貫的鮮黃色為主調,並配以獨創的卡通人物,設計鮮明生動,吸睛效果理想。展館內環境昏暗,利用多塊木板以不規則的拼砌方法製成展檯,加上射燈的集中光效,有助突出zine的設計。

「誰說Zine只能夠是紙本創作」?大會彷彿為zine重新定義,以突破紙本形式創作,向大眾製造新zine感,所以入場人士不但可欣賞到一本本的zine,還可以見識到一件件的zine,而且表達手法層出不窮,文字、圖畫、照片等都是常見的內容,但有些甚至是影像和聲音。不過,當zine的設計超出紙本框架,那麼與小型的裝置藝術分別何在,兩者界線變得模糊,而且亦脫離了zine的本義。其次,展覽場地雖富設計感,但昏暗環境和射燈令人感到不適。其實以往的 “Here is Zine” 展覽,場地佈置簡約舒適,zine的創作亦以紙本為主,一個普通空間、幾張簡單木檯,配合充足光線已經是個理想的展覽場地。花巧的場地佈置的確可增添展覽的特色和新鮮感,但是zine的實體紙本質感卻不能忽略,所有天馬行空的想法和意念都應以紙本為載體,這才是Zine的創作原點。

Zine除了是紙本雜誌,也因其獨特設計而成為展現當地文化藝術的途徑之一。日台兩地都因應他們的歷史文化和環境而製作出各有特色的小誌,為創作人提供豐富多元的平台展示作品。日本人喜歡創作模型藝術書,初以迷你漫畫 (Mini-Komi)最為盛行,隨著時代演變﹐日本小誌發展成熟,培育出眾多的獨立創作人,而且各地都有大小不同的活動,例如 “Here is Zine Tokyo”、 “Tokyo Art Book Fair”等都是著名的活動,增加Zinesters交流及展出的機會。

台灣則深受日本影響,加上當地風行書店文化,孕育不少「文青」創辦社區報、地方誌等文化刊物,並可於書店、博物館、文化建築,甚至咖啡店看到它們的蹤跡。與日本的發展模式相近,台灣的文化環境令小誌如雨後春荀般出現在台灣各地,相關活動和書店亦有利Zinester的創作,近年除了本土小誌外,還積極引入外國作品如今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特設 “Make a Zine”攤位,同一時間亦將 “Zine Day Osaka”手工小誌販賣會搬到台灣舉行,令交流變得更國際化。

一海之隔的香港呢?創作小誌的大有人在,但很多時候都被社會環境隱藏。當我們事事講求速度、效率和經濟效益時,Zine便成為一般眼中「無內容、價錢貴」的刊物,而且創作環境局限於網絡,如果題材不夠火熱,便難以引起迴響或關注,變成小圈子作業。因此,”Here is zine, Here is Hong Kong”的展覽完結後,大家生活依舊如常,香港到底都是不適合文化產業生存的地方。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有人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感受。感受可以分享,也可以獨享。不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能夠以文會友,一樂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