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在韓國:究竟韓國人如何看待及報導?

六四在韓國:究竟韓國人如何看待及報導?

六四事件廿八週年,今年圍繞六四晚會或如何流傳記憶的討論尤其多,因為除了討論悼念六四的形式或與愛國主義的連結外,還討論一些在香港只接收一些來自中國的文化,卻對中國及香港政治不聞不問的風氣。不過,在這年關於六四的討論氛圍強勁了的同時,我亦想寫一篇文章結合自己專長的韓國研究及對六四的立場,究竟韓國傳媒會如何報導六四,而且如何看待這次事件呢?

在韓國主要的搜尋引擎NAVER上打中國六四28週年的關鍵詞後,就出現了數篇來自聯合新聞、NEWSIS等傳媒的報導,就是關於香港舉行的六四晚會,而且有一至兩篇是在倒帶,講述1989年6月4日發生了什麼事。另外,按從由韓國網民設立的不同Blog中搜尋,文章數量反而較少,只有一篇是在表明六四需要記住及平反,並引用自唐人電視台製作的紀錄片《歷史的傷㾗》來寫。而六四事件在韓國的叫法,其一是從國語中直接翻譯過來,就是퍄쥬류쓰(八九六四)。另外叫法則是「톈안먼 사건(天安門事件)」或「1989년 민주화 시위」直接指涉六四事件,而當時六四事件的發生,亦有不少韓國傳媒的北京駐地記者進行追訪,對於他們來說,可謂記憶猶新,因為他們亦有份見證中國軍方如何利用坦克車對示威者施暴。

(MBC電視台於1989年報導六四事件的新聞截圖)
(1989年東亞日報對於六四事件的報導)

廿八年後的6月4日,韓國關於六四的新聞報導反而比上一年為多,而且取材角度亦不只限於一年一度的香港六四燭光晚會,反而有多方面報導六四廿八週年周邊發生的事件。

其一,就是中國方面繼續對於六四的封鎖及迴避。其中一篇來自NEWSIS的報導,關於六四的報導除了包括香港的燭光晚會外,還有報導中國於6月1日發行了新的網絡法,包括在一些領域中限制通信外,還會刪除任何關於六四事件的關鍵詞,甚至煽動災難性事件的任何留言或帖子。這方面在微博早已實施,任何用海外IP登入的微博使用者,在6月4日過去前,不能上載任何圖片,甚至發有「今天」的關鍵詞的微博都會被「和諧」,而且這篇報導亦有轉述中國外交部6月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對於80年代政治動盪(即六四事件)的回應。

第二,就是圍繞香港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估算,或規模估計。相信這話題於香港亦是議論紛紛,剛才亦提及過,逐漸有不少港人對於支聯會主辦的燭光晚會的方式有質疑,而且越來越多老年人或年輕人對於六四情感冷淡,甚至認為不應作出任何行動要求中國政府平反或正視六四事件。而其中一篇亦是來自NEWSIS的報導中,以「2008年以來最小規模的晚會」作為新聞標題,並參考了南華早報對於參與人數的估計作出估算,NEWSIS記者預料有1000多名參與者會出席遊行,預期比去年兩年的數目還少。而晚會數目方面亦有作出估算,亦是認為參與燭光晚會的數目會下降。

今年六四廿八週年的報導,還出現了另一種敘述香港在悼念六四時作出的行動,就是去年已關閉的六四紀念館。而遲至一年,在5月份的聯合新聞網中就有關於此新聞的倒帶,講述這個紀念館的建立前後發生的事,而一直主導六四燭光晚會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亦於這片報導中被引用了他對於閉館的回應。無疑,韓國在今年關於六四的報導比以前多,這與香港本身對於悼念形式出現不少爭拗,使六四議題得到更大的注意有關,而且看過多篇韓國傳媒對於六四的報導,普遍立場都傾向於需要平反及正視六四。

而最巧合的是80年代的韓國,正是民主化訴求最強盛的時代,1980年光州民主化運動是南北韓分治後第二次爭取民主的流血衝突,前總統全斗煥武力鎮壓示威者,而且鎮壓過後繼續其專權獨裁的政權。而有看過劇集《請回答1988》的都知道,1987-88年爭取民主的學生運動依然此起彼落,最著名的就是1987年的六月民主運動,當時有成上百萬韓國國民上街抗議,爆發第三次流血衝突。其後經過三次民主運動後,1987年尾正式修憲,使盧泰愚成為第一位真正透過民選產生的總統。正當韓國走入民主化的過程中,鄰國中國於89年就發生六四事件,於韓國人眼中,這可謂有不少共鳴。不過隨著時間,現今的韓國對中國的印象,也許最深的亦只有中國旅客的行為、抄襲本土節目及限韓令了,對於六四也許已變得印象模糊。不過,最有趣的地方反而是今年韓國傳媒對於六四的報導反而增多,究竟會否令更多韓國人知道更多關於六四的事件。總括而言,我亦與韓國傳媒所持的立場一樣,六四需要被記住,需要平反,以表達沒有放棄民主化的聲音。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Tagged .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