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研究9up化2六四抽水文之放下帝國包袱

國際關係研究9up化2六四抽水文之放下帝國包袱

呢篇文係寫响「六四」廿八周年嘅晚上(其實係寫到第二朝差不多6點)。。。

筆者一向份人比較離地(但同時又同唔少本土圈人士係朋友),對筆者而言,「六四」係已故波斯(伊朗)國師高美尼辭世之易日,可惜筆者無咩波斯朋友,唔清楚波斯有無咩悼念國師集會啦。

好,9up 完一小段正式入題 9up 返個主題。

根據某啲國際關係角度對契丹共產黨政策嘅理解,契共對「一中」或「領土主權完整」嘅堅持係源於蘇聯帝國乃至南斯拉夫分裂嘅經驗,佢哋(契共)相信一旦國家自由化、開始放權或權力下放,地方主義就會抬頭=國家就會分裂繼而內戰,而列強就會入侵殺中國人。。。但其實契共呢個「憂慮」又有幾現實呢?內戰係可能會亦好大機會係咁,因為內鬥就係目前呢種中國人嘅天性兼最大公因數,成件事好民主呀、民主中國=內戰中國,幾好呀;至於列強入侵就難講啲,因為理性上無人會蠢到去處理咁多垃圾人口、咁大塊唔知仲種唔種倒嘢嘅貧瘠爛地;對於擁有多元民族嘅契丹嚟講,建設民主中國其實意味著唔同民族都可以實現合符當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總統 Wilson 提出嘅民族自決原則,而契丹赤共帝國境內唔同民族(包括不不限於香港民族)亦有唔同程度嘅民族主義願望,其中部份民族已經提出清晰明確嘅獨立、復國訴求而為國際社會所認知;而當前支聯會要面對一個一直無人正面問過嘅問題:

如果建設民主中國就意味著唔同民族都可以實現合符當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美國總統 Wilson 提出嘅民族自決原則,如果正如6月4日下午响HKU嘅論壇中如支聯會主席李卓仁所言都係反對中國民族主義,咁係咪就應該對其他境內民族、包括香港民族公平,承認呢啲民族都有獨立或建國嘅權利、去爭取各民族嘅民主自由嘅權利?當然,要犧牲嘅就係目前契丹赤共帝國對其目前各殖民地(例如香港、東土耳其斯坦)嘅權力同利益;所謂建設民主中國,就係要解體呢個契丹赤共嘅殖民帝國,令所謂中國人(唔單係共產黨而係包括其治下嘅臣民)放下對「帝國(確切嚟講係帝國式嘅國家規模同極權體制)」嘅痴迷同追求;咁支聯會又願唔願意以犧牲當下呢個所謂中國嘅帝國領土嚟堅持自己組織對民主自由嘅追求?

呢係一個支聯會好難答得倒嘅問題,因為一旦佢哋 say yes 就=成為佢哋心目中嘅亂臣賊子、賣(中)國賊。。。但如果 say no,咁佢哋就會走光露底,呀,唔係,係露底啫,即係話佢哋其實對「民主自由」嘅堅持根本唔敢去盡,咁以後佢哋就無哂光環、無人再信佢哋真係「民主派」而只係「cap水派」。但嚟到呢度,其實我哋需要深入咁諗吓或至少9up吓。。。其實對以支聯會為代表嘅民主回歸派嚟講,「民主中國」係一種咩嘢玩法?「民主中國」其實無他,不過係响維持目前契丹嘅領土同邊界原則下改變政府組成嘅形式或政治體制,某程度上,佢哋嘅理想國其實同孫中山理想嘅中國無太大分別,只係佢哋接受咗目前契丹赤共帝國嘅邊界而唔係原來中華民國嘅邊界咁解,而且响民主自由嘅基礎上,非漢族嘅其他民族都會對呢個理想嘅民主中國為之歸心。

但事實上呢個「民主大中華」觀念係錯嘅,於是孫中山成為歷史罪人,而繼承孫中山妄想(係,係妄想而唔係理想,唔使插我打錯字)嘅呢班民主回歸派亦將必成為歷史罪人。

其實原則上,多元民族國家唔一定唔可以成為一統嘅民主國家,美帝、瑞士、比利時都係多元民族國家,佢哋都同時係世界上多元民族兼民主普選成功嘅例子,但呢啲國家有著同契丹完全唔同嘅歷史經驗;雖然從追求民主自由角度嚟講,契丹人理論上同歐美國家嘅人都應該係平等嘅,但其實我哋必須承認:人天生本來就唔平等;唔平等唔在於作為人類一份子而唔平等,而在於文化背景、歷史經歷、地理條件都唔平等;契丹有著世上最龐大嘅人口,以前讀小學(以筆者第1身嚟講啦,筆者就英中談判前出世嘅)都知道「中國有56個民族」,而同時我哋讀中學時讀過中國歷史科,對中國地理有大概嘅認知,要統治咁多唔同嘅民族同咁廣大嘅領土而又要維持帝國嘅統一其實相當唔容易,當然响封建皇朝時代,靠著各民族對皇朝嘅忠誠、地理情勢嘅複雜,大可分而治之,各民族彼此間嘅聯繫可有可無,只需要忠於皇室做個忠臣順民,國家依然可以响皇朝嘅字頭下維持統一;但我哋知道呢係一種中世紀形態嘅皇朝國家,而唔係近代或現代嘅民族國家,更加唔係全民嘅國家;直至今日,雖然契丹國號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其一黨專政及習近平嘅集權特性,依然不脫封建皇朝色彩,可以話,習近平係一個絕對君主,而共產黨係朝廷嘅官僚士大夫集團。而美帝同比利時立國依始已經係民主憲政國家,瑞士就係由邦聯演化成聯邦、以各民族分享統治權力方式配合民主普選體制使用而成功,加上比、瑞兩國本來就鄰近西歐民主大國(英、法),十九世紀嘅中東歐專制強國(普魯士、奧地利)都不敢介入。而契丹由夏朝開始就係封建世襲皇朝,直至清朝為止;契丹身邊嘅國家,即使以日本最為進步,但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日本先被美帝民主化,而其時契丹已經淪入共產黨一黨專政統治。而孫中山(包括佢嘅妄想嘅繼承者之一嘅香港民主回稍派)嘅一個問題就係妄顧契丹嘅史地條件而想硬套西方民主政治模式响契丹嘅土地同人民頭上。

契丹目前嘅另一問題係:佢有中世紀封建皇朝帝制之實而無中世紀封建皇朝帝制嘅名號及與其名號相關嘅寬廣或彈性、佢有現代共和政體嘅名號但無有現代共和政體嘅實行嘅充分條件。皇朝名號/字頭係一個效忠嘅圖騰,只要能夠確認地方臣民嘅忠誠,「山高皇帝遠」,其實君主嘅實際管治可以鬆動,君主考慮嘅係皇朝(aka 皇室家族)嘅利益而唔係自己所屬民族嘅利益,換言之,對於唔係自己所屬民族嘅臣民,只要換取倒佢哋嘅歸心,皇帝可以容許佢哋有某程度自治權,或至少唔需要用硬性手法去消滅佢哋原有文化,响歐洲甚至可以組成共主邦聯、二元帝國呢啲體制。但目前契共政府名義上係共和制,佢唔可以享有皇朝名號嘅呢啲走盞位,共和制得嚟佢又要一黨專政,一黨專政=無民主普選,即係佢又唔能夠確保各支民族嘅歸心,佢就惟有同時對打壓境內各民族嘅民族主義及來自阻擋西方嘅自由主義,更加釜底抽薪造法就係:強調「中華民族」、「中國」、「中國人」,希望趕及响帝國崩潰前就以一個「中華民族」名號建立一個新嘅混血種族,以呢個種族成立一個新嘅單一民族國家,從而維持帝國版圖,即使呢個造法係完全無歷史正當性可言。如此,契丹就可以以此為起點,行返同西方民族國家一樣嘅道路。

成立民族國家其實有另一種方法,就係學以前凱末爾咁放棄往日奧圖曼土耳其帝國嘅非突厥族嘅阿拉伯地區領土,而此一方式成立西歐式民族國家,再一步步民主化、自由化,往往事半功倍;但無論孫中山、共產黨定民主回歸派都對廣大嘅帝國領土難離難捨,佢哋寧可繼續攪新人種新民族新一統帝國嘅大計都唔願意相信擁抱共和、擁抱民主自由就係要放下帝國、放下帝國領土、放下帝國嘅權力;呢度嘅所謂「帝國」,筆者特別強調帝國嘅「領土」同「權力」,筆者知道所謂「中國」曾經有漢唐盛世但唔能夠肯定當年嘅孫中山以至今日嘅民主回歸派、契丹共產黨以至契丹國國民,對於「帝國」嘅情意結係咪來自呢啲盛世,但筆者好肯定,佢哋呢份「帝國情意結」而遠過於對民主自由嘅追求同貫徹,批評孫中山亦係因為佢嘅民族主義主張亦未顧及中華帝國(筆者覺得當年嘅中華民國嘅民主體制未建立好,亦未予帝國內非漢人民族嘅民族主義願望,是以稱其為中華帝國)內各民族嘅差異而無打算放棄部份領土,孫中山嘅民國三民主義理想最終走到今日係既實現唔倒民主、又唔尊重民族主義、又令香港民生愈來愈苦。

問題不能解決之餘,仲有惡化跡象;目前契丹力推一帶一路,要將契丹嘅政治、經濟同軍事影響力直達歐陸中心之地,佢體現嘅唔係單單對帝國境內各民族嘅壓迫,而係正如十六世紀法國預言家 Nostradamus 所講嘅:「恐怖大王自天而降、他將復活蒙古大帝」,即係重建蒙古大帝國昔日勢力範圍。目前斯里蘭卡正因為借契丹資金投資港埠基建而深陷契丹預設嘅債務泥濘[1],而呢個幾乎係香港目前嘅翻版!如此強烈嘅經濟關係一定會影響到政治,正如今年六四正日HKU嘅六四論壇上,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先生所指,E+唔係香港去幅射中國而係中國影響、殖民緊香港;而對此,支聯會嘅李卓仁其實係無回應到呢個關於殖民嘅問題,或者以佢大中華帝國立場係唔會認為呢係一個問題。

所以筆者以為,如果用一個更寬廣嘅國際視野去睇六四或悼念六四呢個問題,就係我哋對民主自由嘅堅持、對未來世界嘅願景,係抱一個咩睇法?而歷史教訓係,我哋如果真心堅持對民主自由嘅追求,由今日開始就要打倒大中華帝國情花毒嘅心魔;呢個帝國會殺人,你唔殺死佢佢就會嚟殺死你,佢死好過你死,如果支聯會唔承認呢樣嘢,又會唔會只能解釋話支聯會本來就係呢個殺人帝國嘅一部份?而港獨嘅國際意義又可能係圍魏救趙aka拯救咗一啲斯里蘭卡呢類國家?

長咗少少,抽水完畢,我哋為高美尼默哀3分鐘。

[1]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0055432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One comment

  1. khon says:

    即使中共倒台,大陸實現民主政治,以十幾億大陸人嘅文化思維,香港可能成為兵家必爭之地,打土豪分田地嘅觀念不死,香港將會危在旦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