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科莫湖濱散記

意大利科莫湖濱散記

我走到渡輪上層,找了個位子坐下來。我的左手邊是碧藍的湖水,右手邊隔鄰的座位空着,我把背包放到上面。

從意大利北部山脈刮過來的風劃過湖面,對於一個香港人來說,這風是有點兒寒冷刺骨,我趕緊把厚外套的拉鍊拉上。引擎徐徐的啟動,伴着那摩托聲,這小小的渡輪緩緩地駛離岸邊。離開小鎮的碼頭,岸上的風景逐漸遠去。我們駛進了意大利最美麗的湖區 – 科莫湖 (Lake Como) 。

有人說,米蘭 (Milan) 並不如意大利許多的其他城市般景點處處。除了市中心的米蘭主教堂 (Duomo di Milano) 與及擺放着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 名作《最後晚餐》 (The Last Supper) 的恩寵聖母堂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 外,整個城市就沒啥好看。這天是星期一,恩寵聖母堂關了門,朋友夫婦要在這意大利旅程的最後一天作購物衝刺。一大早,吃過早餐,我獨個兒在中央車站找了班火車,往米蘭以北的科莫湖奔去。

科莫湖,意大利的第三大湖,也是歐洲其中一個最著名的湖濱渡假區。許多國際名人如歌手麥當娜 (Madonna)、美國影星佐治古尼 (George Clooney)、巴西球星朗拿甸奴等都在湖邊購置了別墅。許多人從米蘭前往科莫湖觀光都會搭乘火車前往科莫市 (Como),再轉乘渡輪前往貝拉焦 (Bellagio) 及瓦倫納 (Varenna) 等地,在沿途遊覽一帶湖光山色。但這天時間比較匆忙,我也就跳過了風景稍遜的科莫市,火車直抵瓦倫納。貝拉焦及瓦倫納中間的呈丫型狀湖區,擁有整個科莫湖之中最美麗的風光。

一小時多的火車之旅在半酣睡中很快地過去,在車程的後半個小時,車子貼著湖畔行駛,遠方連綿的山脈映入眼簾,最遠的峯頂處鋪着白茫茫的雪。車子停下來時,我看了看窗外的火車站名字,拿起背包走了下車。

瓦倫納是一個名符其實的濱湖小鎮,面積不大,但因為有有來回米蘭的火車,因此差不多成了到科莫湖旅客的必經之地。我走出那小小的火車站,直向湖邊的渡輪碼頭走去。瓦倫納每小時都有駛往貝拉焦的渡輪船開走。

湖面上的風很大,但船上的外國人好像不怕凍般的。坐了一會,我決定起身走動一下,我拿起背包走往渡輪下層。站在船邊,你可以看見科莫湖兩岸的怡人景色。青葱山林圍繞着整個湖區,遠遠北方的阿爾卑斯山脈白雪連連。這是我第一次看雪山。湖邊小屋星羅棋佈,從船上望去,那棕紅磚的顏色與週遭的翠綠碧藍成了個對比。

貝拉焦是科莫湖區最繁盛旅遊業最發達的小鎮,每年吸引不少遊客前往觀光渡假。船駛了二十多分鐘,靠了岸,我踏着甲板走到岸上。褪下太陽鏡,我仔細的端睨這個顯赫有名的意大利湖濱名鎮。

在碼頭旁邊是一列露天餐廳,遊客坐在餐椅上享受着意國的湖光山色。直覺告訴我,這些遊客區餐館的食物都不會好吃。在意大利的十多天,從北跑到南,又由南回到北方,深深的感受到意國人對飲食的濃厚熱誠。意國菜式也許沒有法國菜的花巧鬼斧,但用料新鮮,烹調方法看似簡簡單單,就煮出無窮鮮味。在威尼斯的布拉諾島 (Buranos),一道海鮮湯雜繪配搭水道旁邊的七彩小屋羣,又是一個懶洋洋的正午﹔在羅馬民居住宅街角的一間小餐館,吃個大眾小餐,一杯奶黄色的 tiramisu,一小口檸檬酒 (Limoncello),吃飽後又繼續下午的旅程﹔拿不勒斯的夜,吃簿餅的店子,歡騰滿桌。這就是意大利,吃的喝的價格不怎麼高,醇酒美食都是大自然賜予意大利人的禮物。

回去瓦倫納的渡輪在一個多小時後才到達,我離開岸邊的遊客區,緩步走進小鎮的內街。

貝拉焦的歷史可追循至古羅馬時期公元前三至五年,而在文藝復興時期這個湖邊的重鎮一直隸屬米蘭公國 (Duchy of Milan) 的維斯干蒂家族 (The House of Visconti)。意大利這個國家古蹟處處,隨手在佛羅倫斯街頭指向一座建築物動輒就有六七百年歷史。曾經聽過有人說,有意大利人對香港的文物保育感到不可思議,只有百多年歷史的東西都叫古物嗎?這當然不能夠比較,但在玩笑背後,意大利人也不會明白,香港人連這些百多年的「古物」也保不住。香港要效法大陸「破而後立」,囍帖街要破,舊天星碼頭要破。中國人有「慎終追遠」的美德?這鬼話誰會信。

小街的兩旁開着各式各樣的小店子。這一邊是售賣意大利皮革產品的商舖,那一邊店裡的架子上擺放着特式的傳統手藝。轉過街角,gelato 雪糕店玻璃櫃裏的款款滋味引誘着旁經者舌頭上的每一寸味蕾。沿着微陡的山勢拾級而上,我往更寧靜的民房區走去。

每一座歐洲城市都會有一個廣場和一座教堂,即使規模小如村鎮也不例外。廣場是市民集結的地方,也有充當市集進行買賣的作用;教堂從事宗教活動,在西方文化中是不能或缺的一員。貝拉焦的教堂和廣場座落於民房區之間,教堂灰濛濛的樸素外表不是甚麼引人入勝的拍照景點,但這座沉厚的羅曼式建築物每天充當着當地信徒的精神糧食。我走進教堂裏在長椅上小睡了片刻,我很愛在旅行時這麼做,縱然沒有宗教信仰,但我還是認為在「神的房子」裏,每一位逗留者都應該獲得充份歇息。

在鎮裏逛了好一會,回到碼頭乘船返回瓦倫納。在臨乘火車回米蘭之前,我站在科莫湖岸邊再一次欣賞這片浩瀚的峯巒碧水。湖上有天鵝暢泳,我身邊有當地小孩在打水漂。

科莫湖區和瑞士一咫之隔,對瑞士風光趨之若鶩的朋友可以考慮一下。畢竟,意大利的物價比起瑞士便宜得多,食物也好吃得多。

 

Kenneth Ng 文字煮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