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永遠不能知道真相

我們永遠不能知道真相

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話說最近見返很久不見的中同,少不免聊聊舊事,講講大家的現況,以及,更新一下大家 common friend 的資訊。

「聽講呀邊個邊個同邊個邊個點點點喎。」
「唔係啦,係因為咩咩咩啫。」
「吓,佢唔係咁同我地講架喎。」
「咁佢同你地梗係咁講啦,唔通話自己唔啱咩。」

我想起曾為到呀邊個邊個感不值,又覺那些人幼稚低B,到最後原來故事有另一版本。

「唉,被佢呃咗 tim。」朋友A說。
「咁又唔好咁講,觀點與角度啫。」朋友B回答。

頓覺朋友B也頗有智慧。

語言由我們的口組織誕生之際,早就失去了客觀與公允。我們縱能夠抵擋情緒的侵略,也無法掙脫自身視野的牢房。
「瞎子摸象」是自古到今依舊起著警醒之用的小故事。
我們都有限制,沒有人能擁有絕對真理。
因而無論我們聽著甚麼甚麼,你可以相信或懷疑,
但要記得背後留下一絲空間,好藏著故事的另一面。

只是我的意思不是要你疑神疑鬼,終日做偵探查考朋友說話的真偽;也不是鼓勵你做法官,高高在上審判朋友對事件描述的準確度。
這是很討人厭的。

千 萬 不 要 這 樣 做 。

我常想,人與人的關係就是一種選擇。
我選擇站在你那邊,我選擇相信你,我選擇和你一同走這路。
並不需要根據。

如果你們在辯論地球是圓還是方這些鐵一般的科學,又或是在講 sin, cos, tan 這些已被證的公式,這些的確有著答案或對錯。
但除此以外,人生絕大部分的事情並無正確與錯誤之分──特別當牽涉到情緒之時。

我知道一隻手掌拍不響,也知道牛唔飲水唔撳得牛頭低。
但如果那不是影響世界的大事,也不是大是大非嚴重傷害他人的事情,或導致他下半生走向滅亡之路。
你當他是朋友,就悄悄把道理和所謂的「真相」吞進肚裡吧。
畢竟他都感覺受傷了,你還去評論他的感覺是否合情合理,不會太殘忍嗎?

 

Charis Hung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