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斷了的弦

[有些感情] 斷了的弦

我們用著一樣的時間去愛,卻用了不同的方式去告別。

每次望著玻璃窗外的滂沱大雨,阿若在窗內總會幻想著天神把衪的住處打掃乾淨後把無盡的水倒下來的情境,究竟是那個天神負責打掃這個項目呢?她不清楚,她只渴望雨後的陽光,那種淡淡而又可令周圍環境感到清新的陽光。放在玻璃窗外的富貴竹葉被雨水打得低頭,怪可憐的模樣,阿若把它拿進屋內讓它可歇息一會,待有陽光時再拿它出外吧!阿若近年來也喜歡在假日待在家中,打掃一下家居,靜下來時沖一杯熱可可,坐在梳化上攬著雪白的小熊公仔看看韓劇,舒服地去過一天。

看韓劇看得雙眼通紅,阿若決定為自己轉一轉氣氛,看看新聞吧!也有個多月沒有看過新聞,就來假裝一下關心時事吧!阿若開啟電視後才發現原來新聞時間已過了,電視台播著的是飲食節目,看著主持人介紹著坊間美食,阿若也感到食指大動,正在想晚餐吃什麼之時,節目裡在主持人後面走過的人是方宇嗎?阿若可以一眼認出方宇,是因為他的左手臂與自己的右手臂有著相同的蝴蝶紋身圖案,不同的只是顏色,他的是深藍,阿若的是淺藍。與方宇大概有四五年沒有聯絡過,他也許過得不錯吧!或是因為與方宇四五年沒有見過更沒有聯繫過,驅使了阿若對他不應該再有的好奇心,阿若在手提電腦上開啟了臉書,才發現自己已有一整年沒有玩過臉書,而不想再玩的原因是方宇無聲無息地把她從朋友列中移除。

阿若抱著嘗試的心態去把方宇的名字填進搜索攔上,找到了但因為已不再是空氣中的朋友,所以她看到關於他的分享不多,其實也不算是什麼分享,那些只是他把別人的片段分享出來罷了!阿若握著滑鼠一直滑下,直至看到他的分享裡有自己的存在,相裡頭的他拿著咪高峰正在高唱,相裡頭的自己卻靜靜地喝著啤酒,兩個人在同一場合卻像斷掉了的弦,好像用什麼辦法也好,弦音也不再接連得到。另一幅相裡頭,自己坐在梳化一角吃著生日蛋糕,而方宇卻在一邊與朋友玩著猜拳喝酒的遊戲。那天是誰的生日?阿若已忘記得一乾二淨,但記憶這回事總是會從天而降,阿若記起的是方宇拉著自己走出房間對自己說:「我們這樣算是什麼?」阿若記得她沉默了一會後回答說:「我們之間好像少了點什麼!」方宇在那話後一拳的打在阿若耳邊的牆上,那一拳也無形的打進阿若心上,血肉模糊。

阿若記得自己那個時候很想哭出來但沒有,因為自己還想與方宇留下一點,那種可以變回好朋友的一點,方宇說:「我們只在一起半年,我已盡力地迎合妳,妳還要我做什麼去迎合妳?」阿若想不起回答了什麼,只記起自己拿起方宇的手的時候表情是很難過,然後方宇的眼淚水在無聲無息的滴在自己的手背上。

還以為是自己的淚水,原來是方宇的,被自己的大腦矇騙了這麼久才知道真相,現在才感覺得到自己帶給方宇的傷感,是那麼錐心刺骨。阿若深呼吸了數下後,傳送了簡訊給方宇:曾經傷害過你,對不起!

睡前,阿若收到方宇的回覆,阿若想了一會才敢看方宇給自己的簡訊,看到實在的黑色字體:妳確實曾參與過我的人生,但我的人生裡已沒有妳,算了吧!

這一晚,阿若終於領悟到了什麼叫恨。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