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冤得雪的韓國農民:遭噴射水柱致死過後,至今死因才被修正

沉冤得雪的韓國農民:遭噴射水柱致死過後,至今死因才被修正

韓國選出新一任總統後,正式進入後朴槿惠時代。朴槿惠的干政門事件亦只剩下法院的最終審判,而朴槿惠時代遺留的問題,雖由文在寅接手,但仍遺下不少爭議依然困擾韓國,這稱得上韓國至今的前途仍未完全明朗。其一最大爭議於今天重新引起討論,就是韓國農民受到警察的水柱噴射致死的事件。這情況只能說,朴槿惠政府還欠這名農民一個道歉。

2015 年仍是朴槿惠執政的時期,但當時民怨只見上升沒有緩和,除了政府一直沒有慎重調查世越號事件之外,朴槿惠執政時無助改善國家亦成為民怨沸騰的一大原因。而於 2015 年 11 月,爆發了反朴槿惠政府示威,主要針對議題亦是民生及勞工政策,而規模比起4月悼念世越號遇難者集會時所演變的反政府示威更大,據紀錄顯示,有 8 萬人參與11月的示威。而自世越號集會後,零星反政府的示威如反對國情院干政、爭取勞工權益等,一直有增無減。茅頭亦只得一個,就是朴槿惠政府,而對於這場 11 月的示威,朴槿惠政府未見有任何懷柔政策,反而使用武力鎮壓這場示威,施放催淚彈之餘,還使用強力水柱車驅散示威者。這場示威中,示威者與警察爆發的衝突,令雙方均有人受傷,而最成為爭議的事件主角,就是 68 歲的韓國農民會總聯盟的會長白南其。因為他在示威期間,被警察的強力水注擊中,而受傷倒地,警察仍沒有停止攻擊他,其後因水柱噴射令白南其腦出血陷入昏迷,去年 9 月 25 日宣布不治。而去世過後,主治醫生竟堅持把死因判定為「因心肺機能而死」引起軒然大波。這件事可謂為街知巷聞是因為警察的武力鎮壓而造成死亡,但竟然堅持為病死,令警察不須負上責任。而面對法律界、市民的譴責,朴槿惠政府依然沒有半點表示,連警方亦只能「敷衍了事」,說會繼續保持溝通,甚至試圖說服家屬接受法庭頒下的驗屍令。

而事件過了數個多月,亦即是經歷了朴槿惠被彈劾,新總統上任的時間。在昨天,首爾大學醫院突然發表聲明,表示將會修正農民白南其的死因,由「病死」改為「外因致死」。這對白先生及其家屬可言,可謂 “Better than nothing”,雖然朴槿惠政府仍沒有為此事作出任何道歉或慰問,但「外因致死」的死因判定,就會留下紀錄是由,而且這亦重新符合醫學界的標準,因為警察的強力水柱令白先生腦出血及身體機能及新陳代謝遲遲未能回復,其後因腎衰竭而死,死亡的原因亦只有外部傷害致死最符合醫學水平。

其一最可疑或值得猜測的地方,就是為何遲至 6 月才會作出修正?現時的韓國,正式踏入後朴槿惠時代,新總統文在寅上任才一個月多點。自朴槿惠干政門事件爆發後,不少牽涉事件內的單位亦自身難保,遲早會調查到他們行賄的蛛絲馬跡。而時間點恰巧地,在新總統上任後,就作出此修正。其一可以大膽作出的猜測,就正如韓國都翻拍過的作品《白色巨塔》般,就是當中涉及枱底交易的程序,朴槿惠政府也許暗中要求醫院要為他們逃避責任,如果事件屬實,這宗事件亦會牽涉到多個持份者,包括法院判決、醫院與政府如何勾結等,分分鐘事件的發酵程度媲美去年 10 月崔順實的干政門。

而事件發展至今,對於白先生家屬而言,總算有個合格的交代,因為醫院事隔多日才作出真正的死因判定,而且還清真相後,已稱得上是「沉冤得雪」,而要求朴槿惠政府給予道歉亦幾乎沒可能,因為看朴槿惠面對法院的審判亦堅持否認,就知道她對於自己犯下的事件毫無悔改之意。不過,醫院突然發表聲明修正死因,會否引致有更多關於此事件的內幕曝光,就值得觀望。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