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計時器系列(十)

生命計時器系列(十)

*李曦怡*

兩年前社會因為一個道德問題搞到滿成風雨:一對富可敵國嘅親兄妹因為公開自己亂倫關係,差啲導致千億家財都化為烏為。

只可惜資本主義社會內,金錢先係至高無上嘅神,最終呢對兄妹改變咗近千百年嘅道德法律;雖然唔犯法,但仍然抵抗唔到眾人嘅指摘,尤其個個愛錢多過愛自己仔女嘅親生母親。

一對兄妹愛人燒炭自殺,財產盡歸母親所有。

呢對兄妹除左突破咗亂倫呢個關口,亦突破咗另一個社會問題 - 未亡人。

「我地會用大量麻醉藥令到佢地完全感覺唔到任何知覺,然後我地會送佢地入焚化爐。」身穿白袍嘅李曦怡就係呢間「未亡人善終中心」嘅負責人。

「黃先生,黃小姐係自殺前已經同我提過呢件事,所以先至會有呢個中心嘅出現。」

世人都習慣咗一個未夠鐘死嘅人,必須要留係世上呢種叫自然;如果強行將佢帶走,就叫做謀殺。

我問李小姐,佢竟然咁答。

「我地黎呢個世界個陣,都無人問過我地架啦?」

黃氏兄妹自殺前,早就已經同李小姐傾好哂呢個計劃,比一啲仲有意識嘅未亡人或者家屬去決定是否將佢地「灰飛煙滅」

呢啲道德問題,黃氏兄妹應該對到厭,所以準備好錢同法律團隊再交比李小姐自己繼續去維持呢個咁「唔人道」嘅睇法。

「未亡人都係生命,每個生命都係好珍貴。」

「咁樣咪即係叫人快啲放棄自己!!!不知所謂。」

「有冇諗過你父母?」

社會嘅指摘係無情,因為民眾永遠都係正義。

李小姐表示由事情開始到依家每日都受到好多方嘅騷擾,恐嚇,包括送屍體到屋企,暴力攻擊等等各樣。

「因為黃氏兄妹比咗好多錢你?」

「你見我身上有名牌鑽戒?我有大屋名車?」我入到李小姐嘅辦公室,佢終於除咗口罩。

白晢嘅皮膚,水注注嘅眼睛,輪廓分明。

佢嘅美貌簡直令我驚訝到我完全諗唔明,佢竟然選擇做一件心身都要咁污糟嘅工作。

「你問我有冇懷疑過呢個信念?有,到我好累好想放棄個陣,一定有;有次幾個男人恐嚇我,仲諗住強姦我個陣,我有;到啲家屬送完自己親入焚化爐,就後悔尖叫拉住我,叫我唔好再燒個陣,有。到今日我都仲會有懷疑自己。」

佢肯定咁答我,對自己有所懷疑,偏偏我就覺得佢對自己相當清楚自己做緊乜。

「蘇格拉底話過:佢唯知道嘅事,就係自己一無所知。」我笑笑口咁對佢講完,李小姐無咩反應又再次帶上口罩,出去工作。

外面嘅人都等住將自己或者親人送入焚化爐,同呢個痛苦嘅世界講一聲再見。

突然!

一名女士衝向李小姐,我正當以為係咪啲極端道德份子過黎刺殺佢,誰不知個位女士抱頭痛哭,失聲地道歉。工作人員慢慢拉開佢,李小姐安撫佢一輪,位女士就安靜地離開。

「佢就係當日係電視台到大鬧我無情人渣,蛇蠍婦人嘅道理份子領袖。佢當日仲摑我一巴,向我吐口水。」

為咗係一個靚女面前扮下叻,我就接著講落去:

「依家應該係佢嘅親人成為未亡人,想善終,覺得後悔當日咁鬧你,所以先至咁悔恨而過黎求你啦。」

李小姐無出聲,我只好尷尬咁同佢行去焚化爐嘅準備室。

一個年約10歲嘅小女孩,應該係被車禍撞得上下半身分成兩邊,而送佢最後一程嘅就係剛才個位女士。個女孩子只係微笑一下就被注射入麻醉藥,送入火爐。

千度烈火,將大家嘅負擔都燒走;呢個污名偏偏要一個陌生嘅「蛇蠍美人」去負責。

//世人虛偽,一邊指摘人一邊拎著數。每次事不關己,都可以站到高地痛鬧對方,句句鏗鏘;一旦悲劇發生係自己身上,立場跟風轉向。//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