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死亡擦身而過

與死亡擦身而過

2017年6月3日,晚上十時許,我和父母在火車上駛過倫敦橋車站。同一時間,距離我們100米的下方,有一輛車駛進人群、三個刀手斬殺平民。

正常來講,我每天都會從倫敦橋坐火車回家。

可是那一天我決定帶父母吃好一點,去了 Mayfair 吃飯,從另一個車站上車;要不然一定會在 borough market 食飯,而那天晚上我們也會在街上遇到恐佈份子,也有機會被殺掉。

倫敦橋對於我來說,是星期一至五都會待至少八小時,週末都會經過轉車的地方。

This is how close I was with the terrorist attack;and maybe how close I was with death.

報紙上提到的餐廳、酒吧;人們逃難在跑的大街;他們帶著刀出現的市場,我不只知道、也不只去過,那是我的街坊之店,我的 go to pub。

2017年6月4日,我和父母又坐火車。今天,列車不停倫敦橋。我們從架空的火車軌上看下去,封鎖了的倫敦橋不熱鬧、只剩下無數的警車和警員在工作。

這是我曾經住過三年的倫敦橋區;這是我住了十年的倫敦市。我的眼眶一熱,我們和死亡原來可以這麼近,近到甚至我們都不察覺。

2017年6月5日,倫敦橋車站半解封,只允許出口,不允許進去車站坐車。老闆說,交通不允許的在家工作即可;倫敦橋的健身房和餐廳也沒有開門。我一大早坐了飛機和家人去捷克旅行,懦弱的自己覺得如果我今天要上班,也會選擇work from home。可是同事告訴我今天接近滿員出席,即使上班要兜路,下班要用更多時間通勸。

為什麼?不是因為冷漠的倫敦人無感,而是因為我們冷靜,we want business as usual;不想中計,恐襲就是要我們驚恐。nobody got time for that! 要生活,要一如以往的生活。

星期日晚,Ariana Grande 率領很多當紅歌手在曼城開慈善演唱會,紀念一個星期前曼城的恐襲。許多倫敦人在家看直播,哭了一百遍。

現在身處捷克的我,身心一直很累。其實我很想回家。回我倫敦的家,因為奇怪地,我覺得在那裡安全和安心,因為that’s where my home is。

心累、為英國感到憂慮、為大愛感到驕傲、為別人在自己的聖節(ramadan)反而進行殺戮而感到憤怒。

Image: india.com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